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都是你|青春爱情

今年元旦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到广州参加大学同学阿春和小八的婚礼。

自从四年前参加一对长跑十年的中学同学婚礼后,一直以为,难再有这样的机会,参加这么别样珍贵的婚礼。没曾想,长跑八年的阿春和小八,来到了婚姻殿堂。

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大学同学来参加婚礼,身在大陆最南端徐闻的家煌,在婚礼前夜,通宵赶了十个小时的车程才到增城。在贵州工作的陈扬,更是不远千里,风尘仆仆赶了回来。

大家从各地赶来,与其说参加婚礼,倒不如说,是来见证爱情开花结果。从大学到现在,我们陪伴阿春和小八从相遇、相识、相爱到彼此约定相守终生,能参加他们的婚礼,深感意义重大、难能可贵。

对阿春来说,又何尝不知道,这场婚礼有多么的重要。婚礼前,一直忙前忙后,接待来宾入住,亲自去;横跨半个广州领取婚车,亲自去;购买婚庆糖果饼干,亲自去。就连买粘贴装饰气球的透明胶,也亲自去......所有需要准备的,都亲自过问、亲自处理。

于是,更忙的要来了。按照老家习俗,阿春要在凌晨四点接新娘小八。婚礼前夜,接送同学朋友入住,直到十二点才回家,两点不到又爬起来梳洗,然后准备出行事宜。白天,又忙着协调接待。我在他旁边,常常看到他独自嘀咕什么,偶尔拿起手机,才按下几个号码,顿住想了想,又放了下来,转而发了几个微信,好像生怕哪个环节漏了。晚宴期间,他和家人一直忙着敬酒、聊天,直至结束后,等所有人都离开了,才有气无力地对我说一句话,“我刚没吃什么东西,你帮我打包点什么吧……”。

阿春就是这么一个人,多做少说,先人后己。在大学做班长,面对着繁重的学业和项目开发,也能把班务处理得头头是道,靠的不是什么管理艺术,也不是所谓的沟通技巧,而是像工匠那样,低头做事,低调做人。这样少年老成的成熟品性是很少有的,非常得到小八的青睐。

但毕业之后,我有时候在猜想,社会的功利性风气,会不会影响他们的感情。世界之大,纷纷扰扰。离开校园,到社会历练,很多人都会改变,有了更加个性的思想,有了不同的追求,想事情也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功利。

这种功利很容易冲击两性关系,把人的私欲不断放大,让人们在爱情面前,不自觉地把利益放在第一位。毕业几年来,我也听到不少这样的声音,例如“挑女孩要找个家境好的”“有个女孩长得不错,要不要发照片给你看看?”“听说那个人是某某单位公务员,跟你很搭噢”。甚至在相亲时拒绝一个人,介绍者总会道德绑架,追问,“她不好吗,要是好,为什么不喜欢她?”

他们没想透,心生情愫,在乎一念之间,无关逻辑,无关物质。但这些声音,不绝于耳,很久很久,才在一个老长辈的一番话中得到释放,“两个人在一起,关键在于情投意合、你情我愿”。这话本是一句平凡的爱情笃言,但现在听来,竟成了天籁之音。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阿春被派遣到香港工作,小八也在顺德有了工作基础。一般来说,平常人分隔两地,自然而然,思想差异会越来越大。而阿春和小八,倒像是一股清流,在世界一隅,静静流淌,面对人生起伏,即便有过波澜,也稍纵即逝。

他们比谁都清楚,于茫茫人海,还会有谁,更熟悉自己、照顾自己。佛曰,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天的擦肩而过。能在一起八年,又是要多少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来?人海中遇见你,是爱情,是缘份,更是命运!

正如张爱玲所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在婚礼台上,阿春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到最后,面对小八,凝望许久,深深说了一句:

从此以后,余光是你,余生都是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