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自己

贰佰唱“爱回忆的人不快乐”,也不是爱回忆,只是先天、后天的记忆力好,很多过去了很多年的你的、他的、我们的小事萦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常年累月,这些小事堆积,成了一个炸弹,一个火花,一根导火线,就炸开了花,红橙黄绿青蓝紫,酸甜苦辣咸,七彩缤纷,五味陈杂,没有出口,没有答案。

怎么办?也许,远方的自己要快乐得多,他能告诉我答案。

(一)

席慕蓉说“喜欢坐火车,喜欢一站一站的慢慢南下或者北上,喜欢旅途中间的我。只因为,在旅途的中间,我就可以不属于起点或者终点,不属于任何地方和任何人,在这个单独的时刻里,我只属于我自己。”火车上的时光,简单、平静,小小的期待,覆盖了那些往事。漫长的黑夜,昏昏睡睡,当黎明来临,阳光打在脸上,睁不开眼的时候,自己变的轻盈了起来,内心是欢快的,我知道,这次远行,并不是辜负。

大理下车,和大伙伴们会和,开车前往不知名的大山。大理的天空,万里无云,阳光直射,奔赴一千五百公里,竟有一点不真实的感觉。还好车上烟火气浓烈,大伙伴们吵吵闹闹,感觉时光倒退了十年,大家都还是小孩子,很开心。

在大山里住了一晚,云南的夜晚很迷人,天空纯净如洗,星星璀璨明亮,很安静,一夜无梦。第二天很晚我们才出发前往丽江,沿路的风景多姿妖娆,只是我开着车,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欣赏。在一个休息区休息完毕之后,车子出现了毛病,启动不了,多方询问,才确定是电瓶坏了,又向陌生人寻求帮助,善心人终有善报,我们的车启动了。道谢之后,我们在临近的出口下了高速,必须找一个修车店,换掉电瓶。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里瞎转了一圈之后,换掉电瓶,吃过午饭,决定不上高速,走国道。

走国道要无拘无束很多,我将上半身伸出了天窗,风吹乱了我的头发,感觉就像飞翔一样,这一刻,轻松而快乐。蓝天清风下,与远方的自己不期而遇,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好景不长,国道修路,一路颠簸,尘土飞扬,到达丽江已经黄昏。安排好客栈,在老板娘的推荐下,我们报了“香格里拉两天一夜+丽江千古情”的团。晚上吃饭,点的是“红杏出墙+水性杨花”,伙伴们嚷着要去酒吧艳遇一把。饭菜味道一般,吃过之后,在古镇四处瞎逛,拍拍手鼓、摸摸衣服、戴戴首饰,最后她们在蓝溪酒吧坐下,我一个人去了大冰的小屋,可是人满,排着长队,我折回蓝溪酒吧,在酒吧坐了一个小时,很吵,不是非常喜欢。她们并没有艳遇上,我也没有艳遇上。据说,丽江的艳遇都是酒吧老板安排的,艳遇之都,纯属虚构。

(二)

早上七点起床,洗漱、吃早饭、跟团出发前往香格里拉。导游是一位藏族的扎西,介绍了香格里拉、藏族的民风民俗等等,还不厌其烦的说了一通大道理,大家也都“不厌其烦”的昏昏欲睡的听着。

简单的午饭之后,到达第一个景区——月光广场,据说这里是每天太阳照耀的第一个地方,还有一个全世界最大的转经筒,合着七、八个人拉着转经筒转了三圈,保佑平安好运。

之后来到石卡雪山,人很多,队伍很长,坐缆车上到山顶,雪基本已经融化,但是景色还是很美的,风很大,很冷,也就这个时候,思念随着寒风,飘向远方。因为比较冷,在山顶没有呆很久,就坐缆车下山了。

晚上我们来到藏家做客,吃藏家火锅、喝青稞酒、赏藏族歌舞,主持人很逗,我笑了一个晚上。在藏族文化的洗礼下、藏民的热情款待下,不管是胃还是心,都十分满足。

一天的奔波之后,躺在床上,很快就入睡了,只是一个梦,惊醒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只叹:“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第二天的行程颇为无聊,两个购物店加“冷淡”的虎跳峡,跟团不好的地方体现的淋漓尽致。平常心,不理不睬、不管不顾。

