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六十七,六十八)

字数 4511阅读 2711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六十七章

“喂,你们俩,公众场合,好歹注意一下影响吧?”

卫戍抱着手臂大咧咧地看着两人。

夏尧立刻从沈耀怀里挣了出来,脸红了一大片,低着头不敢看卫戍。

沈耀好笑地看着夏尧,怎么还是个小丫头的样子。

卫戍见两人虽然分开了,可是整个气场还是像是挤了十几瓶502,分都分不开,立马郁闷了。

“夏尧,你的房我给你分到12楼了。就在我隔壁,有什么事你就大声叫,我肯定能听到。”

说完还挑衅地看了看沈耀,他可记得这个家伙把自己卖给宋的事呢,惹不起宋,在沈耀这里报复一下出口恶气也勉勉强强吧。

沈耀有点好笑,这个老男人,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在折腾什么。

夏尧则是被卫戍的话呛得翻了个白眼,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自己老师。

卫戍看自己的攻击没起作用,愤愤然走了。

沈耀温柔地看着夏尧。

“我现在就去换12楼的房间。”

沈耀本来是安排好了今天的行程的,这下势必无法成行了,他叫来向导,商议好明天再去。

第二天,卫戍和自己的队友去一个湖边采风了,沈耀则带着夏尧在城里逛了一天。

天高云淡,碧空如洗,空气里似乎都能闻到雪山的味道。到处可以见到修行的僧侣或者信徒。

遇到寺庙,夏尧都会虔诚地许愿。这时候沈耀总是安静地站在一边,微笑地看着夏尧。

只愿岁月静好,每日如这般陪着你就好。

晚上沈耀带夏尧去了当地的酒吧,老板是华人,客人也大部分是从国内来的驴友。

两人和异乡遇到的同胞划拳、喝酒,热闹的氛围差点把屋顶掀翻。

旅行是一个神奇的历程,途中遇到的人总是那么热情、友好,展露出的总是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压抑的那部分性情,至诚至真。

夏尧看着沈耀挽着袖子和别人猜拳,周围全是喧闹,夏尧心底却一片宁静,这样能看着自己爱的人,分享他的快乐与悲伤,真好。

沈耀一直喝到了将近午夜,最后整个人都兴奋地不对劲了。他把夏尧拉到自己身边,搂着夏尧的肩,大声地冲周围的人喊着。

“这是我老婆!”

夏尧被羞红了脸,周围的人则立马掀起了一阵欢呼声,然后便是震耳欲聋的“亲一个”“亲一个”的喊声。

沈耀喝了不少,神经处于极度兴奋状态。他看着红着脸的夏尧,低头吻了上去。

这是个无尽缠绵的吻,这个吻隔了将近三年的时间,其间包含了太多的感情。从相聚到分离,从分离到再聚,经过了太多的坎坷,沈耀狠狠地吻着夏尧,而夏尧也第一次给予了热烈的回应。

那一刻,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他们俩而已。

宿醉后是剧烈的头痛,沈耀醒来发了好一会儿呆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躺在酒店的房间。夏尧没有在,应该是回自己房间了吧。

沈耀看了看表,都快中午了。

他呻吟着爬了起来,顾东应该已经到了。他洗了把脸,给顾东打了电话。

顾东很快敲响了沈耀房间的门。

“沈总,朱副总这段时间几乎都不去公司。股票还没有复牌,不过市场部那里又丢了好几块地,股东们有点沉不住气了。”

“嗯,看来是时候动手了。你回去再煽一把火,下个月初,召开股东大会。”

顾东点了点头,准本转身离去。

沈耀沉吟了一下,叫住了顾东。

“我故意将公司丢下不管这件事,我希望不要有第三个人知道了,包括夏尧。”

“啪”,屋里的两人吓了一跳,沈耀抬头往门口看去,一瞬间感觉脊背发凉,是夏尧。

掉在地上的是两份早餐,夏尧不知道多会儿回来的,但是刚刚那句话肯定是听到了。

夏尧有点迷茫地看着沈耀,看到沈耀站了起来,立刻掉头跑了出去。

沈耀推开顾东也紧追了出去。顾东愣了一下,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也赶紧跟了出去。

夏尧跑的飞快,沈耀追到楼下的时候,只看到夏尧转弯跑去了对面的广场。

沈耀手心里全是汗,他觉得夏尧一定生气了,自己竟然瞒着她,让她像个傻子一样担心。这一年发生的事给了他巨大的教训,却也让他看清了自己公司的沉珂。一个企业年代久了,规模大了,总是会存在组织冗杂人事混乱的毛病,可是,你又裁不得。这次正好趁着公司遭受剧挫,他做了一副不管公司的样子,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自己离开好了。一切都计划的很好,唯独漏算了被夏尧知道怎么办这件事。她会恨死自己吧?半年多,夏尧为自己担了多少心呐。

