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年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年味袭来更添思念

再也吃不到您包的饺子

再也吃不到您撕的拆骨肉

再也看不到您的笑脸

再也听不到您的声音

再也没人让我喊妈

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走了


走得那样干脆

走得那样绝决

无声的泪湿透了枕巾

心虽柔软

世界却坚硬无比

妈不在了

不管多热闹都与我无关


人生真的如戏

投入的真情随风而去

这个冬天真冷

冷得让人无处可躲

穿着棉被一样的羽绒服

依然冷

冷得瑟瑟发抖


无论走到哪里

有妈的牵挂就有内心的踏实

妈在家就在

妈在生命就有来处

妈不在了

生命就只剩归处了


躺在炕上

看昏黄的灯光从门缝挤入

听锅钓撞击的声音

炕越来越热

香味漫延整个味蕾

妈的年味

只能在记忆里了


夕阳润染了村庄

掉光叶子的白杨树披上了粉灰

烀肉的热气溢出

从门上方的小窗口

推开院门大声喊“我回来了”

妈的笑脸就会出现

身后云雾缭绕


最爱躺在扒完的玉米上

看炊烟升起

等妈妈呼喊我的小名去吃饭

岁月的轮回里只有记忆了

没了才知道什么是没了

人过留名是妈妈说的

……

思嘉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