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塔新春·魔狩纪】孰湖

作者:洛宸

故事模板:梁祝化蝶

魔物:孰湖

王曜已经很久没回司里了。

外快也挣得少了。

最近真是精神萎靡,这种状态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捏了捏钱袋,想,无论如何得让自己振奋起来了!

这一带看起来风调雨顺、城泰民安的。王曜不禁叹了口气,不过是自己闹了一阵子文艺而已,什么时候变的天下太平了?没了魔物可捉,又不想回司里去领公费,再没点子外快进账,难道真要堂堂王曜大人当街耍宝要饭?“哼,小心我放不留行出来作祸,再收了它好要些个金银财宝!”他一面咬牙切齿的念叨着,一面钻进无人的林子里,舒展下与众不同的双腿。

一个老汉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腿!

盯,盯什么盯?

从这双与正常人类略有出入的腿上,历史经验丰富的老汉显然联想到了眼前人的真实身份:“你、你是……猎魔人?”

王曜站起,尽量保持优雅整洁的打理好自己,点头,然后听见自己的肚子咕噜噜的叫……

老汉热情的将他迎进了自己的家——学馆后身的草堂里。丁老汉是这家学馆的厨子,也兼着护院,既热情又精壮。两只眼睛总忍不住往王曜的腿上瞥去……

为避免更多的尴尬,王曜只能尽快把话题扯到自己熟悉的范畴上来:“你说你们这儿出了魔物?”

“可不是!”丁老汉一拍大腿,又给王曜添了一碗牛肉汤,“真真的。绝对就是它!”

原来这学馆虽然不大,在远近一带却颇有名气。如今长安兴了新制度,本州府县凡有意科举者,都愿意来此专为考试多读上一、二年书。故而学馆内熙熙攘攘,倒是兴旺的很。“只是这二年,来了些娃子。”丁老汉撇了嘴。他一向讨厌“神童”之类,“十几岁的娃子们,也来馆里读书,整天只知道打打闹闹,翻墙掏鸟窝……”

王曜忍不住拦他:“说重点,说重点。”

重点其实是,自从有个娃子来了两三年,带动的学馆的风气坏了。丁老汉又是一拍大腿:“你知道我最恨龙阳断袖……”

王曜腹诽:“我倒是不觉得呢……”

丁老汉不知道他嘴角奇怪的抽动了一下是想表达什么,还是口沫横飞的讲下去。话说这小娃子刚来那两年还好,同期的几个小娃子们也都还太平,这一年来不知为什么,总有几个娃子吵嘴打架,必是为他而起。那一日,丁老汉偶然追捕一只野兔钻进一片从未进过的山林,竟看见那姓祝的小娃子独自一人在河边树丛里,俯着身子,唧唧索索的不知做什么勾当。就在转瞬之间,祝小子消失在树丛里,而同时丁老汉感到身后一紧,似有人贴身上来,伸臂要扣住他的脉门!他忙中不乱,急蹲身撤步,扭头再看,眼前却是一片清明,唯有林中树叶刷刷作响,余者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个魔物啊!”丁老汉最后总结道。再怎么任它逍遥下去,整个学馆都要被它给祸害了。

哦……王曜慢条斯理的点头,“它可曾伤人?”

“迄今尚未伤人。”丁老汉倒是个实事求是的,不过他不甘心的加上一句:“我看快了!如今那同期的几个娃子被它蛊惑的厉害,尤其一个姓梁的小子和一个姓马的小子,动不动就闹起来。”

那也是因为争风吃醋,与魔物何干?王曜依然没有把这话说出口。他只是将双手一合,摆出一副凛然的样子:“除魔卫道,我辈义不容辞。施主,但也要看你有多少诚意了。”接着又将手一摊,伸到丁老汉面前,依然摆着那副凛然的表情。

丁老汉倒是个明白人,可他搓搓大腿,不好意思的呵呵笑道:“大人,瞧您说的,我只得一间草房,又不是什么大户。您在我身上能拿到多少诚意?不如……哎,我听说那个马家小子家里倒是个大户,你若是一举救他于水火,难道他家里不谢你么?”

