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初雪倚春寒 | 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文 | 刘安    图 | 网络

雪后的梅林里,白雪映衬得红梅更加妖艳无格。魏然正逗着一个可爱的宝宝,那宝宝笑的可爱,萌化了花木的心。彼时的她,多希望自己也可以有一个宝宝,无论男女都好。

“老公,你喜欢孩子吗?”

“怎么?你想生孩子啦?”

“你喜欢,我就生。”

花木说完,就依偎在魏然的肩膀上,缓步的走着。

1

刚下过雪的城市,绿色的树叶上覆着一层白茫茫的雪。穿越过形色匆匆的人群,花木从地铁里跑出来,赶往约会地点。青砖白瓦的楼房里,一间风格别致的餐厅正在营业。微雨,这家店的名字,让花木想起了和魏然初次相遇的那个梅花林。希微和魏然已经坐在了里面,花木慢慢的走过去,微笑着点点头。

一张四方的桌子,希微和魏然靠着某个桌角坐在餐桌两侧。精致的菜肴已经在桌上摆好,似乎就等着花木的前来。希微和魏然在聊着什么,并不太理会花木的出现。花木一个人拾起筷子,夹了一块豆腐,放在嘴里,细细咀嚼,眼睛却不时地注视着魏然。

两个人聊完了,花木并不说话,气氛似乎变得尴尬。没一会儿,花木拿起纸巾,擦了擦嘴,从包里翻出来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送到希微面前。

“生日快乐!”花木笑着说。

希微接过礼物,回了句谢谢。花木借口等下还有事,收拾好了背包,便提前离场了。

走出餐厅之后,花木从背包里翻出了一张纸,撕得粉碎,然后撒向空中。

2

灯火通明的城市里,花木站在阳台上看风景。钥匙扣动防盗门的声音传了进来,花木的身体抖了一下。灯的开关打开,把房间照亮,看到阳台上的背影,魏然吓了一跳。

缓过神来的魏然,看清了站着的花木,走过来从后面抱住她。

“怎么没开灯?”魏然的语气中吐露着温柔。

花木挣脱魏然的怀抱,没有说话,转身走进了房间,魏然有些不解的跟在后面。魏然打开门,和拎着行李箱正欲出门的花木撞了个满怀。花木推开魏然,直接拎着行李箱走了。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以前魏然还会问一句,如今他已经懒得问了,反正过几天花木就会自己回来。

“魏然,我们分手吧。”

接到了花木的信息,是魏然没有想到的。以前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即使她再怎么生气,都不会提分手,最多也就是几天不说话而已。几天之后,她就会因为思念魏然再回来。

电话响起,看到是魏然,花木没有接。

魏然给希微打电话,问花木有没有去找她,得到了否定的回答。他又继续给其他人打电话,没有一个人知道花木的消息。于是朋友圈炸开了锅,所有人都知道花木消失的消息,却没有一个人敢让花木的爸妈知道,只悄悄的寻找花木。他们给花木发消息,却一直都没有回音。

3

直到警察陪伴花木的父母出现在单位门口的时候,魏然才知道,花木自杀了。在西郊的一间出租房里,点燃了煤气,尸体已经烧焦的不成样子了。警察在尸体旁找到了花木的身份证,这才找到了花木的父母。花木自杀的消息传来,所有人都震惊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连魏然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花木的爸妈递给了魏然一封信,是花木亲手写的信。

爸、妈,

对不起,女儿不孝,不能再侍奉二老了。请原谅我提前离开这个伤心的世界,我和魏然分手了,这段关系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你们二老保重身体,别为我伤心,我不值得。

你们的女儿  花木

花木的爸妈坐在沙发上哭着,听着魏然说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也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警察问询结束之后,告别了魏然和二老。魏然将二老带回了出租屋,看着房间里摆放的各种摆设,老两口愈发忍不住了。花妈妈的拳头落在了魏然的身上,魏然一声不吭的忍着,花爸爸尽力的抱住花妈妈,扶着她坐下来。

沉默着,只有花妈妈轻微的啜泣声。魏然忍受不了,从房子里走出去,在门口的小餐馆点了几个菜,带了回来。饭菜摆好,却并没有人有胃口,就那么安静的坐着。

花妈妈哭得有些累了,跟花爸爸相互搀扶着回去了。看着二老伤心的背影,魏然心里深深的自责,同时也在心里狠狠的骂着花木。为什么一句话不说就走了,怎么忍心留下二老?

