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繁星(五)沿途风景

      从第五区进入第三区,坐电车绕A城螺旋形旋转,需要大约2个小时才能到达。到站后进关卡,逐一检查通行证,才能进入第三区。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深呼一口气,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打量了一下四周。这节车厢已经满员,有些没有提前预定座位的人只能找一个稍好的角落站到目的地。大包小包的行李随处可见,有塞在座位底下的,有放在座位头顶的行李架上的,还有塞进车厢尾部洗水池下面的,总之,无孔不入。年轻人占着整节车厢的大部分比例,高矮胖瘦,无一例外,眼神中散发出向往的光芒。我的旁边坐着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小姑娘,身着花色小碎布连衣裙,乌黑的头发上扎着一条马尾辫,典型的黄色皮肤,稚嫩而富有弹性,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挺翘的鼻梁,粉红性感的小嘴嘟着,手里拿着纸巾,正擦拭着刚吃完早饭的嘴唇。我座位的对面,此时还空着,我猜想应该是去洗手间尚未回座。对面的旁边坐着一位三十岁上下的男人,身穿蓝白条纹相间的短袖衬衫,在打盹儿。他一头乌黑的短发,棱角分明的国字脸,几道深深的皱纹印刻在额头上。从他的打扮,看的出他是一位白领,可能是因为工作原因外派出差,正要坐电车回去。

       这时有人在车厢里大喊一声:“快看外面!”

       我的注意力被喊声吸引住了,不少人和我一样,齐刷刷向窗外望去。列车的外圈,被一层透明玻璃罩包裹,正穿梭在一座依山的高架桥上。没多久,电车穿过山洞,窗外景色豁然开阔起来。连绵不断的小山被灰白色的天空包裹住,山顶云雾缭绕。几座无线电发射塔分别屹立在每座山的山顶,塔尖直冲云霄。俯视桥下,大片大片灰白色泥盒子状的长方形厂房赫然印入眼帘,犹如梯田一般成阶梯状排列到山下。成群结队的机器人如同成群的蚂蚁一般正在厂房和货车之前来回奔波。空中直升机队吊起一个巨大的集装箱正飞往山下的运货电车站,好不壮观。

     “哇,进入第四区了!”坐我身旁的女孩向我这边的窗户探起脑袋,眼睛瞪着圆鼓鼓的,嘴里还不停得嚼着口香糖,闻起来像是草莓薄荷味。

     “这是第四区?”我从没有见过第四区长什么样子,窗外的景象着实让我眼前一亮,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我曾在古文书上读过的刘姥姥。

   “是啊,这山是第四区与第五区的地界划分,山这边就是第四区了,看你是从没进来过呢!”女孩骄傲地向我讲解,如同一个城市女孩对着一个乡巴佬。

   “嗯。”我难为情地低了低头,手里紧拽了拽母亲亲手为我做的粉色短袖汗衫的一角。

   “我小时候经常来,我爸是生意人,他第一区都有去过呢!”女孩说起自己的爸爸,带着自豪的眼神。

   “那里一定很棒吧!”我听到“第一区”这个字眼,很是诧异,满脸的羡慕与好奇。

   “那当然了!”女孩骄傲的神情望向我,“你是去第几区的?”

   “我……我是去第三区上大学的。”刚才的“第一区”把我的自尊心当头一棒,不好意思地把声音压低了。

   “你是要去第三区?”一个约莫20来岁上下的年轻男子从车厢后面挤了过来,插上了话,正要坐在我对面的空位上。我抬头仔细望向他,高挺的鼻梁,帅气的丹凤眼,齐眉的刘海遮挡不住英俊的脸庞。

   “嗯。”我微微点了点头。

   “我也是。终于遇到个去第三区的,你是哪所学校的?”  他一边坐下来,一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T恤。T恤是咖啡色的,中间印上一行浅绿色英文字符。      

   “A城工学院,学的机械工程设计。” 我小心地回答。

   “女孩子学机械? 这个专业听说很不好考呢。” 他一听说我的专业,立刻将手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更靠近我些,似乎来了兴致。

     我不好意思地朝他笑笑,不知如何回答,只是低头望着他那双修长的手。右手的无名指上戴了一颗银色圆环金属戒指。左手腕上,戴着一块奇特的深蓝色手表。一寸上下的屏幕镶嵌在表带上,显示着电子时间,时间刻度微微泛着绿色荧光。

     坐在我旁边的女孩见一位英俊的帅哥插话和我聊天,有些坐不住了,一脸敌视地望着我。

   “怎么不好考呢,我跟你说,我有个同学也考上这个专业,只要综合课达到那个分数线,再托人给点小费替考专业课,过关很容易的。”女孩插话了,眼睛转向对面的帅哥。

   “噢?”帅哥注意到我旁边女孩的说话,嘴巴微张,表情甚是惊讶。

     听了女孩的解释,我很是郁闷。我可从没有用过这种手段去考试,正想解释,对面的帅哥突然问起了身边的女孩:“你也是进城上学的吧?哪个区?”

