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云荒记•第一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第三章 无尽之剑

字数 3890阅读 140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相柳鬼魅似的凌空飘起,双手一字展开,袍服猎猎鼓舞,犹如一只展开双翅的巨型蝙蝠。

众人看得古怪,不知这妖人又要出什么招数。只见相柳身后出现了无数水珠雨滴,绵绵不绝地涌来。

羲仲、伊祁初晴等有卓绝修为的人俱是脸色大变,因为相柳这是沟通了天地元素,御天下之水为己所用,其威力可毁天灭地。

纵是不了解修真世界的姚重华与众村民,也能感受到相柳的气势节节攀升,越来越恐怖。一些没见过世面的村民更是吓得面无土色,双腿哆嗦,以为是神明降罪。

正当众人骇之时,雷泽传来哗啦啦的声音,却见雷泽的水也是疯狂汇涌过来。一时间,这方天地的雨水、露水、雾水、雷泽的水汇聚一起,形成一条宽大的肉眼看不见尽头的河流。更诡异的是,河水一触即气化,变做滚滚黑气,变成了一条形如黑色匹练的气化黑河。

相柳的威压铺天盖地,所有人都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催的压迫感与无力感,让人心惊肉跳。

此乃北海之神的成名绝技——湮灭之海,此绝技能沟通一定范围的水元素,再通过实施北溟心法将汇聚过来的天地之水化为真气,实现将天地万物之力化为己用的目的,其威力神鬼莫测!

在云荒这个世界,只要达到帝级,就可以沟通天地元素,将天地万物之力化为己用。如水族可以御天地之水,土族可以吸大地之力,木族则可吸收天下花草树木的灵力……依此类推。但不能直接调用这些灵力,需要转化,这就出现了许多转化功法。至于化用威力的大小,就要看个人与天地元素的契合度的高低以及转化功法的优劣了。

这里有个缺点是无论转化功法如何高超,在将天地转化为自身力量的时候都会有所打折。从相柳的“湮灭之海”看,无论其沟通天地元素的天赋还是其转化功法都是整个云荒的佼佼者。

在帝级之上是神级,神级与帝级有着本质的区别。神级修真者已与天地同化,天地就是我,我就是天地,举手投足之间,皆是天地叠加本身的力量,无需经过功法转化,其中威力不折不扣!其威力不是帝级可以比拟的。整个云荒达到帝级的人不多,而达到神级的更是屈指可数。

在相柳布置下“湮灭之海”的同时,羲仲也没有停止,他右手猛地一按大地,顿时整个山岭急剧摇晃震动起来,数十股粗大的黄土灵力犹如一条条巨大的黄龙从四方八面奔腾咆哮过来,汇聚的终点正是羲仲的身躯。

众人站立不稳,倒得横七竖八,慌忙紧抱旁边的大树方才稳住,全都惊讶骇异看着羲仲,露出既紧张又兴奋的神色,期待羲仲大发神威。 

汇合起来的黄土灵力像火山喷薄一样,将羲仲冲天弹起。羲仲当空昂立,眼神凌厉。

“嚓嚓嚓!”

羲仲周围全是充斥了黄金气剑,像是孔雀开屏,布满了金色翎羽。在羲仲的脚底下,是一条巨大的黄金色光柱,光柱直通大地与羲仲,为羲仲提供源源不断的灵力。金光闪耀,十分夺目刺眼,众人忙遮住眼睛,不敢直视。

伊祁初晴又惊又喜,喃喃道:“羲仲叔叔使出了这招,那相柳纵然使出湮灭之海恐怕也讨不了好处。”   

听到伊祁初晴的喃喃自语,姚重华疑惑地问到:“这招很厉害吗?” 