4

凌晨三点,熟睡着的魏然接到了希微的电话。

“魏然你快来,啊……”一声尖叫之后,希微挂断了电话。

魏然匆匆忙忙穿好衣服,打了车就赶往希微的家里。猛烈的敲门声,希微像抓住一棵救命稻草。打开门,看到门口的魏然,希微一把抱住,哭了起来。

将希微扶入房间坐下,魏然坐在旁边,拉着希微的手,听着她讲述着刚刚的遭遇。希微做了个梦,梦里的花木控诉着希微。“你明明知道魏然是我的男朋友,为什么你还要跟他走得那么近?”花木的表情异常的狰狞,简直要把希微碎尸万段。

醒来后的希微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站在窗前吹着空调,想从暖风中获得一丝温暖。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从希微的窗前经过,那女子转过头,那分明是花木的脸。希微拨通了魏然的电话,刚说了一句话,一抬头,发现花木的脸惨白的可怕。一声尖叫,希微扔掉了手机,摔在地上的手机,电池摔了出来,关机了。

之后的希微就一个人抱着手机,缩在床上,等着魏然。

“没事了,有我在。”魏然安慰着希微,心里却在想着希微梦里的那句话。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花木会说分手,可是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花木会自杀?

5

盛大的结婚典礼正在筹备着,希微穿上了美丽的婚纱,那是专门定制的,按照花木曾经的设计。魏然穿上一身帅气的西装,正等在医院的门口,今天是取希微产检结果的日子。希微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小腹还不明显,赶在这个时候办婚礼,确实是个不错的时机。

从医生那里拿了产检结果,魏然揣在兜里转身要走,不巧却撞到了正经过的一个医生。那医生一抬眼就认出了魏然,可魏然分明不认识他。

“魏然?怎么,花木又怀孕了?”

魏然有些惊讶医生说道话,看着时间还早,两人就在医院的一角聊了起来。医生是花木在大学社团认识的朋友,名叫张文。张文和花木并不太熟,认识魏然,只是因为花木在群里发的照片。长时间不用,群慢慢的沉寂了,大家也就没什么联系了。

几年前,花木一个人来医院检查,正巧碰见张文,就随便了聊了两句。聊天的过程中,张文瞟到了花木的化验单,尽管花木极力掩藏,张文还是看见了那张化验单上的几个字“妊娠反应”。既然花木有意隐瞒,张文也就没说什么。

听了张文的话,魏然匆忙告别,跑了出去。他拨通了花木家里的电话,询问着关于花木怀孕的消息。答案却让魏然震惊了,花木确实是怀孕了,只是花木的子宫发育不全,不能生育。花木也不是自杀,而是孕期大出血。

意外的怀孕,让花木想冒险试一次,于是提前写好了遗书,然后离开了家。花木和朋友交换了身份证,悄悄的租了一间房,没想到就租在了希微所住的小区。那个希微看见花木的晚上,走过的正是花木,那时的花木肚子疼得厉害,便一个人匆匆的往小区门口走过去。只因花木好奇一个什么样的人半夜里不睡觉,站在窗前,于是看了一眼。

警察确认死者身份的同时,也在医院确认了花木的死亡,重新通知了花木的父母。彼时花木的父母伤心之余,也忘了再通知魏然,再加上他们把花木的死归咎于魏然,也不想再与他联系,便没有再说什么。

6

婚礼并没有如期举行,魏然没有出现,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初春时节,城西梅林里的梅花开得正艳,天空飘起片片雪花,落在了梅花上,落在了魏然身上,也融进了他的心里。这是魏然和花木初次相遇的地方,那天也飘着雪,花木从人群中走过,身着一袭红色大衣,像极了一朵绽放的梅花。


END


刘安:不务正业的在校学生,非专业写手,非著名演员!

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