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焕女·人生(10)

字数 3372阅读 42

文/仁芯陌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九章    理想

第十章  偶像

第十一章    友谊

“ 哇!你有这么多的明星贴画呀。”张焕一边翻着李想的贴画集一边赞叹着。“太漂亮了!这一张,还有这一张都好帅啊!这一张翁美玲的也漂亮。还有周润发的,这个是米雪,还有林青霞,还有小虎队啊!喂,李想,你有这么多偶像啊。”

“ 是啊,我喜欢这些电影明星,你看他们一个个多好看呀。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特点。每一个又都是那么的完美。我也取舍不了到底谁更好一些,所以就通通都买啦”

“ 看来你也是一个外貌协会的成员喽。这些明星是好看,我也喜欢他们,其实我是没有钱买那么多。纠结之后,买最多的还是刘德华。可惜这些明星离我们都太远了。我们只能在电视上看见他们。最多买一些他们的贴画回来玩。根本就没办法和他们见面或者说话。要是我们能生活在他们周围该多好啊!我们可以去找他们。”

“别做梦了你。”李想拍了一下张焕的头,想要打醒她那一脸梦境的表情。“你可以找一个咱们身边的偶像啊。比如说咱们学校的“冷面王子”。他就是许多人的偶像嘞。”

“ 什么呀?他那么冷,我一点都不喜欢。我还是喜欢刘德华那样帅帅的深情的,很有男人味儿的样子。别人的偶像,也许就是你的呕吐对象。别以为天使都是可爱的。也许是天上掉下来的一泡屎呢?”

“谁拉屎?我这儿有卫生纸要不要?”张焕和李想一起从画集上抬起头瞪着孙旭,“我好心给你们送卫生纸,不要就算啦,瞪我干什么?”

“谢谢你的好意,我们不要卫生纸,我们要卫生巾你有吗?”张焕故意逗他。

“卫生巾?卫生巾是什么呀?我没有,我有毛巾用不用?”

两个姑娘看着孙旭呆木的表情,都哈哈的大笑起来。

“喂,别笑啦,有什么好笑的?今天周六,你们两个准备晚上去哪儿玩呢?”

“我们说好了,准备去跳舞呢。你也去吧?”

“我又不会跳,去干什么呀?”

“没关系,去吧,去了让李想教你跳,挺好学的。是吧?李想,你负责把他教会啊!”说着,张焕把右眼睛朝李想挤了一下。

晚上在大地舞厅昏暗的灯光下,人们像下饺子一样,一双一双的滑入舞池。旋转的彩灯球发出五彩斑斓的光把人们的脸上身上,都照得五光十色。

一进舞厅,张焕就像鱼儿回到了大海 ,跐溜一下就不见了影子。她把李想和孙旭撂在一边儿,自己跑去找其他玩伴了。连着跳了几曲快四的舞曲,张焕有点儿累了,就来到舞厅的角落里找到了李想。

“李想,怎么就你一个人坐着?孙旭呢?他不好好学,又跑哪儿去了。”

“他说渴了,去买瓶水。张焕,你看那边。”李想指着舞厅另外一个角落。张焕随着李想的手指看过去,只见对面那个角落有一群年轻人,在嘻嘻哈哈的玩闹着。

“谁呀?你认识吗?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啊!”张焕觉的有几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咱们学校的,比咱高一届。你看那个,那个不是冷面王子吗?”张焕已经看到了那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子。他依然是面无表情,拉着一个女孩儿在那个角落附近舞池里旋转,一转身一抬手都是潇洒优美的身姿。

“那是他女朋友吗?”

“不是,他没有女朋友。听说追求他的人很多,可他一个也看不上。还有一件事传得沸沸扬扬的,说是一个女孩儿死皮赖脸的追他,他对人家不理不睬,于是这个女孩儿就跑到他家里,趁着家里没人,女孩儿把衣服脱光了,躺到床上,想要以色相来勾引他,结果把他给吓跑了。”

“哈哈哈哈,这么搞笑啊。是不是这个女孩儿腰太粗啦,还是长得太丑?”

“哪里呀?虽然算不上特别出众的美女,大概也是中上乘的姿色吧。丑女孩,都不会有这么自不量力的行为。”

“那就是他的不对啦!这种事情女孩子肯定不会说出来的。一定是他宣扬出来的,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价,还是标榜自己是柳下惠呀?真是低俗又无聊诶!你看他翩翩起舞的样子还是挺英俊潇洒的。谁知道那心里面是一肚子坏水,还是一肚子脓包呢?”

“有本事你去看看呀!别在这儿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前一段儿你不是说,有一个新李想跟他有关系吗?”

“哦,我都忘了这事儿,那算什么理想啊,只不过是一时的突发奇想罢了。我得先想想怎么办,要不,我去请他跳舞怎么样?”