沈耀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沈耀,你看你都干的什么事。

一定要解释清楚,一定要。

转过一座雕像,沈耀看到了呆站在屋檐下的夏尧。他喘了口气,连忙跑向夏尧。

在快到达夏尧身边的时候,沈耀感觉到一瞬间的眩晕,然后就感觉大地剧烈地颤抖了起来。鸽子惊慌地飞了起来,遮住了日光。

沈耀稳住身子,立马反应了过来:地震!是地震!

他紧张地抬眼看向了夏尧,那一刹那,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了。

夏尧头顶的石砌屋檐已经震裂了开来,正在砸向夏尧!

沈耀事后实在想不出自己当时是如何爆发的,好几米的距离他一步“飞”了过去,将夏尧扑在了身下,然后腿上就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夏尧惊恐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沈耀。他整个人因为剧痛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眼神有点恍惚,可是依旧努力盯着夏尧。

“夏尧,不要怪我,不要离开我。”

沈耀感觉身体好重,好累,他想睡觉,可是耳边一直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喊自己名字。是谁,好吵。他想叫顾东把这个聒噪的人赶走,可是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然后他听到那个声音说:“沈耀,如果你敢不醒过来,我就再也不原谅你了。”

沈耀听到这句话忽然害怕了起来,潜意识告诉自己必须得取得对方的原谅,可是具体原谅什么又想不起来。他努力地挣扎着,试图控制自己沉重的身体,他感觉自己必须抓住这个声音的主人。

他咬了咬牙,拼尽全身的力气,终于感觉手指可以动了,然后是胳膊,然后一直沉重的眼皮也可以睁开了。他适应了一下骤然出现的光线,然后扭头看向了旁边。

夏尧正一只手捂着嘴,满脸泪水看着自己,一只手则紧紧抓着自己的手,沈耀感觉自己都被掐疼了。

他想伸手去擦夏尧脸上的泪水,可是这个虚弱的身体似乎做不到。只能扯着嘶哑声音轻声说:

“傻瓜,别哭了。我这不是醒了吗?”

夏尧忽然恸哭出声。

天知道她看到沈耀腿上压着巨大的石块、血流如注的时候的恐惧,那一刻她甚至发不出声音。周围在倒塌的建筑发出的恐怖的声音似乎都听不见了,夏尧眼里只剩下那殷红的血液和沈耀苍白的脸。

直到顾东和卫戍灰头土脸地找到自己,夏尧才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泪水,而沈耀已经陷入了昏迷。

顾东和卫戍叫了人把石头小心翼翼地移开,然后都被沈耀血肉模糊的腿吓到了。

卫戍招呼人帮沈耀止血,顾东则忙着联系救援。沈耀被送到医院时,说是医院,只是一个临时的帐篷,整个人由于失血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

夏尧一直抓着沈耀的手喊着沈耀的名字,男人惨白着一张脸躺在那里,从未有过的虚弱和无助,夏尧甚至可以感觉到生命正从这个人身上慢慢地流逝。

医生做了简单的检查,索性只是骨折,然后伤口有些吓人。但是由于医疗条件太差,沈耀失血过多,却没有办法输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顾东辗转不知道联系了谁,终于从樟木调了架直升飞机来,一行人带着昏迷的沈耀匆匆告别了这个正处在巨大悲伤的国度,飞向国内。

夏尧看着飞机下的一片废墟,浑身发冷。

沈耀嘶哑的声音吓了夏尧一跳,她顾不得擦眼泪,跳起来去到了一杯水,拿勺子小口小口喂起了沈耀。

沈耀喝了几口便摇摇头表示不要了。

“夏尧,我们现在在哪里?”

夏尧抽了抽鼻子。

“我们在日喀则。你伤势严重,又一直不醒,我们没办法带你回龙城。”

夏尧的眼泪有掉了下来。

“你知道你昏迷了几天吗?整整五天!我快急死了。你怎么那么傻?你知不知道你满身是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时候我有多害怕!”

沈耀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如果是你变成那样,我宁愿死。夏尧,你不怪我了吗?”

夏尧愣了一下,才意识到沈耀说的是地震之前跟顾东的谈话。

她温柔地将沈耀额前的乱发拨到一边,摇了摇头。

“我从来没有怪你。那天听见你和顾东的话,我只是觉得心疼,你多傻啊。我怎么会怪你呢?我当时只是觉得心里很乱,就跑了出去。谁知道谁知道……”

沈耀费力地抬起手扯了扯夏尧的袖子。

“既然不怪我,那,你愿意嫁给我这个瘸子吗?”

