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婚姻,就是一次又一次爱上对方

本文来自公众号书单。

有一本书叫《爱的五种语言》(悄悄告诉你,彭彭老师有做过这本书的炼书会哦

它讲的是如何有效表达爱

也许你会说,表达爱谁不会呀?你看电影里9999朵玫瑰,情人节520块转账,再不济,给你的TA送去一个爱的便当、爱的抱抱……表达爱的套路哪哪儿都是啊。

可这些方法,真的有效吗?

说实话,看这本书之前,我还真没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这本书的作者盖瑞·查普曼给出的答案是:很可能无效。

查普曼是全球有名的婚恋辅导大师,30多年来一直在从事婚姻咨询工作。他发现,很多出现危机的感情,不是两个人对彼此没有爱意了,而是不懂怎么有效表达爱。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读懂伴侣的爱的语言,是亲密关系的必备技能。可绝大多数人对此知之甚少。

- 1 -

你懂伴侣的爱语吗

简单来说,爱的语言,就是一个人表达爱、接受爱的主要方式。

查普曼将它分为五种:肯定的言辞、精心的时刻、接受礼物、服务的行动和身体的接触(具体啥意思,我稍后会讲)。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最主要的爱语,而你的伴侣也有一种。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你的爱语和你伴侣的爱语不同,好比一个说德语一个说日语,即便两个人嗓门再大、再用力,如果只说自己的本国语言,结果也是谁也整不明白谁

这就是整件事最bug的地方:我们明明爱语不同,老天爷却让我们本能地只用自己的爱语表达爱。

就拿书单君自己来说。

我和前女友的爱语就不同(冒着生命危险举栗子)。

我呢,是“服务的行动”。这种爱语最典型的想法是,“如果你爱我,就会为我做事”,而这种人在表达爱时,通常也会选择为伴侣做事。

比如我当时就为前女友做了不少事——她不会做饭,家里的饭都是我来做;她不擅长收拾房间,拖地、整理这种事也多经我手;她工作上有疑惑,我就找熟人、问大牛,给她提供建议和指导。

我觉得这就是爱。看到我做这些事,她当时也很感动。但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这感动不长久——大多数的时候她还是不开心,抱怨我很久没有陪她了(可我们分明每天都见面啊)。她对我们的爱也不确定,最明显的一个表现就是总在见缝插针地问“你爱不爱我”,频率高得她自己也觉得不正常。

当时我不知道,她这样,是因为我没说她的爱语。

她的爱语是“精心的时刻”,这种爱语的典型特征是“如果你爱我,就会给我你全部的注意力”,比如经常不做任何杂事地听我说话、陪我散步或者一起听场音乐会。

她需要这样的时刻。

可我那会儿,每天很忙,大部分的时间都扑在工作,偶有空闲,也只是在用自己的爱语来表达爱。

所以,尽管我为她忙前忙后,她却感受不到爱。时间久了,她觉得我不关心她,我觉得她总是无理取闹,最后分手了。

这本书给我的最大启发就是,原来这世界上还有爱的五种语言这种东西,原来用自己的方式一个劲儿地示爱很可能是在做无用功!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我用力爱你,可你却感受不到。

而明智的做法就是,识别伴侣的爱语,用他/她最能感受到的方式去爱。

- 2 -

如何识别伴侣的爱语?

除了刚才提到的“精心的时刻”、“服务的行动”两种,《爱的五种语言》里还有另外三种:

肯定的言辞:典型特征是“如果你爱我,那就多夸我”。言语的鼓励、真心的赞美,能迅速填满这类人的爱箱;

接受礼物:典型特征是“如果你爱我,那就多送我礼物”。礼物不求名贵,重在有心,哪怕是下班路上摘到的一朵好看的花、草稿纸上用心画的一幅画,都是绝好的爱的象征。

身体的接触:典型特征是“如果你爱我,那就多抱抱我”。拥抱、亲吻、抚摸,还有啪啪啪,最能让这类人感受到你的爱。

一般来说,我们最主要的爱语是一生都不会改变的。

哪怕中途有段时间青睐其他的爱语,比如一个爱语是“接受礼物”的孕妇,在怀孕期间,更希望老公能用“服务的行动”为她分担家务、照顾她,但她的主要爱语依然不变,如果她的丈夫以后不再送礼物给她,她的爱箱(书中一个重要概念,指的是爱的存储箱,一个人的爱箱满或空,取决于他/她感受到多少爱)将很快耗空。

如果你想知道你或伴侣的爱语是什么,查普曼给出了一个简单的办法。

你只需要问自己这两个问题:

“你通常以什么方式向你的配偶表示爱?”

“你最常向配偶请求些什么?”

