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9

妈说,“医生说滑膜炎没法除根,反反复复。以后都要注意,不能做剧烈的运动,打羽毛球打篮球啊,这种都不能做了。”

我有些迷离,眼神在空中某处延伸到另外一个世界。

妈妈盯着我看,疼惜的说“别有负担,我的娃。”

“没有,我本来也没想过。跑跳啥的这几年也没做过,只要能正常走路就行。”我不是安慰我妈,确实是真实想法。

只是那一刻,跳舞,瑜伽,跑马拉松,打羽毛球,踢毽子,打乒乓球的画面从眼前闪过。不敢留恋,不想让情绪沦陷,匆匆放过回忆,任由它们走远。

所幸曾经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