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粉也“惊艳”

大道至简——再简单的食材,只要用心去烹制,也能做出令人惊艳的人间美味。



“哇,早餐终于来了!”

“等得我们好辛苦啊!”

……

手里提着一大包外卖、满头大汗的小钟刚一走进办公室,就引来一阵欢呼,几个同事“冲”上去,“抢”过小钟手里的大包小盒,七手八脚,场面好不热闹。数一数,这一大包外卖竟有十份,众人各自拿到预订的那份,迫不及待地开始享用。

咦,这早点究竟是何等佳肴美味,竟让众人如此期昐?

说来其实不足为奇,不过是广东随处可见的早点——肠粉而已。这是一种米浆制成的食品,加上鸡蛋或肉末、猪肝等物,在蒸屉里蒸熟后铲出,呈长条状放在快餐盒里,配上一份特制的调味汁,一小包辣椒油。

做肠粉的这家店就在公司附近,名叫“威记肠粉王’。每日一早,小钟从龙岗家里出门时就打电话去预订,有时甚至头天晚上就下订单,等她坐地铁到达公司时,肠粉已做好。此时正是上班高峰期,“威记”门前通常都挤满来买肠粉吃的人,有时还排起长龙,整条街上早餐店不少,但如斯盛况仅此一家。小钟不需要排队,领了提前订好的肠粉,赶到公司正好是上班时间。

最开始是一位同事偶然尝了“威记”的肠粉,大感“惊艳”,从此“一往情深”,推荐给其他同事之后,众人都被“传染”,从此将“威记”作为首选的早餐供应点,经常八个十个一起预订,有时还点来肠粉当午餐吃。胃口好的,吃一份不够,就一次点上两份。

我本来是不爱吃肠粉的,总怀疑这种90%由水份组成的食物填不饱肚子,不能为我每天个把小时的锻炼提供足够的热量。某日,经不住同事再三推荐,搭伙点了一份来尝,没想到果然不同寻常,感觉有两点远胜于以往吃过的肠粉:

一是皮薄而韧,口感独特。不知此间肠粉是用什么米磨成的米浆,做出来之后皮的厚度恰到好处,容易入味又爽口弹牙。寻常肠粉大都没有这么好的韧性,要么太厚,不透味还沾牙;要么太软,一夹就碎。

二是调味汁美,鲜香浓郁。肠粉的调味汁也叫“豉油”,一般是用葱、蒜、生抽、蠔油之类味料调制而成,但难就难在比例的搭配,各种味料各放多少,才能调出最美的味汁,此中大有学问。“威记”无疑找了一个极佳的配方。作为一个老饕,我尝出来“威记”的味汁有香菇味,或许便是窍门之一。如果没有这绝佳的调味汁,那就真成了“问君能有几多愁,肠粉没有放豉油”了。

“威记”的门面不大,占地仅有区区四五平方米,操作间就在店门口,两位年轻的师傅各据一炉蒸屉,舀米浆—淋米浆—磕鸡蛋-洒生菜—推进蒸笼—蒸约一分钟后取出蒸屉—将粉铲成条状-装盒,这一系列动作均在瞬间完成,手法奇快,动作娴熟又潇洒,食客有时甚至光顾着欣赏师傅们表演而忘了正事。我观察他们的操作流程,并无奇特之处,由此可见,“威记”肠粉之美,关键就在米浆与味汁的制法上。

多年前住在广州时,曾光顾过一间老字号肠粉店,名曰“银记”,据说创建于1958年。银记肠粉以“白如玉、薄如纸、爽滑微韧、味道鲜美”著名,曾获著名美食家蔡澜先生誉为“以肠为王”。我曾特意去品尝过,虽然已无法细说当时的口感,但如今想来,深圳“威记”与广州“银记”两家的肠粉味道之美可谓不分伯仲。

再简单的食材,只要用心去烹制,也能做出令人惊艳的人间美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