夏尧破涕为笑,狠狠地点了点头。

“我愿意。”

卫戍和顾东在门外看得面面相觑,没有见过这么简陋的求婚,两人摇了摇头,往远处走去。

藏区明亮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了病房,将整个房间笼罩在一片光明中。窗外飘着彩色的经幡,远处可以看到雪山的轮廓。

沈耀和夏尧彼此痴迷地看着对方,但愿一生一人,今后,只有死别,再无生离。


来张范范和黑人的婚纱照

第六十八章

林齐等卫戍和顾东离开了,才从拐角处转了出来,站在门外,透过病房的玻璃窗看着屋内的两人。

夏尧正在喂沈耀喝水。沈耀靠在摇起来的床上,一只腿吊着。他含情脉脉地看着夏尧,夏尧也是满脸的幸福。

林齐记不起自己多久没见过夏尧露出这样甜甜的笑容了。上学那会儿,夏尧爱美食,自己最高兴的事就是带她去吃各种各样的好吃的,每当吃到一样喜欢的东西,夏尧就会露出这样的笑容,自己也是在这样的笑容里越陷越深。

林齐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生不逢时”这个词,自己和夏尧错过一次,就永远错过了。沈耀和夏尧错过了不知道多少次,却还是走在了一起。

林齐露出个苦涩的笑容。夏尧,希望你会幸福。

“林总,电话。”

助手跟在身后递过了林齐的手机。

林齐看了一下,是Paul。

“喂。”

“林齐,你在哪里?小沫醒了。”

林齐抓着手机的手紧了一下,眼睛竟然一阵酸涩。这个自己打小不亲近的姐姐,现在却几乎是自己最牵挂的人了。

一年后。

“Paul,我这条裙子怎么样?是不是太亮了?会不会抢了新娘的风头啊?”

Paul拿着一条镶着紫色碎钻的项链帮林沫带上:“很漂亮,亲爱的。”

“我是问你会不会抢了夏尧风头啊?”

“会会会,一定会的,我的小沫这么美艳动人。”

“哼,这还差不多。”

林沫昏迷了半年才醒过来,人瘦了很多,皮肤也有点不健康的白,但是却生出了一份病美人的味道。沈耀和夏尧要结婚了,这是她可以下地走路时听到的。

当时她愣了一下,却感觉心里一片释然。都过去了,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想什么呢?”

“我在想啊,如果没有夏尧,我就遇不到你了。喂,你包的红包够不够大?”

“够大够大,《绯色》中国区百分之十的股份,够不够大?”

林沫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羊毛出在羊身上。”

林沫和Paul到达婚礼现场的时候,宾客很多已经到了,正在讨论着今天的主角。

“沈耀真是不简单呐,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让沈氏起死回生,还开拓了西亚市场。”

“听说新娘也不简单呢,你看,那边的莫公子,据说和新娘很是相熟呢。”

“听说是名摄影师,在《绯色》供职。”

“啊,那不是《绯色》的老板吗?”

有人发现了Paul,微笑着打着招呼,Paul也礼貌地笑了笑。

沈耀穿着黑色的修身礼服,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来到了林沫面前。

“林沫,谢谢你能来。夏尧一定会很高兴的。”

“恭喜你啦沈耀。”

“谢谢,真的。”

沈耀笔直地站在舞台前,看着穿着洁白婚纱的夏尧在挽着卫戍的胳膊一步步朝自己走来。这一刻,自己幻想了无数次,当实现的这一天,沈耀感觉自己眼睛有点发胀。

我终于等到了你。

卫戍把夏尧交到沈耀手里,两人面对牧师站着。

“沈耀先生,你愿意娶夏尧女士为妻,爱她、呵护她一辈子吗?”

“我愿意。”

“夏尧女士,你愿意嫁给沈耀先生,爱他、支持他一辈子吗?”

“我愿意。”

“那愿二位举案齐眉,相濡以沫。现在请交换戒指。”

沈耀和夏尧面对面站着,接过伴娘拿着的戒指,戴在了彼此的无名指上。

“夏尧,我爱你。”

沈耀俯身深深地吻了夏尧,深情地对夏尧说。

“沈耀,我爱你。谢谢你。”

绿草如茵,鲜花绽放,彩色的气球随着风轻轻地飘上了天空,沈耀将夏尧拥在怀里,两人一起看着上升的气球。

愿岁月静好,一世安然,只要有你在我身边。

正文完。

上一章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