妖狐泪洒桃花源,秦帅命悬取火种

妖狐泪洒桃花源,秦帅命悬取火种

《缘定三生世》第九章

雨诺回到峡谷桃花源看到家已被毁,瞬间崩溃昏死过去,震该如何支撑她继续生活下去呢?

过了许久,震突然站起来跑到峡谷深处,只听那峡谷里“刷刷的”飞出了一群群织巢鸟,震飞奔出来,它嘴里咬着一串十色串珠,这是雨诺藏匿起来的礼物,是她儿时一位道长送给她防身之用,只要雨诺带上这串珠子,任何妖魔鬼怪都无法靠近,包括一些不怀好意的恶人和歹人。雨诺视为珍宝藏在峡谷最深处,只有秦帅知道这个秘密。此时,震找出了这串珠子,想哄雨诺开心。当雨诺看到这串珠子时,她震惊的盯着震嘴里的手链,她认出了这只手链,似乎也想起了什么。雨诺擦干眼泪,拿起手链看着震,惊呼道:“十破梦月手链?震,你知道我的手链“。雨诺忍不住的抽噎起来,说道:“震,我藏手链的地方没人知道,你怎么会…”虽然雨诺不知道震是怎么做到的,可十破梦月手链的出现让她心情舒畅了很多,雨诺不再哭泣,她将手链捂在胸前站起来,缓缓走向留青石,坐在古琴旁边,望着峡谷口发呆,震趴在她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躲在不远处的妖狐看到了这一幕,已经深深感动。同时,她对那串手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想:“既然是道长送的,那一定是件很神奇的宝贝,哈哈哈,既然她们不知道如何使用,那我来试试喽!~嘻嘻。”妖狐露出坏坏的微笑。

小琪惊呼道:“看,就是这只手链,原来它叫十破梦月手链。这个名字和现在的感觉很相似啊,欧阳子,你不觉得吗?”。欧阳子回过神来,看看周围,除了刻有经文的石壁,还有两具骷髅,没有什么相似的东西啊,他说:“我没看出有什么不同啊!”。“呆子,你是不是傻啊,你看看十破,是不是这十个珠子,看看照射在这串手链上的光是不是月光。”欧阳子被小琪点醒,傻笑着说:“哦,哦,原来如此,好像是这么回事”。“什么叫好像是这么回事,本来就是这么回事,好吗,呆子。”欧阳子问道:“那梦是什么?一场春梦?还是梦中之梦?哈哈哈”小琪没理他,因为她也在思考这个“梦”指的是什么?是我们从水晶球里面看到的故事吗?不像,还是就像欧阳子说的“梦中梦”?既然是道长送的,等见了道长一定要问问清楚。小琪说:“好啦好啦好啦,不要瞎猜了,这个是道长送的,见了道长,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嘛!~”欧阳子接话道:“对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那位老道呢?~”。

小琪心里突然一念闪过,她在想:“这位欧阳子会不会在前几天的撞车事件中,撞傻了呢?他时而聪明过头,时而痴傻癫狂,时而磨磨叽叽,时而雷厉风行,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长大的”。

小琪惊觉了一下,喊道:“快看快看,这姑娘站起来走向小溪深处了。”欧阳子看去,惊恐的说:“她是不是要投河自尽啊,这么漂亮又温柔的姑娘不会就这么死了吧?好可惜啊”。小琪举起手臂推了欧阳子一下,说道:“你是不是傻啊,你看小溪的水那么浅,缓慢的流速连一片叶子都要很长时间才会冲走,她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淹死了呢,你能不能正常点啊?”。她扭过头看着水晶球继续说道:“别说话了,安静点,我们继续看雨诺和震接下来她们会怎么样”。


震内心深处秦帅的声音

雨诺跌跌撞撞的走进小溪,震心疼她,怜惜她,“汪汪汪”的冲她叫着,想要阻止雨诺,但都无济于事。震也跟在后面跳进小溪,小心翼翼的护送着雨诺,雨诺摇摇晃晃的向前走,小溪里的鱼儿围绕在她的小腿周围,保护着她。生怕她摇晃的身体失去了平衡跌入水中,雨诺毫无知觉的蹒跚着步子,突然身体一沉,脚底一滑,跌落进水里,全身湿透了,可能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吧,让自己冷静下来,让自己清醒起来,她趴在水里,痛哭起来,哭声震天。震迅速跑过去,用身体支撑着她,“汪汪汪”的叫出声,想让她更加振作起来,雨诺再次撑起瘫软的身体,吃力的站起来,斜靠在旁边的小拱桥上看着震,她使出剩余的一点气息含着眼泪说道:“震,谢谢你,陪着我护着我,现在我没有家了,没有了一切,你快走吧,不要再跟着我了,让我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吧,快走啊,走啊”,她放声大哭起来,悲痛欲绝。震摇晃着尾巴站在水里看着她,它心里大声喊着:“雨诺,振作起来,你还有我,你还有秦帅啊,以前这里什么都没有,也是我们一点一点的建立起来的,这里就是我们的家,雨诺,振作起来,不要害怕,我就在你身边,雨诺,我会陪着你,我们再重新创造一个家。”震心里边想边叫着:“汪汪汪汪汪汪”的疯狂的叫着。


