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你

  常无意识地想起那些年,那些简单的日子,那些日子里晃动着的你,如果一切只如当初会如何。

 半男女,可以说一回忆起那些等待着成长盼望着成长的日子,你的身影总是闪过我的脑海。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你编织了我的童年里美好的日子。那时老师的范文里总是会隔三差五的出现我们的名字,也以至于我们至少有了这层联系。其实你是我隔了一个过道的同桌的后桌。我们会小心眼地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的周记,以至于成为范文后的光明正大后来看,我们更经常是偷偷摸摸地看。很遗憾,我总会有那么一两次被你人赃俱获,于是就难免肢体的拳脚相加。

   那时的你总背着单肩包,类似上个世纪“小书童”里看出来的那种。你是那种绿得很像志愿军制服的颜色,我们几个姐妹却丝毫看不出来你解放军的严谨,有那种娘娘腔的味道,有甚听闻你曾拿起某个东西时,是梅兰芳大师演贵妃时的兰花指,更是常常唾液分泌过量,也似怕被人传染似的扯领子,低着头来盖住自己的嘴的样子,我现在还可以清晰地回忆起这个你习惯性的动作。你爱笑也爱哭。唉,至少在我的印象里是这么一回事我们仍记得那些日子里。夕阳下我们一群丫头追你的阵势。那个时候,整个村的小巷我们可以说是老马了,可以东拐西闯地来回折腾,遇上个公共厕所你乘机躲起来,我们总是就地拾起石子个个方向地扔你,你总是在内一阵灿笑,而后总是怪叫到“砸到了,很疼”一下子戳破了你的谎言了。

 那些迎风起舞的日子总是那么简单,那么快乐单纯,每次想起我总是还会很欣喜地扬起嘴角。

  (几年前写的,今天拿出来分享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