回到丽江,吃过臭臭的腊排骨之后,我又一个人来到大冰的小屋,排了一小会儿队之后,便进得屋内。也许是中大冰的毒太深,对小屋,在书里已经了解很多了,感觉很熟悉,虽然都是陌生人,却莫名的轻松,贫嘴、逗乐,短短十分钟,就和小屋打成一片,而且非常荣幸的,阿凯为我唱了两首歌,一首《漂洋过海来看你》,一首《流氓》,基情四射。之后去到二楼,分享故事的地方,大多都说的是感情方面的事,有趣的是下面坐了一位知心的阿姨,她以过来人的姿态,老小孩的心态,解答着大家的困惑,很暖,很亲切。

在多位分享的朋友当中,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位个子高高,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姑娘。在她开口之前,我通过外表判断这位姑娘应该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她开口之后,我的判断就全错了。她很腼腆,细声细语,我甚至都没听清她的名字,她只是云淡风轻的说着超级重口味的故事,她说:“我来到丽江已经有十多天了,什么地方都没有去,每天只是来这里坐坐,听听大家的故事。我是一个简单的人,没有太多的故事,感情也不复杂。前不久,我男朋友和我闺蜜好上了,我不恨他,也不恨闺蜜,我依然把她当闺蜜,常常联系。真的,我的爱情观很简单,你喜欢我,我就跟你在一起,你不喜欢了,我就会离开,没有什么。在过两天,我就要回家了,谢谢这些天小屋带给我的温暖,祝你们幸福。”然后轻轻的回到自己的位置,台下的观众鸦雀无声,知心阿姨也没有了办法,主持人圆场,唱了一首歌,缓和一下气氛。

下一位分享继续,大红色口红的姑娘坐了一小会儿就离开了,伤心与否,快乐与否,也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所谓的感同身受,纯属扯淡,很多事,只有自己独自承受。祝你幸福。

第二天在客栈清闲了一上午,下午和伙伴们玩了一会儿牌,三点乘车去看《丽江千古情》。有点小雨,但人依然很多,场外的《摩梭走婚》、《木府招亲》等表演十分精彩。没一会儿,《千古情》就开始了,对于表演,我只是一个门外汉,我只知道震撼,确实值得一看,至于好在哪里,为什么是一辈子必须看的演出,我也说不出一二三,甚至到现在,我对于《千古情》的记忆已经不深刻了,实属二百五。

(三)

拉市海一日游,有缘分、有歌声、有笑语、有期待、有遗憾。

八点起床,因为下雨,退票,又取消,到达目的地,神奇的雨停了,第一个项目是骑马游茶马古道。

同行的是一位叔叔和阿姨,叔叔害怕,阿姨却号称自己是草原的女汉子。叔叔阿姨都十分童真、可爱,一路上和我们一起唱山歌,一路欢声笑语。中午吃饭聊天,越聊越是有缘,阿姨叫羊琴,她哥哥叫羊龙,她女儿24岁,168cm,无男朋友;我叫杨玉龙,姐姐叫杨琴,我26岁,185cm,无女朋友。阿姨一个劲的说有缘,还说这次来丽江,没有艳遇上老头,倒是艳遇上了未来女婿。

游船归来,分别之时,合照纪念。我本以为阿姨只是开玩笑好玩,没想到她是玩笑里三分真,几天之后,她真的将她女儿的微信发给我了,很尴尬,我已经过了那个胡说八道、神吹胡侃的年纪,纯粹是一个不会闲聊的人,所以就当是一个美丽的错误,留下些许期待与遗憾,也未尝不好。

(四)

两天的大理之行,一个人,很享受。

大伙伴们先后回家,我还要继续我的旅行,一个人跟团泡了大理的温泉、坐了大运船、品了三道茶、逛了南诏风情岛。插上耳机,靠着船弦,偶尔小雨丝丝、偶尔阳光倾泻、偶尔狂风啸啸,湖面上海鸟嬉戏,内心出奇的平静,抛去了所有的烦心事,剩下的只有美好,有那么一丝丝甜甜的味道,这大概就是幸福吧。我想起白落梅的一段话,“想来谁都愿意做一个闲散的人,日子纯净简单,生活并无别事。有大把时光,用来虚度,而不去担心流年似水,转瞬白头。只是这世上,有多少人可以清醒自持,敢于承担光阴所带来的消耗,敢于接受命运所带来的仓促变幻。”我不是一个清醒之人,这样纯净简单的日子并不多,人生是一场修行,而我才刚刚出发。

