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的韩寒、郭敬明你们在哪里?题目本身就是伪命题

我们为什么要成为第2个韩寒或郭敬明呢,这是90后的我的想法,相信也是大多数90后的想法。

90后的我们太信奉要成为第一个自己而不是第二个别人。

先来看一下90后的我的成长过程:

91年的我是农村的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家里还属于贫困,小时候接触的都是老一辈常说的歌谣。然后因为爷爷是老师,会给我讲一些当时很高大上的东西,比如地球是绕太阳转的,比如凌晨2点半叫我起来看月食。还记得那时候定闹钟的是小叮当样子的表,这个表还是叔叔买给我和妹妹当玩具的。

上小学,很爱玩,每天写作业到晚上10点。这时候的我数学成绩还不错,语文成绩一般,作文更是像流水账一样,根本没有想过怎么写会分高。六年级的时候寒假作业其中有一项是日记。结果我每天的日记都是一句话,今天去哪哪玩了,或是在家帮老妈干活了。更有一天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小康走了”这几个字可是让我们的语文课代表点明批评了我,语文老师让我重写,每天的日记应不少于100字。所以我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把日记的叶子补充完整。从这次开始,我才对作文有些概念,好像知道了怎么写会有内容。

再就是上初中,语文老师都会让我们写周记,记得写得最好的是一首诗,那时我正好在靠窗的位置,诗的名字就是《窗外》。老师的批语是“你的处女作挺不错哟”,这时我才知道还有处女作的说法。

高一的班主任是语文老师,那年她刚师范毕业,同我们一样喜欢杰伦,同样也是让我们写周记,我和我同桌杜兰兰自封“文艺青年”周记都会写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我还是会写诗。那时已经有郭敬明的小说了,我和杜兰兰同样是特别喜欢看小说,青春里当然会幻想成为郭敬明一样的作家,后来每一次的作文我都会好好写,但成绩却是一般刚及格的分数。后来分班,我同杜兰兰分开了,就没有文艺青年的感觉了,主要任务就是交作业了。

2010年9月开始步入大学。大学的关注点在于社团活动,让我为之自豪的是我在阅览室值班,每周一到周五,下午6点到8点开放阅览室供学生们看书。在此时间我一直有看书摘抄的习惯,到现在还保留着那个摘抄的本子,不时会看看。

大学毕业开始工作后已然发现我本身就是一个平凡的姑娘,我也会写东西,但写的都是我经历的平凡的故事。越来越发现大多数的我们都是在过着平常的生活,会为锁事而烦恼,接受着各式各样的想要的和不想看的信息。每天都是看看视频,玩玩游戏,找找乐子。梦想这个东西我还有,却变成了想要赚更多的钱。

我为什么想要变成韩寒、郭敬明呢?大概是他们比平常作家的知名度更高,是80后作家的代表,可能是想要更多的人认同我写的东西。可是我为什么非得要别人认同呢?我是为了什么而写作呢?我仔细想了想,我是为了表达而写作,我表达着我的所思所想,每个人的思想应该是一个世界,你认同我,我非常感谢;不认同我,我也不会强求。曾经做过测试我的影响愿望是50.7,中等,想要引导他人的愿望一般,不会特别主动表现得很想去影响他人。

平凡的人生,只有平凡的故事。我才不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哦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