那么,这些事很可能就是你的爱语类型。比如为另一半准备一桌可口的饭菜是你最乐意的事,那么你的爱语可能就是“服务的行动”;如果你最渴求伴侣夸你最美,跟你说“看好你,我觉得你能成为一个大作家”,那么你的爱语可能就是“肯定的言辞”。

或者你也可以反向思考,“你的配偶做或不做什么事,伤害你最深?”

比如,我有一个朋友W,她老公有一年忘了给她送生日礼物,都快过了5年,依然耿耿于怀。对W来说,“接受礼物”就是她的爱语。

她甚至有个专门的礼物箱,里面摆满了她老公送的东西。哪怕是N年前她老公出差到法国写给她的一张告白卡片,她都认真地保存下来。她说,看到这些东西,都觉得满满的回忆和爱。

(书单君摘录了书中的一份测试题,共30道,可以更精确了解你和伴侣爱语类型,后台回复“爱”就可以测试了)

也许你会问,知道了伴侣的爱语,可做起来很困难怎么办?比如,伴侣希望我为她洗碗,可我就是不想啊。

关于这一点,查普曼自己可以现身说法。

查普曼妻子的爱语是“服务的行动”,最希望他能用吸尘器清洁房间。别看这件事小,却是查普曼最大的厌烦。

他小时候,母亲常强迫他吸尘后才能打球。那段时间,他暗暗发誓:“我要找的老婆,一定要替我吸尘。”可现在呢,查普曼结了婚,家里的吸尘工作还是他在做。他说:

你付我再多的钱,我也不愿做吸尘,可是我愿意为了爱而吸尘。妻子知道,我吸尘的时候,完全是出自100%纯净、没有杂质的爱,这整件事我得了满分。

查普曼说,爱不仅是一种状态,更是一种选择。

只有当你选择了用行动去爱,奖赏才会随之而来。就像早上起床时,你不想起,但真起来了,神清气爽,你会为因为自己行动了而庆幸。

婚姻也是如此。可以说,好的婚姻,就是不断去说伴侣的爱语,一次又一次地爱上对方。

- 3 -

爱语,通往真正的爱

事实上,以伴侣的爱语去爱,有着极大的魔力,它甚至可以拯救最糟糕的婚姻。

小安是咨询过查普曼的客户之一。结婚10年来,每当面对问题,丈夫总认为错的是她,自己永远正确。她对丈夫的爱,就这样在批评和责备中被消磨殆尽了,恨却愈演愈烈。

尽管如此,小安还是决定最后再做一次挽救婚姻的努力。然而,一个人还能再去爱一个不爱她的人吗?

查普曼告诉小安:如果她和丈夫之间能说彼此的爱语,情感的需要就可以得到满足,正面的感觉就会逐渐再生。

了解到小安丈夫的主要爱语是“身体的接触”(拥抱、性生活等)和“肯定的话语”后,查普曼为小安设计了一个实验:

回到家后,向丈夫宣布自己准备做一个好妻子。不管他有什么反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都会在性生活方面采取更积极的态度,并且在生活中多肯定丈夫的优点。每个月问一次丈夫的感想,直到他给出第一个正面的反应。

一个月后,小安的丈夫依然嘲笑她。二个月后,他开始有了正面的回馈。这时,小安提出了一个满足自己爱语的请求:请丈夫陪她一起去公园散步。丈夫答应了。

事实上,到第四个月时,他几乎对小安所有的请求都有了正面回应。再后来,他干脆和小安一起为婚姻做出努力,以对方的爱语来行动。六个月后,他们的婚姻彻底死灰复燃。

这样的案例在书中还有很多,对当事人来说,堪称“爱的神迹”。

可在书单君看来,这样的重归于好,又是何等的苦涩:原来,10年的冷漠,只建立在一个单纯的误解之上。

都说感情里的一大悲剧是,在错误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可更大的悲剧是,遇上了对的人,读不懂他/她的爱语。

当恋爱的激情褪去,我们从感情体验的云端回到地面,伴侣的美好在日复一日的现实中消磨殆尽。此时,我们通常面临有三种选择——

第一种选择叫忍受,像老一代人那么做,在婚姻里挨着钝刀子,把原本美好的婚姻活成了牢笼。

第二种选择叫逃避,比如分居、出轨、离婚,这是我们这代人的通常做法。然后去寻找新的“恋情”,开始新一轮的循环。

而书单君建议你做出的,是第三种选择——学习爱的功课,学习说伴侣的爱语

因为它将带我们通往真正的爱。

真正的爱,不是恋爱时的神魂颠倒(那种陶醉感不是感情的常态),而是认清了恋爱真相、面对生活的平淡时,仍然敢于去爱。

它是理性与感情的混合,带着克制,带着努力,带着当初相恋时追求至高快乐的梦想。

其实,婚姻是天堂还是地狱,选择的按钮就在我们手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