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捞月

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正趴在我的卧室阳台上数星星,光着脚丫和膀子,下巴杵在阳台上。那年夏天,我刚九岁,天天被逼着去上作文班。我不知道她是谁,她从我家院子里走了进来。

她一进来,华姐就把我生拖硬拽拽到她身边。我躲在华姐后面,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我注意到她有双大眼睛,反正我是爱上她了,因为她太好看了。她一边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边和我握手,然后用她那双大眼睛打量我,嘴角微微上扬,漂亮极了。华姐说:“这是你的老师,妈妈要去澳洲谈生意,以后她负责照顾你。”她告诉我她叫妮妮。

妮妮被安排住在了三楼。我们家总共有三楼。三楼我上去过一两次,空荡荡的,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和亮闪闪的吊灯。庆幸的是在妮妮的卧室里能看到小区不远处的大海。我和胡赛帮着妮妮大扫出了房子,妮妮拖着她的大皮箱住下了。

我非常兴奋的指给妮妮看窗户,告诉她从那里能看到大海,顺带炫耀了一下我家里什么都是品牌的。妮妮笑着,纤细的胳膊下放在细长的大腿边上,我看到她的雪纺纱下隐隐约约的胸罩,我见过这东西,因为华姐就有。可妮妮的胸真的是挺拔着呢。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幻想着将来要娶个这样的妻子。我和胡赛离开她房间的时候,她连身说谢谢。我回头看的时候,又不经意瞥见她那牛仔裤下圆润的臀部。我赶紧回头,生怕被我哥胡赛看见了妮妮那迷人的翘臀,仿佛那是我的秘密。

第二天清晨,华姐一大清早就飞去了澳洲,留下了我,胡赛,妮妮还有保姆胖婶。胡赛告诉我,胖婶只有25岁,我一点也不相信,她的脖子缠了好几个游泳圈,胳膊比妮妮的腿还有粗,我问华姐为什么要胖婶留在家,华姐摇摇头说我不懂。胖婶是被我和胡赛隔离的,我们背对里给她取各种绰号,有时候叫她“苗条的胖婶”,然后我和胡赛哈哈大笑。我从不和胖婶多交流,我生怕吸多了胖婶身边的空气会变胖。

中午,我们开饭。胡赛和我还有妮妮坐着,胡赛问妮妮:“妮妮,你家在哪里?”妮妮说很遥远的地方,很小的小山庄,然后妮妮又笑,发出丝丝格格的笑声。午饭过后,妮妮开始领着我上课,我其实不知道妮妮讲了什么,只想着如果她能当我女朋友就好了,因为她太漂亮了。

过了几日,家里来了一个老年男子,走进了妮妮的卧室。我从妮妮关紧的门缝里偷听到了一些嗯嗯呀呀的声音,胡赛自打华姐不在家后就像脱缰的野马,时而回来吃几口草,大部分时候都不在家。老男人走后,我问妮妮他是谁,妮妮说是她的生意伙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生意。

夏日的夜里实在是太热闹了,我和胡赛还有妮妮决定去海边玩。那天晚上有一轮很大的月亮倒映在平静的海面。我对胡赛说,看这倒映的月亮,像不像华姐手上带的手表。胡赛说我脑子进了水。然后我和胡赛就高兴的去搅乱那水中的月亮了,我和胡赛说,要是能把月亮捞起来放到我床前就好了,胡赛说你叫华姐给你买个台灯。他一点也不懂我。这时候,妮妮说月亮是捞不起来的。然后她自言自语嘀咕着,我努力去听,只听了些吉光片羽。妮妮似乎说了句我的心,也捞不回来了。

从海边回来的第二天清晨,妮妮把我和胡赛房间里的脏衣服袜子都拿出来手洗了,我不知道她为何这么干,她那一天都执着的洗着衣服,眼神空洞。胖婶自打华姐不在后越发的懒了,连做饭也开始不干了,和小区的门卫天天眉来眼去的,做着便当送门卫去了,根本不管我和胡赛的餐食了。妮妮开始负起整个保姆职责来,而胖婶一心去会小区门卫了。

只是时时,家里总会偷溜进来陌生的男子。有一天夜里,我喝多了水,半夜起来尿尿。悄悄的走到三楼,妮妮的门没有关严实,我看到妮妮仰卧在一个长着大鼻子的男人怀里,我看清了那个男人的长相,他丑极了,他们没穿睡衣,裸着身体,一条空调被盖在腰间。我伤心极了,因为我最爱的妮妮躺在了别人的怀里。我蹑手蹑脚的下了楼,掉了几滴眼泪后睡着了,第二天我怀疑自己做了一个梦。

妮妮第二天做了早餐,她烤了面包还热了牛奶。告诉我,她以后上午要去上英语口语辅导班,下午回来给我上课,让我自己在家好好学习。我向来不爱学习,华姐也是知道的,所以她找老师向来只是怕胖婶把我饿死在家。就这样,妮妮每天早晨去上课,胡赛成天见不到人,所幸有时候妮妮看我在家太无聊会带着我一块去上课。

妮妮在上课时,会告诉别人我是她弟弟,想来她也不像我妈妈。她很快和她的老师混熟了,是一个有着大块头的美国女人,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在想她会不会压死一头大象。这个美国女人叫凯丽,据妮妮说凯丽的老公很有钱,比我爸妈有钱多了。我问那得用卡车装吗,妮妮说也许吧,我也不知道。然后妮妮低下头抠她的被涂得闪闪发光的指甲。

有一次我和妮妮去上英语口语辅导班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那个大鼻子男人。我看到妮妮看到他了,他也扫到了妮妮。但是他们两个面无表情的擦肩而过。我想真是奇怪,会不会以后我也会和一个女人躺在一张床上,然后在路上遇见和陌生人一样。嗯,真是奇怪!

很快,就快开学了。妮妮把我和胡赛的房间都清理了一遍,找出了藏在我床底下的日本动漫和胡赛床底下的黄色杂志和光碟。胡赛在我八岁的时候就告诉了我这些,他比我大八岁。妮妮清理完我和胡赛的房间后,又要拎着我去理发店,我死死拽着我家的水晶玻璃门。妮妮说:“别傻了,你不可能带着这头长发去上学!就算我不带着你剪,你们老师也会拿剪刀给你剪几个洞的,很丑的那种!”

我想了想与其被学校的老巫婆抠洞,不如乖乖听话。

开学前一天晚上,我问妮妮:“那你以后去哪里,不在我家了吗?”

妮妮说:“我打算和凯丽老师一块回美国,去美国学习。”

后来,我无法得知妮妮的消息了。直到我上六年级,有一次看电视,我看到了妮妮。她已经改名字了,但是我记得她,太记得了,因为她眼角的那颗泪痣。妮妮和他的美国丈夫,正在讲述他们的爱情故事。我看那才一脸横肉满脸皱纹的富老头说:“我无法不爱上她,她太迷人了!”而妮妮依旧迷人,只是我已经喜欢不起来她了!

节目说了富老头的前妻,是那个大块头的凯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