后面一天,同样是不愉快的一天,连夜和两位山东姐姐赶车到丽江,第二天跟团去泸沽湖,两天一夜。

(五)

泸沽湖,女儿国,最后一站。

导游话不多,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泸沽湖,到达泸沽湖,已经是下午两点。泸沽湖,名不虚传,美如仙境,我们沿着环湖公路,边走边停,拍了很多照片。其中一个景点,有一大群脏兮兮,拿着苹果、青枣、野生菌等的小孩,一个小孩见我说:“哥哥,买一点吧,我快要开学了,我要挣钱念书呢。”我给了他十元钱,拿了一袋苹果。没走两步,一个小女孩跟着我非要我也买她的东西,她说:“哥哥,你都买了他的了,不买我的,这不公平。”我说:“我够了,不需要了,对不起哈。”她不放弃,继续推销:“哥哥,你长的这么帅,你就买一个吧。”我没搭理她,继续走,她嘴里一直重复着“哥哥,你长的这么帅,你就买一个吧。”大概走出了二十米,我不是被她夸晕了,而是真的烦了,索性给她十元钱,拿了一袋青枣,打发她走人。

小女孩刚走,两个同团四川女孩走上来,学着小女孩的口气,“哥哥,你这么帅,你就买一个吧。”然后哈哈大笑,我无奈。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和她们闲聊,没聊上几句,又过来一群小孩,让买他们的东西,没办法,我只好将手里的苹果和青枣分给了他们才得以脱身。

回到车上,我想了想,这应该就是文化滞后的结果,虽然方法不对,但至少有结果,真心希望这些孩子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定是祖国的栋梁。

不到四点,我们就到了住宿的地方,放好行李,坐猪槽船游泸沽湖。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五湖四海的朋友能同船游湖赏景,缘分必定不浅,欢歌笑语,与泸沽湖融为一体,和谐而美好。

游湖归来,下午茶时间,导游阿哥准备了泸沽湖的男人酒、女人酒、烤鸡、不知名的面包、苦荞茶等等,大家手撕烤鸡,吃得不亦乐乎。休息了一个小时,就到了晚饭时间,菜式非常丰富,摩梭人热情好客,可见一斑。

晚饭之后,摩梭人的篝火晚会。摩梭人实行走婚,男不娶,女不嫁,在晚会跳舞期间,有看中的异性就扣对方手心,对方回应,晚上就可以翻窗走婚了。摩梭人点起篝火,跳了两支舞,唱了两支歌,就邀请所有人围着篝火,手拉着手跳舞,开始扣手心咯。估计没人敢扣吧,至少我不敢,也没有被扣,只是心里还是有一点点害怕,又有一点点期待。果然,结束之后,主持人询问,没一个举手表示扣过手心,然后主持人邀请一位男客人、一位女客人唱歌,不可幸免,我被同团的三个广东姐姐,两个山东姐姐给推上去了,没办法,还必须对着一位摩梭姑娘唱歌,我拿着话筒,对着一位美丽的摩梭阿妹唱了一首《两只老虎》,她十分腼腆,对着我微微笑。我刚刚唱完,一群摩梭阿妹就围了过来,把我给举了起来,并往天上抛,抛了两下,就把我的右脚的鞋子给脱了,扔在地上,还踢了两脚。我当时的心情极为复杂,有莫名其妙,有害怕,有高兴,最后主持说拖鞋是表示欢迎,不让我走的意思,并开玩笑说我今晚走婚肯定成功。我既没那色心,也没那色胆,悄悄离去。

第二天继续沿着环湖公路前行,从云南跨越到四川,草海作为终点,泸沽湖之行结束了,也表示我的云南之行结束了。

(六)

十六号出门,二十八号归家,如果不是远行,我怎么会了解远方的每个陌生而绮丽的生命轨迹,同时,他们又在等着我,等着我以过客的身份,出现在某日,某地。最后,借用徐志摩的《沙扬娜拉》,结束这次远行。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甜蜜的忧愁——

沙扬娜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