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槐花飘香的季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书田

     今天上午,老家亲戚送来了一包嫩白的槐花,午后归家,满屋飘著槐花淡淡清香。忽然间就想起了台湾诗人作家纪弦先生的一首诗:

              一片槐树叶

这是全世界最美的一片,

最珍奇,最可保贵的一片,

而又是最使人伤心最使人流泪的一片,

薄薄的干的,浅灰黄色的槐树叶。

………

蝉翼般轻轻滑落的槐树叶,

细看时,还沾着些故国的泥土呐,

故国哟,要到何年何月何日,

才能让我再回到你的怀抱里,

去享受一个世界上最愉快的,

飘着淡淡的槐花香的季节呀?

     纪弦先生是台湾上世纪著名诗人、作家,他的诗里充满着浓郁家国乡愁,和思念故土的情怀。二十岁时,非常喜欢他的诗和他的散文,沉郁,优美,很多诗篇至今还能吟诵!今日看到槐花,想起他的诗,也由他的诗想起了故乡,想起了老家,想起老娘。想起了艰辛但并不苦涩的童年少年的快乐时光,往事历历恍如在昨!

      我的故乡是三十年代黄河决堤后的黄泛区。童年的记忆中,总是在暮春这样明媚的季节,故乡小村南边,一片一片一望无际的槐树林,花开时节,满村满地的空气中,散发着槐花浓郁的清香,空中嗡嗡飞舞着忙碌的蜜蜂,连空气都有香甜的味道。也是十多岁吧,懵懂的年龄,星期天跟着母亲去摘槐花,母亲整个上午母亲的手从未半刻停歇,时近正午,就有满满一大篮子雪白的槐花,大约五六十斤吧,我和母抬着回家,因为篮子特靠妈妈一头,走在前面也不觉沉重。那些个食物穷乏的时代,因为家里粮食少,在这些天里,我们家里主食就是蒸槐花,炒槐花,虽然当年对槐花十分反胃,心中也十分委曲;如今想来,在这青黄不接的季节,是槐花让多少人免于饥饿,母亲是在多么艰辛地养育着我们几个愚玩不懂事的兄妹,她的内心我不曾窥见,她的泪水我却常常看到!

       虽然如今,我还是不爱吃槐花,但我每次看见槐花都会内心充满欢喜,一股暖流由然而生,我喜欢槐花的洁白,纯朴!每次看见槐花我总是想起母亲,我想念她的艰韧,慈悲!虽然她也可能就成了,我梦中每每见到的,老家那棵开满槐花的大槐树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母亲故去也三十多年了,又是槐花飘香的季节,以此文作为纪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