伊祁初晴有点骄傲又有点敬仰地道:“当然。羲仲叔叔乃是我族风头无两的后起之秀,放眼整个云荒,能比得上他的也是寥寥无几。羲仲叔叔自幼聪明绝顶,对修真原理理解深刻独到,自创了许多法诀,而眼前这招“无尽之剑”就是其中之一,他说这是他的终极手段,从来没有施展过。

所谓无尽之剑,就是吸收大地的灵力,化成无穷无尽的黄金气剑,然后一波接着一波地攻击敌人,纵然敌人没有被黄金气剑刺死,也会被耗得精疲力尽,最后乖乖束手就擒。原理就这么简单,可是想要做到却艰难异常,至今也只有羲仲叔叔做到。”

姚重华听得暗暗咋舌,十分期待地看着战场,欲一睹此招的威力。

“哗啦啦”那“湮灭之海”宛如黄河泛滥,暴冲而来,所过之处,隔断一切光源,黑压压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羲仲随手一招,那数不胜数的金色光剑便如同一条巨大的金蛇一样蜿蜒而去,直直冲入那黑河之中。金剑不断发出锵锵之声,犹如实质的金铁相击。   

金剑在黑河内飞速前进,然而没有冲到相柳面前就被黑河腐蚀消失。可是金剑绵绵不绝,前仆后继,终是有数把金剑冲出黑河,“嚓嚓”,从相柳的臂膀擦过,血珠飞溅。

相柳双目紧缩,心下大怒,双手交叉一合,那黑河轰然分成两条巨大的绳索,互相交缠,将黑河内的金剑全部绞灭。

此时羲仲胸前双掌隔空相对,在双掌之间,悬浮着一柄长达数十米的金色巨剑,巨剑遥遥指向相柳,从远处看去,像极了一枚黄金色的导弹,一股狂暴毁灭的气息,令远处的相柳都心惊肉跳!

伊祁初晴喜出望外,想不到羲仲居然能将“无尽之剑”演化成了“万剑归一”,分合自如,随心所欲,其武道天赋真是惊人。而万剑归宗之后,其威力不是纯粹相加那么简单了!

严格上说,羲仲这式“万剑归一”依然在“无尽之剑”的范畴内,不过他推演能力极强,既可化整为零,又可化零为整,根据不同的敌人与应战实况来运用哪一部分即可,更令人惊叹的是两者可以随心所欲转换,杀得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眼下相柳就是这种情况,以为灭尽那些金色气剑之后羲仲便黔驴技穷,却没有料到羲仲的“无尽之剑”之后还有一个“万剑归一”,前面都是铺垫,只为眼下绝杀一击!在战斗之中竟然还能如此布局,这样的对手让他心生胆寒。

羲仲双掌朝外一推,巨剑气势汹汹朝相柳冲去。相柳牙齿狠狠一咬,双手一翻,两条黑色绳索陡然化成一条黑色巨龙,黑龙张牙舞爪,咆哮着朝巨剑怒咬而去!

巨剑从漆黑的龙头大口没入,在黑龙腹内畅通无阻,像流星一样横冲直撞,从龙头贯穿到龙尾。然而也可以看到巨剑不断变细,冲出龙尾之时,已是寻常的剑一般大小。

剑虽小,可是威力依然让相柳汗毛倒立,慌忙侧身躲避。金剑刺中相柳左肩,余势未消,将他钉在身后的一棵巨树上,相柳情不自禁张口吐了一大口血,面色青白,一时无力挣脱。

羲仲也好不到哪里,那黑龙虽然衰弱许多,但余势未消,依然有巨大的杀伤力。此时的羲仲空门大开,来不及防御就被黑龙当胸怒撞而入,无力地从半空跌落下来,一口鲜血飞溅而出,心力交瘁地躺着地上,无力动弹。

众人大惊失色,纷纷惊呼起来。伊祁初晴与姚重华赶快走过去,把羲仲扶起来。伊祁初晴担心道:“叔叔,你怎么样?”双手发力,一团柔和的光波浮现在手心上,然后轻轻抵住羲仲的后背,为他疗伤。

此时羲成等将士也赶过来了,将羲成护在一个包围圈内。一些大胆的村民也赶过来,看看心中的神明到底怎么样了。

羲仲悠悠醒转过来,霍然一转身,着急地道:“公主快走!等相柳挣脱过来就来不及了!”伊祁初晴沉默不应,她内心无法抛弃羲仲而逃,便摇头拒绝。

羲仲心下大急,道:“公主!在下死了倒无所谓,只是你断断不可落入水族手中,否则整个云荒不得安宁,请公主以大局为重!” 

