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扇门

三位菩萨在笑

一个人儿在睡


门外一个剃胡子的男孩

太阳在暗室里送不来热量

窗外世界

断续传来听不懂的北方方言


一只大狗藏在铁门内

另一只狗吊儿郎当

躺在姑娘的闺房


翘起那拇指

指向凯鲁亚克的在路上

面前是她的迷彩大背囊


厕所的门敞开

滴落的水把你推向了何方


三位菩萨的香

她一年没有供上

姑娘慌忙了一场恋爱

为了逃离虚拟的床

她醒了


带了一个赤裸的男孩

进入佛堂


狗取下的衣架子砸在佛像上

她的眼睛重新装下天空


这时

她开始哭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妃子笑 北苇 必有一匹良马,遇到黄鹤楼斗诗的仙人 也不留步,看华清宫的盆骨和眼色 都装着国运 驮着烽火戏诸侯的...
    北苇的诗阅读 1,385评论 24 57
  • 文/杨昕语 红玫瑰脱掉刺在风里颤抖 被遗弃在花丛里的那只猫,伸着懒腰 闭着眼睛 假装和头顶的季...
    花影落汀洲阅读 71评论 0 5
  • 原创/北十三思 2020,沿着道路一直走12,向前向左向左右31,敲了三下房门打开一只探出了头的猫不好意思诱拐来的...
    北十三思阅读 926评论 16 43
  • 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后面跟着一个妖艳女子。 秃顶好像喝醉了,一进房间就搂住那个女子疯狂地亲吻起来,发出“唏溜唏溜”...
    机息心远阅读 1,143评论 7 30
  • 我掏出身上仅有的几个银币, 投入了街头的贩卖机。 破败的贩卖机叮叮咣咣地响, 吐出一粒粉色的药丸。 噢,运气太好了...
    非常Cola阅读 36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