“我看不怎么样。”李想摇摇头,用下巴指了指刘凯那个方向。“邀请跳舞的已经人满为患了,要是排队的话,估计明天早上也轮不到你。”

张焕一看,果然刘凯被一大群女孩子包围着。每一个都花枝招展浓妆艳抹,不停的给刘凯说这说那,崇拜和爱慕的表情溢于言表。远远的,也听不清楚她们说些什么。孙旭买了三瓶橘子水走过来,递给她们一人一瓶,大家边喝边聊。

“你们看那边!是后宫争宠记呢?还是千年女妖看到了唐僧肉?”

“啊噗!哈哈哈!”李响笑的前仰后合一口橘子水没有憋住喷了出来。“老天爷,人家喝气水的时候,你别开这么大的玩笑行不行? 会呛死人的!有本事你去呀?你是打算进宫呢?还是变为妖女呢?”

“这两种我都不会选,我会做第三种,你瞧吧!”说着,张焕把橘子水放下。擦了擦嘴巴准备向那个方向走。“张焕你去哪儿?你今天还没有和我跳舞呢,你跟我跳这一只吧?”说着,孙旭站起来,看着张焕。

“你还没学会呢,你先跟李想学吧,我还有任务呢。”张焕急忙忙的走了,剩下很失落的孙旭被李想拉着跳舞。

张焕凭着自己的灵巧,左躲右闪、前推后挤一路披荆斩棘,终于站到了刘凯的面前,“哎呀,真巧啊!今天又在这里见到你了,那天真是对不起啊,我把你的脚踩了,也不知道你的脚受伤了没有?真是抱歉!今天呢,我就当是赔礼道歉了,请你跳一支舞怎么样?”

张焕说着露出一脸调皮的微笑,她还拿眼角余光瞄一下旁边那些充满怨恨,嫉妒的脸,好像踩到王子的脚是一件很了不起事儿一样。

“我要是不接受这个道歉呢?”刘凯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儿有点精灵古怪。那天被撞到的时候他着急赶路,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个女孩儿,当时只觉得一股软玉温香,倒在了自己怀里,急忙推开后,他匆匆走掉了。女孩儿惊慌失措的道歉被自己甩在了后面。

没想到今天又在这里遇见了,他已经被周围这些叽叽喳喳的声音吵得心烦,本想接受她的邀请去舞池里清静一下。但又转念一想,就说出了这个拒绝的话,看她如何应对。

张焕本来很享受旁边这些讨厌和嫉妒的目光,这时候却发现这些目光已经变成了无情的嘲弄和讽刺。“哎呦!没想到传说中的冷面王子居然这么小气呀!连个小女生的道歉都不接受。这要是传出去,你以后可怎么在江湖上混呐?知道的说你是大人大量不记小过节,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为一点小事儿就记仇呢!”

“照你这么说,我今天是不跳也得跳啦?”刘凯心里想笑,表面上强压着没有笑出来,但嘴角已经微微上扬。

张焕点点头,优雅的弯曲一下膝盖,伸出右手划出一个弧线。摆出一个邀请的姿势。“来吧!一舞泯恩仇,please。”张焕拉着刘凯走向舞池的时候。昂头阔步,一副胜利者的表情。那些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又都投在她的身上。

刘凯左手握着张换的右手,右手扶在张焕的腰间,随着音乐节拍在舞池里滑动着,隔着那层粉红色的厚毛衣,刘凯都能感觉到张焕那纤细腰肢的灵活。最让他有感觉的还是那只手,小小的手被他的手轻轻一握,几乎全部包住了,那种肉肉的柔软的感觉就像……柔弱无骨四个字一下子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是啊!就是这种感觉,像没有骨头一样柔软。

本来刘凯以为跳舞的时候,这个女孩儿也会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不料,她却如此的安静,全神贯注的只在跳舞,一句话都没有。她的目光好像是专注在他的肩膀上。但那两汪潭水一样的眼睛却是深不见底的,不知道漂浮在哪一个角落?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这是一首中四舞曲,张焕左手搭在刘凯的肩上,右手被他握着,他看似瘦弱的身体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纤弱,干燥的手掌是那样的温暖厚实,搭在腰上的手随着节拍,力度适中的推、拉、旋转、前进、后退,每一个动作都与节拍贴合的那样完美。

他舞蹈跳的真不错!张焕心里想,她很享受这种感觉,那么温柔那么和谐,她不想开口打破这美妙的气氛。安静地沉浸在音乐和舞蹈带来的快乐里。“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慢慢的绽放她不承认的情怀。清风的手啊试探她的等待,我在暗暗犹豫该不该将她静静的摘……”

一首舞曲快要结束了,刘凯忍不住轻声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张焕笑而不答,用右手的食指弯曲起来,在他的掌心轻轻地写下自己的名字。随着那一笔一划地挪动。刘凯轻声念“张焕”,那细细的手指在掌心轻轻划过的感觉,让他的心尖微颤。

“你在哪一班?”

“怎么?你还打算去找我吗?”

“呃~”刘凯猝不及防,没有想到她会直接反问过来,“有可能吧!”

“相逢何必曾相识,有缘的话,我们可能还会再见面。”最后一个节拍结束的时候张焕说。“再见!”曲终人散,张焕转身消失在人群中。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