   “我叫欣然,也是要去第三区的,进的外国语学院!”女孩傲气地说出自己的学校,“本来我是能考上第二区的,我有个同学,家背景比我好,我才被刷下来的,说起这个我就来气。”她说着说着,似乎回忆起当时被刷下来的情景,撅起了小嘴。

     帅哥若有所思地停顿了一下,又转头望向我。“你也是?”

   “哦,我……”女孩的回答让我想起了第一志愿被刷下来的情景,不知该如何回答,停顿了几秒,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是正常考进去的。”

     女孩见我的回答没什么新奇,得意地望着帅哥。帅哥沉默了一会儿,换了个话题:

   “你会组装一个简单点的……小机器人吗?”

     我一听是小机器人,可算是问到我的兴趣了,这次回答很积极:“会点。”

   “机器人?”女孩一听这个字眼儿也来了兴趣,故意提高了嗓门儿。“好巧,我爸就是做机器人生意的。”没想到这一嗓门儿,把一旁打盹儿的中年男子也吵醒了,他缓缓睁开眼睛,忿忿地向欣然瞪了一眼。

     女孩见对面火辣辣的眼神瞪着她,小脸顿时憋的通红。她似乎觉得在公众场合被人这么盯着,很没有面子,不自觉地将脸转向了窗外。中年男子见我们没再支声,转了个身,两眼一闭,接着睡了过去。

     这时,电车在广播中反复广播还有两分钟抵达第四区总车站。车内开始一片骚动。我好奇地望向窗外,第四区远比想象得要现代化许多。大街上到处闪着各式各样的电池广告,成群结队的私家车穿梭在笔直的大道上。商业街的一角,小机器人穿着卡通的人物形象正向路人热情的发着传单,还时不时表演一段热舞。另一边,笨重的大型机器人在一个跑步健身器上开启了小跑,似乎在炫耀他身上电池的续航能力。小巷里货车一辆接一辆有秩序地开进商贸大楼的停车场。

     车内的广播又响起了,是到站提醒。斜对面的中年男子微微睁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他起身伸了个懒腰,从头顶的架子上取下一个深蓝色行李箱。一手固定住箱子,另一只手用力拉出箱后的拉杆,准备下车。女孩见中年男子是第四区的,轻蔑地瞧了他一眼。

     电车箱内,通道狭窄,只能容纳一个行李箱的宽度。下车的人一点一点慢慢挤到车门口。好在每节车厢的长度都不长,停车15 分钟,足够让整节车厢的人都来得及下车。只是现在正值夏季,虽然车内的空调已经大开,还是遮不住人来人往的汗臭味。

     电车停靠在第四区电车总站。巨大的金属网笼罩在车站上空。电车上空,悬浮着几个飞行机器人,正紧张快速地检修停靠的列车。下车的人排着有秩序地队伍鱼贯而出,另一边等候上车的队伍已经排到500米开外。排在末尾的人望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摇了摇头,嘴里似乎嘟囔着这趟车别想指望坐上去了。

     时间过的很快,机器人列车服务员已停止排队的旅客们继续上车,车门口红色警报器“嘟,嘟,嘟”响了三下,自动关闭了车门。电车缓缓驶出第四区车站,继续向第三区奔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8,450评论 124 224
  • “你知道有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叫弘一吗?” “不知道。” “那你知道有个才华横溢的人叫李叔同吗?” “不知道。” “那...
    云淡风轻随云顾阅读 58评论 0 4
  • 东海大桥长又长 长龙卧在海面上 桥海雄伟多壮观 对岸就是洋山港
    秋AldrichB果阅读 82评论 0 4
  • 妮妮Gloria阅读 34评论 0 1
  • 数学中严谨的推理和一丝不苟的计算,使得每一个数学结论都不可动摇,这种思想也适用于有的逻辑分析推理题。比如在分析推理...
    鑫全考研阅读 4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