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日记:后记

《回国日记》发布期间,有朋友给我发微信,在此一并回答。

问:为什么要公开发表你的日记?
答:回国前,我列了一个很长的想念名单,但仅完成了一部分。我想在公共平台上对所有的亲友做个交代:我确实是时间紧而且力不从心,有车票和照片为证。

问:你的日记题目大多“名不副实”,你仔细考虑过吗?
答:不是“名不副实”,而是“徒有虚名”。日记乃流水账,太难加题目了,我绞尽脑汁也不过如此。

问:你写的人物都用的代称,人物关系也没有交代清楚,看得人一头雾水。
答:这是我探亲访友的真实记录,每一篇都是写给知情人的,你只需看与你相关的那一篇就行了,其它篇你不用看。

问:知情人说什么了吗?
答:有几位说了。有的是夸我,有的是帮我补充,有的是告诉我噩耗。我在造纸厂时的科长(参见《人生》)、副科长(参见《宾馆》)在今年三月和四月先后去世了。我的文章发得太慢了,他们俩没来得及看,这令我很伤心。

问:你为什么总付不上饭钱?
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我只能借发表日记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每顿饭都花了不少钱,花得我心痛。在此,再次感谢亲友们的一路招待、一路相伴、一路点赞。

吕文新
2018年6月于新西兰奥克兰


上一篇 | 回目录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