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之夜

2021年9月8日星期三  晴

以一个失眠之夜迎来了带薪休假的第一天,有点始料未及。最近复盘实操效果一直不好,练习都没有耐心。实战中更是昏招频出,归根结底还是欲望驱动,以至于利令智昏。没有任何人可以永远都对,没有任何人可以拿到所有。早晨小浪在群里叨叨躺平态度,今夜我也躺平,不做练习,看看闲书,就看《三侠五义》吧。

新新洗澡的工夫,抽空看了一段,正是《金龙寺遇险》的一节。南侠展昭出场的风采情境正是最令我心驰神往的,慷慨潇洒,气宇轩昂,浪迹江湖,行侠仗义。就像是江湖中自由自在游泳的鱼,从身到心都是无比的逍遥自在,那真是我从骨子里追求的至高境界。“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游侠其实是墨家的传承,但是中国的文化里又怎么少得了道家的精神?江湖游侠的潇洒不拘不正是道家的传承吗?至今记得少时读《三侠五义》里展南侠的一番告白:为了保护包公的使命,委屈了一个潇洒的身子。原话不记得,意思大体这样。包公初遇展南侠这一段,重读突觉很熟悉,自然而然想起嘉兴烟雨楼江南七怪会长春子的桥段。准确来说是焦木和尚会七怪的那一幕。也是由人旁观,也是酒楼之上,也是急人之难。这里的情怀、义气,还有生活方式,真是自幼心向往之,虽已中年,丝毫不减。

金庸先生已驾鹤三年了吧,时光真快!其实已现在的感受和认知,时光已不能用快形容了。快和慢又有什么区别呢?“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只是偶尔想到,我竟跟金庸大侠和南怀瑾老师曾在同一个时空里,心里会生出一些奇异的感觉。无缘亲自拜见两位前贤,年轻时,会觉遗憾,而今想,见面不见面又有什么区别呢?在老先生的作品里,早已经得到了想得到的,早已经看到了老先生的真面目,虽未谋面,实已谋面,虽未交谈,实已交心甚深了。就如读苏东坡文,千载之下,犹在面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