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呆

是否便是这样的无所事事,由发而生的一种空旷。沉浸在梦醒之间的假象,把一颗从未付诸的真心抛却脑后。任凭空白如丝的杂念四处漂流,带我沉浮。而上班就像是发了一天的呆,回家就是做了一整晚的梦。无论白天或是黑夜,哪怕是片刻交叉的黎明,都能让你确确实实感受到呆的存在。可是谁又能在这样的天气里维持清醒呢?热是我所能触及的温度,而汗水也从不吝惜着流淌,静静的流淌,一如我是如此静静的呆。而在那將落未落间折影着无暇的不知是一种莫名的疲惫,还是一个晶莹无垢的你。但终究还是把时间付诸了无聊。呆呆而萌,呆若木鸡,又或许就是这样的一种呆,在无尽空旷里又能给你无限美好。皆随清风付于心境。岁月从了你,你便无限精彩,岁月负了你,你就剩无尽潦倒。而岁月之间的主动或是被动,实在很难区分很难理性。一直承认于人心的复杂多变,若将一切都付诸本心,那本心就将吞噬一切。太多任性,太多隔绝,虚假做作都不能完全舍弃,虚荣浮夸又怎能让你平静。纠结反复自控而不能,一点点的任性,一次次的任性,总以为自己可以多不一样,总是心存各种侥幸。也总能把这侥幸伪装成一个能自我告慰奖励式的理由。去麻痹或减轻理性带来的束缚和压力。欲壑难填,最后全凭任性,再无人类社会里从小灌输的道德的束缚和压力。至此,人心大获全胜。常常死灰或偶有星火也终究抵不过日子消磨。你终究还是成为不了你想要成为的你。或许这时候的从之认之才是你的想要。并终于可以毫不犹豫心安理得的把这种心境冠以自然而然的名义。然后上升到一种叫做哲学的高度。是的,自然而然,物恒心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