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对死亡的看法

几年前,我对于死亡是很焦虑的。主要是父母年事已高。10年前的时候,感觉父母和年轻的时候一样,身体都一样的棒。走路爬楼梯比我的还快,母亲那几年都说,走路还不如她。但是最近几年,明显的感觉她们身体每况愈下。这两年每年做一个手术,虽然是小手术,但是对于老人来说,恢复起来也非常慢,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倍感焦虑,后来读了论语,论语里面有一篇是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一则以喜,一则以忧。说的是什么意思呢?说的就是父母的年龄,做子女的应该要知晓,每当父母多活一年。做子女的首先第一是要感到欣喜,父母又开心的活了一脸,然后另外呢就是要做好父母离开的准备。首先是要从心态上做好。

我身边最近十几年都没有亲人离开。最早的时候是我读小学的时候爷爷离开。我读大学的时候奶奶离开。当时爷爷走的时候还很小,没有杆子,奶奶走的时候,父亲没有通知我,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所以感受也不是特别深。

今年过年回家的时候。我的大伯慢性中风。这是个什么状态呢?就是他说话都不清楚,然后活动范围就在家门口那三米范围内。他比父亲大两岁。看到大伯的这个样子我很难过。去年清明节的时候,大伯还陪着我们去上坟,虽然腿脚没有那么利索。但是还是看起来非常健康的。每年清明节回老家的时候,大伯和大妈都在家里等着我们回来,然后做一些好吃的,和我们在一起说话聊天过一天,那种亲人之间的相聚是很幸福的。很难想象,如果大伯大妈不在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我的外公到85岁才是这种状态,我外婆90多岁还能够爬楼梯,第1次感受到父母那一辈人的死亡压力。

在外公外婆家。门前有一棵梨树。他不是特意种的,估计是有人吃了梨子,然后把种子放在那,他就慢慢的长成了一棵树,如果外公外婆还在,那么每次回去我都会看看这个树,如果他们不在了,我也没有机会去看那个梨树了,所以我现在的网名都改成了门前一棵梨树。也不知道能去多久看看那个梨树。外公外婆在85岁之前都非常硬了,根本就不需要人照顾。所以那几年我回去的非常少。

这两年每次送母亲回老家看外公外婆的时候。因为外公年岁已大。所以平常都是坐着。而我回去的时候也没有跟他太多的交流。他也不太认识我了。其实对于外公后来的样子有一点害怕就是不亲近人吧,所以其实我每次回去都去我三姨的房间里面呆着,没有跟外公做太多的交流。然后今年的清明节,我听了樊登的读书,说的是临终安慰师。里面讲述了安维斯在陪伴人离开前的那段时光,其实听了这个读书给了我莫大的力量。在最后一次见到外公的时候,我主动的坐在他的床前握着他的手。他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让我不要哭。一个人在他最后的时光,还记得在安慰别人。当然这也是外公给了我们家族的一个力量。这是我好多年都没有跟外公有过牵手或者身体接触。那一刻我感觉到很安静,没有丝毫的害怕,也没有恐惧。最后在走的时候,我提出了再去看一眼外公。母亲说外公已经睡了,让我不要去打扰他。我就默默的走开了。然后第2天早上得到了消息,外公在凌晨十二点多钟的时候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的家族。然后在第2天下午的时候,我就开车回去了。回去的时候外公已经躺在棺材里面。我以为还能再看了一眼,直到第3天上。火化之前,宾馆的工作人员说让大家过来再看最后一眼。我站在旁边,认真的看了外公最后一眼。他躺在那里很安详也很安静。然后看到火葬场的那个火炉子,外面冒了一丝黑烟。外公就正式与我们告别了。宣告了他正式离开我们了,这是我第1次近距离感受死亡。

我二姨回来了,因为她在外地,所以没经常回来照顾外公外婆,她不太敢去外公外婆的房间,说是害怕。我自己感觉到不害怕。外公在天堂那边是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平平安安幸幸福福。每次想起外公,我内心都是充满力量的。

这周又把母亲送到外婆家。她又在那里照顾外婆一周或者二周的时间,在这一点上我是很支持母亲。

最后想起来一句话。死亡也是人生的一部分,每个人都避免不了走向死亡。活在当下,过好每一天。这就是我们能做的。而且亲人也都是希望我们能够过好的。有一天我也会身体变弱,也会变衰老,也会离开这个世界。我只希望我能够在睡梦中,或者在一个很安静的下午我躺在靠椅上听着喜欢的音乐,然后平静的离开这个世界。我也希望能够走在爱人前面。这样我也不孤独。每个人都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我们现在看到的世界,再过100年,所有的人都不在了,所有的物也都物是人非了。唯一能做好的就是活在当下。这是我对死亡的看法。我不害怕失望,只希望我能安安静静的来,安安静静的离开。希望身边的亲人都过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