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母亲再也不做衣服了

文| 一凡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一年当中,这一次的放假时间最长。因为,是春节。

越来越多的信号,都在表明一件事,马上要过年了,你也该回家了。

每到了此时,到处会盛传一句话,回家过年,就是对家人最好的礼物。

于是,过年和回家成了同义语,一家人团聚的渴求,比任何时候迫切。

亿万中国人的生命迁徙,只为一次短短几天的相聚,但他们义无反顾。

关于过年,每个人皆有许多记忆,最多的无疑是童年时,我也不例外。

大约上大学特别高中以前,过年绝对是件大事,放了寒假就开始盼了。

理由很多,穿新衣服,放烟花爆竹,吃美味的饺子,参加村里的社火。

每一样都很新奇,他们从不同方面,满足着一个少年儿童的诸多期待。

也许在孩童的眼里,过年纯粹是生活给予的恩赐,处处是幸福的模样。

记忆中的年味

那时,母亲还是一位裁缝,当然属兼职,农闲之余,她会做衣服做鞋。

越接近年关,就越忙,不仅要准备置办年货,还得赶出来好多件衣服。

每次去外面玩,回到家里听见母亲踩踏缝纫机的声音,就觉得很踏实。

我知道,她又在那间小屋里忍受着寒冷,为哪家的谁谁,在做衣服了。

不过我真正关心的,还是看有没有给自己做,和是否已做好了的问题。

似乎必须要穿上新衣服,才算是可以过年了,的确有种说不出的神气。

只是不知道母亲,为此花费了多少心思,好让我这身衣服穿出去好看。

其实现在想起来,当时哪里懂这个,不过是想得到同伴们的称赞罢了。

上初中以后,慢慢的不再穿手工制作的衣服了,几乎全改为到市场买。

母亲也不像先前忙碌,生活的便利,物质的丰富,较以前改变了很多。

如今这年味,越来越淡了,因为我们不再为了过年,要做许多的准备。

好比一盘饺子,无论是吃的频率,抑或是场合,机会均变得尤为随意。

年夜饭也有了不同花样,选择的多样性,让饺子失去了除夕夜的特权。

更多的食物,摆上了人们的餐桌,习以为常的结果,自然是少了点感觉。

至少从吃的来说,过年和平时的差别太小,这也是年味变淡的一个原因。

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有一些东西会“自然”地远离,比如说放鞭炮这事。

曾几何时,这是我过年期间最最重要的“仪式”,甚至连之一也不用提。

可自从上了高中,便不再触碰了,确实“需要”之时,父亲会“出山”救急。

沉寂了多年

社火在我们村,是件能最大限度调动全村人关注的事,但已沉寂了多年。

现在提到过年,差不多就只剩下走亲访友的习俗,尚在艰难地维系了。

贴春联看春晚,这些也不再是家家户户的必然选择,而变得可有可无了。

时光飞逝,流年似水,唯一不变的,是眼前的变,任谁都无法阻挡。

可一切对于过年的美好记忆,于我而言,却仍是那一件妈妈新做的衣服。



推荐阅读:

哀而不伤,怨而不怒

忘不了,你那时的样子

致我们终将怀念的青春

这个人的电影,每一部都好看

你的平庸,多是被惯性思维所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的周前例会很特别。迎来了一位副校长,两位教导主任,都是女人。因此台上男女比例成3:4,这和以前工作的学校青一色...
    一支爱写字的铅笔阅读 105评论 2 3
  • 人间最美不过四月天,这么大好的时光,总有股想做点什么的冲动,但又不知如何开始,如果就这么陶醉在它的各种美中,是不是...
    青青品读阅读 40评论 0 0
  • 大多数人对松露的认识,也许来自普罗旺斯的美文,又或许被它的名头“餐桌上的钻石”、“世界三大珍肴之一”所吸引,是什么...
    食潮阅读 293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