见伊祁初晴还是沉吟不决,羲仲猛抓住姚重华的手,道:“小兄弟,拜托你了,你对这里的地形熟悉,请你带领公主隐藏起来!”

姚重华见到羲仲是一个大智大勇的忠义之士,内心敬佩感动,断断不会抛弃他的,而且还有很多村民在这里,抛弃父老乡亲而逃的事,他断然做不出!他果断拒绝了,拿起地上一柄散落的剑,在前面拦着。

羲仲见他如此也是无可奈何,突然厉声喝道:“羲成!你把公主缚起来,强行带走,如不从命,我立即将你就地正法!” 

羲成牙齿一咬,狠声道:“公主得罪了!”叫上几个士兵就要将伊祁初晴捆住。

伊祁初晴淡淡道:“叔叔不用这样了,你是为我而负伤,现在你叫我离你而去,却留你在这眼睁睁等死,初晴于心何忍?况且这里还有那么多村民,他们也是因为我惨遭飞来横祸,要我抛弃他们转身离去,叔叔是想要我一辈子生活在谴责之中吗?用一辈子来赎罪吗?”

姚重华惊讶地望着伊祁初晴,想不到她竟然如此至情至性,心下大是激动,热血上涌,脱口道:“姐姐说得对!做人不能无情无义,不能恩将仇报!那老妖恐怕就得半条命了,我们就跟他拼个到底,大不了一死!”

众士兵受姚重华所激,纷纷动容,怒骂道:“对,就算死也要拉那老鬼作伴!” 

羲仲看着群情汹涌的众人,只得无奈地笑了,那凄惨的笑容,还有一丝欣慰。

突然众人眼前一闪,只见伊祁初晴拔剑冲出,轻巧如灵燕,朝那钉在树上的相柳的心脏直刺而去!众士兵大惊失色,惊叫道:“公主小心!”纷纷冲将上去。

姚重华也提心吊胆,来不及多想就冲出去了。

相柳蓦地双眼一睁,露出一丝阴恻恻的笑,右手一掌拍出!伊祁初晴被掌风所扫,翻身飞退,有如风中柳叶,摇曳跌宕,最后翻落在地上。两人实力差距竟是如此之大,纵使相柳身负重伤,伊祁初晴依旧不是一合之敌。

众士兵迅速上前挡住,姚重华则把伊祁初晴扶起,看见伊祁初晴嘴角鲜红的血丝,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仇恨。羲成转头对姚重华道:“小兄弟你扶公主后退,我们来断后!”

相柳右手将那柄金剑拔出,把光剑捏个粉碎,然后整个人直直跌落地上。

他巍巍莪莪站起来,灰发蓬乱,沾满血迹,大嘴咧着邪恶的笑,看起来形如厉鬼,令人心寒胆战。

相柳突然张口一吐,一柄黑色小刀从口中飞出,跌落到手上,迅速放大,形如一弯勾月。此乃他的成名兵器——黑月水柳刀。

相柳声音沙哑,吼道:“你们一个也跑不了!”言罢挥刀横斩,一到道蓝色刀弧电光般劈出。

本来萎靡不振的羲仲此时大凛,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奋力纵身一跃,口中喝道:“公主小心!”当下一剑横劈而出,对上了那道蓝色气刀。

轰隆巨响,地面炸裂,尘土飞扬!羲仲虎口发麻 剑也握不住了,被镇得横飞出去,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更加萎靡了。

当前几个士兵避闪不及,被相柳的气刀扫中,拦腰斩断,十分惨烈。众人大凛,想不到这老妖身负重伤竟然还如此神勇,心一下子跌入了冰窖!

不过相柳一刀劈出他自己也不好受,张口又是一口鲜血吐出,用刀撑地方才勉强站住。

众人没有惊喜,这老妖虽然也是强弓之末了,但想将之杀死几乎是痴人说梦,只能慢慢地把他耗得灯枯油尽!

相柳心知如此不是办法,眼珠一转,看到那远远的的村民,一条恶毒的毒计涌上心头!



不咸的海盐-文章健身房-十全大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