雨诺

雨诺伤心的哭着,此时她已无力支撑身体,一下子滑进了水里,震迅速跑过去,用它硕大的身体接住了瘫软的雨诺,雨诺昏死在震的背上,它使劲撑起雨诺慢慢的走上岸边,她们身上的水滴,滴滴嗒嗒的绘制着失落的轨迹,此时的震,它的心里也在滴血,也疼的难以呼吸,他们以前的美好记忆,雨诺现在的遭遇夹杂在一起,像万箭穿心一样,深深刺痛着它,这所有的痛苦都来源于他,全是他的偏执和高傲一手造成的,它懊悔这一切,当初不该怒火中烧,当初不该留下她一个人,当初不该… 它让雨诺承受了不该她承受的苦痛,她本该如天仙般快乐的活着,本该陪伴在她身边白头到老,直到两人生出连理永不分开,雨诺,我想要你幸福,我希望我就是你获得幸福的原因。现在的它是雨诺唯一的希望,它不能倒下,它要坚强的撑起这里所有的一切。它要为她再次创造新的家,新的希望。震边想边鼓励自己,它走到茅屋门口小心的趴在地上,慢慢的从雨诺身体下面爬出来。然后,震跑进破烂不堪的茅屋里,找出一个还算干净的绵柔织物铺盖在雨诺身上,它虽然已经是狗的身体,但是秦帅的记忆还在,这里又是他们的家,对这里轻车熟路的寻找着所需物品,震找来很多甘草和枯枝,但如何点燃,这对于一只狗来说比登天还难,震在原地既着急又无奈的打转,“嗷嗷嗷”的委屈叫着。妖狐在远处看着这一切,她心生怜悯之心,其实是心疼秦帅的无助,她想凑的更近一些,来帮助秦帅,于是,妖狐雨诺在峡谷石壁一侧慢慢靠近她们,十破梦月手链突然开始闪烁起来,它感应到周围有不详之气,震看着闪烁的手链歪着脑袋不知所措,手链闪烁的光芒越来越亮,突然放出一道光芒,要不是妖狐雨诺躲闪及时,她定会被打中成为齑粉,那道光芒直射进桃花源里,“砰砰砰”的炸开了好几棵桃树,火焰迅速烧燃了起来,震本能的躲闪在一旁观察着,妖狐雨诺看着发光的手链,马上躲起来不敢再靠近,瞬时间想拿来玩玩的计划泡汤,她静静的躲在角落观察着。

妖狐解救震-秦帅

震看到不远处的桃树燃烧了起来,它迅速站起来冲刺的速度跑过去想拿到火源,妖狐雨诺看到变成狗的秦帅疯狂的跑过来,以为她被发现了,赶紧退后躲到很远,震冲到火堆里,拼命的撕咬着带有火源的桃木,它已经顾不得火焰会烧伤它的嘴唇,它的皮毛就在火焰中被烧尽,无法忍受的烧伤也让震本能的叫了好几声,但它没有松口,早一分扯断火源点燃雨诺身边的火,雨诺就早一分苏醒,这就是它拼命坚持到底的信念。被烧焦的桃木七零八落的掉下来,震的金色绒毛已被烧穿,有的也渗出了鲜血,一块粗壮的带有火焰的桃木瞬间跌落下来,震被砸倒趴在地上,它惨痛的大叫了一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震的整个身体被压在下面,火焰就在它的皮毛上无情的燃烧着,也压断了它的腿,它全身的皮毛已经血肉模糊,嘴也溃烂不堪。震还是那么坚持的不松口,身体奋力的在桃木树下面涌动着,妖狐雨诺看到火焰中的秦帅,她感动的流着泪,心疼的流着泪,嘴里嘟囔着:“真是个傻狗,这样下去你会被烧死的”,话音未落,妖狐雨诺手指向外一伸放出一缕光波,压住震身上的桃木桩飞了出去,震瞬间爬起来,咬紧桃木,一瘸一拐的拼命跑出火堆,用尽全力飞奔到雨诺旁边,点燃了那早已准备好的柴堆,震轻轻的趴在旁边静静的等待着雨诺苏醒,它慢慢地舔着烧焦的皮毛,轻轻地挪动着被压断的腿,偶尔撕扯的疼它都尽量的忍耐着不出声,生怕吵到雨诺,无法忍受时也尽可能的小声“嗷嗷”几声,它时不时的看看雨诺,看看柴堆,再看看自己受伤的皮毛,静静的为自己疗着伤。妖狐在不远处已泣不成声。

《缘定三生世》连载:第八章:魂牵梦绕缘未尽,奈何凄绝向谁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