唉!也只能如此了。这件事王曜已经打定了主意。不过就是一群懵懵懂懂的小孩子们在关键的认知阶段勇于尝试各种新鲜事物导致的群体性事件罢了。先把马家小子拎出来训一顿,再放出不留行吓唬他们一回,最后收费走人。真是省心又省力。

还是那片让丁老汉吃了亏的林子,王曜找到了那片勉强称之为“河”的小水沟。这里确实有片颇为茂盛的树丛,藏四五个人都不成问题。于是他找了棵大树依着,盘算着如何把不留行丢进去藏起来,如何吓唬人,甚至开始考虑自己要笑到什么程度才不会彻底崩坏一众娃子们的玻璃心。

忽然,他听见那树丛里竟传出了话声:“唉,我这一走,你便落了单,只怕要任他欺负了。”

跟着又有另一人声音响起:“不会。你也太小瞧我了。只是……”

王曜一时不敢搭话,也不敢贸然上前,轻提功力,飘然上树,转瞬间将自己隐没了。一到了树上,他立刻发现树丛里并排坐着两人。看年纪打扮,显然就是丁老汉口中学馆的“小娃子”。两人都面对河水而坐,谁也不看对方,一个拿树枝子抠土,一个捡石头乱丢。王曜在树上忍不住叹气:再这么抠下去、丢下去,这么个小破河沟转瞬也就被你们填平了。哎呦哎呦,年轻真好!

接着听他俩又终于聊起来。“梁兄……”

“祝兄……啊不对,我不知道该怎么叫你才好了。”

“梁兄,小妹这次回去……”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王曜差点一个跟头栽下树来。小妹?女的?这位祝兄是女孩子?哈!难怪全学馆的青春少年都躁动了。看起来目前唯一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只剩下咱们的护院大哥丁老汉一个人而已了。女孩子嘛,当然了,做些私密的事情自然是要离那些臭男人们远一点,找个僻静地方也是合理的,只不过好巧不巧偶然撞上了丁老汉而已。唔,看来这位祝姑娘已经自己选好了一位,这就难怪此兄台在学馆要遭人欺凌了。可应了那句话:活该!

心下一派轻松,这场好戏看起来就差哼着小曲来盘瓜子嗑了。谁知,忽一阵邪风侵来,化作一只马身鸟翼人首蛇尾的魔物向二人扑去!王曜因为太过放松,一时准备不急,竟被那魔物抢了先。树丛中的二人毫无知觉,依旧磨磨唧唧各怀心事。

却见那魔物直扑梁生,从后牢牢抱住,竟不撒手。梁生瞬时挺直了腰背,似得了鼓励,忙怔怔的对着河水说:“你回去便回去吧。我正要打点礼物,去府上拜会令尊。”

那魔物将脸一扭,又转过来牢牢抱住了祝姑娘。

祝姑娘觉察被人抱住,只当是梁生突然胆大妄为,羞的脸红彤彤的哪敢回头去看?只说:“你来便来。我可不能见的。人家说……”嗯,新妇不能见面。这话梁生听得懂。

王曜在树上仗剑欲行,架势摆得十足,可嘴角抽筋,不知该哭该笑。忽然那魔物自眼前消失,他只感到背后一紧,似有人从身后环抱而来,忍不住低声喝道:“孰湖,滚开!”

马家小子起晚了。祝姑娘和梁生拉着手走了以后才打着哈欠找到这个地方来。王曜没费什么劲——事实上也不需要他出手,孰湖这东西,见人就抱。马家小子回头一看见孰湖的真身,立刻吓的上蹿下跳,跪地求饶。王曜于是施施然出现,随手将之收入囊中——这么好玩的魔物他可不忍心宰了,没事还能放出来创收呢。

和丁老汉约好,来年再来此地“复查”。

第二年,王曜在别处略耽误了些,到此晚了两个月。丁老汉依然是牛肉汤招待。两人说起学馆旧事,丁老汉一拍大腿:“果然收了魔物就是好啊!如今学馆风气正的很,就是可惜了梁小子和祝小子——啊,你知道么?原来祝小子不是小子是个姑娘呢。”

王曜连夜奔去了祝家的坟场。坟已经重修过了,祝家不承认这里出现过任何奇奇怪怪的异象。王曜放出了孰湖,对着一座空坟,说:“喏,我把你们的媒人带来了。可惜,我只能除魔呢。”连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423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339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241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503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824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262评论 1 20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15评论 2 309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37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989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00评论 2 240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29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93评论 2 25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753评论 3 23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70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08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295评论 2 26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07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王曜一身风尘,神情萧索地走进明德门,时不时转头幽怨地看一眼手里牵着的黑马。而不留行总是执拗地扭过脑袋,以一声不屑的...
    viroya阅读 618评论 3 4
  • 作者:青铮 故事模板:羽衣 魔物:山顪 —————————————————————————————————————...
    耀塔创作组阅读 773评论 5 7
  • “想起昨日相聚,提笔写了一些拙文,但没有写完,意犹未尽。毕竟是第一次写这样的文章,心中无底,思绪也太多,理不出个头...
    朴二雄阅读 251评论 0 2
  • 人生不就是这样么, 这里缺一块, 那里补一下, 填填补补, 最后求一个圆满。 所谓圆满, 从来都是自己给自己的。
    袁益君阅读 170评论 1 1
  • /** * 调用api接口 * @param url $apiurl api.muxiangdao.cn/Arti...
    上善若水_900e阅读 16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