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了

一个老女人侧身躺在半掩着床帘的旧木床板上,穿着白色的吊带汗衫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有两颗红豆大小的点子,她没有穿乳罩,红艳艳的大裤衩贴着她白花花的屁股,一翻身,床板上都在振动,床缘的几个电风扇也随之惊动着——

男人坐在门口,同样的穿着白色的吊带汗衫褂子,大大的人字托,食指和中指夹着香烟,指甲壳有些熏黄,他不紧不慢的颤抖着烟灰,吐出一口白烟,缭绕着他杂乱的胡茬。看到我过来,他开口说话了

“下班了,吃饭了没……”

床板上的女人闻声,隔着床帘探着颗头发稀疏的脑袋冲着我笑……

“嗯嗯,中午回来吃饭……下午还要上班”

“……”

这个老了的男人和女人是我的房东,他们是对夫妻,两人都到了退修的年龄没有工作,要说他俩的工作那就是收租。来这里打工的人很多,他们家的租房都满的,租客都有好十几个都是附近工厂里的年轻工人、情侣、夫妻!

我刚来这儿上班的时候,人生地不熟没有找到地方住,恰巧遇到他们在招租我就理所当然的成了他们的租客。男人认真的给我介绍他房子的好处以及租金的优惠……那是一个巷子里,感觉有潮冷但也不影响我看房,男人走在前面引领着我。一楼是他们夫妇俩住,楼上的全是租满的房间,我们上了二楼,地板是水泥的,还算光滑,男人摸了摸口袋……接着对楼下的女人喊到,忘带钥匙了!女人接受到男人的信息,三步两步就拿着钥匙上来了!

在男人的指引下,女人拿着一串钥匙翻找着打开房间的钥匙。男人悻悻的说,这间房间的租客刚搬走,听说是换工作了……小姑娘你运气真好,在这地段打工的人很多的,找不到房子的人多得去了……我礼貌性的笑笑,嘴里还不忘说着客气的话。房间打开了,看起来很是宽敞,有一个尼龙布皮的衣柜和一个木制的衣柜、一张垫着垫子的光秃秃的木板床、几张散落的乳胶凳子。我猜想那个尼龙布皮的衣柜应该是上个租客不要留下的,夫妇俩也没舍得丢,房间显然是被打扫过的,空气中都还弥漫着灰尘的气味……墙皮有点些脱落陈旧,可能是老房子的原因吧!房间里带有单独的卫生间,着着还行,就是没有热水器……最终以400块每月的租金谈成!

当天晚上,我问一下夫妇俩最近的集市买了一些生活用品用需要用到的东西,把房间重新打扫装饰了一下。我找的工作就在附近的工厂里,做的是什么,我也记得不太清了,晚上随便烧了热水冲洗了一下身体就休息了!

早上七点过半钟我就起来了,简单的打扮了一下,今天是我上班的第一天,给大家留个好影响,为此我还途了个口红显得精神气一些!我去人事部填了入职表,我是微临工,他们对我没有太多的要求,把事做好就行……我换上工服,那是一件蓝色肥大的防尘服在我不饱满的身体上显得格格不入,滑稽得可笑再戴上帽子丑得一逼——进入车间,里面很嘈杂,机器早已启动,我有点不太适应……工人们各自做着各自的事,和机器融为一体,做着做着,我仿佛也变成了一个机器……

好不容易熬但吃午饭,我匆匆打了下班卡跑回租房煮面吃,房东看见我热情的和我打招呼……然后又跑回工厂,反反复复,晚上加班,加到很晚,我下班的时候也已经精疲力尽,洗漱睡觉……隔壁房里还时不时传来爱的鼓掌,我很厌恶这种声音但有时候我秉着呼吸用耳朵贴着墙细听,我充满了好奇,同时我也感觉我无耻,我像是在窥探别人的隐私也许累了一天最好的放松就是有个爱人,然后用身体互相安慰对方吧!

……

每天的反反复复,日复一日,也许这就是生活,吃不了学习的苦那你就要吃生活的苦……

男人坐在门口,同样的穿着白色的吊带汗衫褂子,大大的人字托,食指和中指夹着香烟,指甲壳有些熏黄,他不紧不慢的颤抖着烟灰,吐出一口白烟,缭绕着他杂乱的胡茬,看到我过来,他开口说话了“下班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