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老弟是我家的

      早上赖床的我们,人却没闲着,家族群里,邀二三四姨,约一三四五姐妹兄弟,有的时候9个对话框能填满8个,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迈不开家门儿,可网络无界限。

  昨天早上,老妈用饼干,薯片逗旺仔,我家那小可怜儿人,隔着屏幕伸着手,撇着嘴,委屈的哟,触动了旺仔舅舅的心,不让出门,竟然在微信上找到凡相的店家,一兜零食,店家随便挑,给个微信地址,红包转账,店家送货上门,美中不足的就是送不到我家,只能到我姐家,然后就是我哥,旺爸,邢固屯,邢固堤村口相接处,光明正大的接头,我哥更是高调得挂着出入证,两个大男人,村口一碰头,各自转身……

  今天呢?就来表白我老弟,属猪的他比我小两岁,现在的亲密无间都是用过去的w力换取的。想当初,我还是孩子,自幼在姥姥姥爷身边长大的我,舅舅疼老姨爱,姥姥姥爷使劲儿怪的,真的能做到一呼百应,有求必应,可就是这样的环境,让我再该上学的年纪,考虑到学校与家的距离,我被送到了我家,那个有5个孩子的家庭,我在姥姥家我就是老大,可我没想到的是,我家还有一个宝贝疙瘩,那是我家老五,我兄弟……

  初次见面,两人就互不相让,掐了起来,可谁都不是好惹的主儿,哭声此起彼伏,却谁都不愿认输,最后只得老爸出来断官司,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天不怕地不怕的跟老爸理论,最后还吐了脏话,结果就是我被我爸提着胳膊从堂屋门口甩到了厨房门口,倔强的我爬起来,吓坏了母亲,我又何时受过这等窝囊气,我不服,进屋里,满柜子的寻找菜刀,打我是吧,我要让你后悔,被母亲藏起的菜刀还是被我找了出来,我爸赌我不敢下手,火气上的我,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下了刀,好在当时落刀点刚好在刀锋下部,除了一道口子,四根手指,一个手面安然无恙,现在想想,那时候我也挺牛逼的,偏一点就成了残疾人了。

  落下的刀,吓坏了爸妈,找来止血的药,纱布,胶带,一个简单的包扎,开始低头的老爸,一旁吓坏的老弟,我内心仇恨的种子,种下了……

  从此之后,我便成了我弟不敢逾越的雷池,跟谁都可以打闹都可以吵,在我这里,不再说不,只有听从,所以,我俩打了一架,我这一刀下去,换了多年的安稳。

  多年以后,手掌的疤痕还在,我们亦各自为家,可我那老弟,每次下班都给我带肉夹馍,带鸡叉骨,杂粮煎饼,每次孩子去了都是抱着各种超市逛,特殊时期还能收到零食,满满的一兜,满满的爱,真的是好男人都是人家的,我家有个好老弟,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