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对话征文大赛|谢谢你这么爱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正月初十,风和日丽,蓝天白云。

陈浩昆驾驶着黑色的丰田小轿上,行驶在深罗高速公路上。三十五岁的妻子赵紫云坐在他的身旁,十一岁的女儿倩倩坐在后座上。

陈浩昆:爸爸和妈妈的意思你也明白,昨晚上聊到深夜,说来说去还是希望我们再生个男孩。

赵紫云:你们客家人思想就是守旧,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重男轻女。

陈浩昆:你都看见了,我那些亲戚朋友,谁家没个男孩。女孩长大了,终归是要嫁人的。像你,跟了我,嫁到这么远,从年头到年尾,父母都难见着你的面。还好你们兄妹多。

赵紫云:你再说我就来气,这都是谁的错。你要是有本事,现在搭飞机那么方便,我何苦一年到尾见都见不到亲人呢?

陈浩昆:我说东,你说西。

赵紫云: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我嫁到广东是贪图富贵。你说我跟了你倒是图个什么。没钱也就算了,思想还落后的不行。

陈浩昆:你比很多人幸福了,好不好,人要懂得知足。你要是觉得亏了,现在回去哈尔滨再嫁一次,我绝对不拦你。省得你整天在这里唉声叹气。你要是牵挂你的哪位老同学,赶紧回去找他呀。

赵紫云:你有病啊,是不是?我现在人老珠黄了,你让我回去再嫁人。好给你腾开位子,另娶人生儿子呀。

陈浩昆:是你自己整天要拿我跟别人比,五个手指伸出来还有长有短。你又何苦老是羡慕别人。

赵紫云:我没想要过什么大富大贵的日子,只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安安稳稳的。可是你干嘛辞掉了工作。你嫌坐办公室太舒服了是吗?

陈浩昆:温水煮青蛙,迟早我会被耗死在那张办公桌上。一个月就那么点死工资,你还指望我发达?

赵紫云:那你找好退路再走呀。家里开支这么大,你开个车出去晃荡了一个多月了,也没见你拿过一毛钱回来。这吃油的家伙天天还要烧钱。

陈浩昆:我这整天不是在忙着找路子吗,现在是生不逢时,我有什么办法。

赵紫云:就这回去还打肿脸冲胖子,见了人还要派大红包。叫人以为你多风光似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陈浩昆:人家不也给倩倩红包了吗?一年就这么一次,你计较个什么呀?

赵紫云:总之是给出去的多,回来的少。一万多块派出去了,才收回来三千多,真是亏大了。

陈浩天:所以叫你再生一个,就不会亏了。不行的话我们再生两个,年年回去有的赚。

赵紫云:我又不能保证生出来的就一定是儿子,如果又生个女孩咋办?

陈浩昆:不会的,这次我们一定会生个儿子。以前我天天坐办公室,缺少煅炼。现在有大把时间,我要经常跑步,踩单车。精子活动率高了,自然会生出儿子来。

赵紫云:哈哈哈……真可怜啦,就这么想要儿子呀。

陈浩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就成全一下我嘛,就当是尽孝了。

赵紫云:好下,好了,到时候生出来的又是个女儿你可别怪我。

陈浩天:信我了,老天爷一定会让我们心想事成的。哈哈哈……

倩倩:生个鬼呀生,几十岁了还生孩子。落后,封建,我诅咒你们生不到儿子。

赵紫云:倩倩,你有个弟弟不好吗?他长大了可以保护你。以后谁要敢欺负你,他也可以给你护架,帮你出气呀。

倩倩:我不要,我不要。别听老爸的,你不觉得生孩子很疼吗?你要是再生,我就不想活了,呜呜呜……

陈浩昆:小屁孩儿,懂什么呀?哭什么呀哭,有你吃,有你穿的。你还要干预大人的事儿。

倩倩:你们不要我管你们,你们以后也别管我。我死了,你们再生一个好了。呜呜呜……

陈浩昆很无奈,气的呼哧呼哧的。他回头望了望哭哭啼啼的女儿,欲言又止。前方是个分叉路口,一个不留神就开错了跑道。没办法只能将错就错,只得再开出四五十公里,从下一个出口再拐回来。

陈浩昆:倩倩,这就是你不听话的代价,害得爸爸多开一百公里路。

倩倩:关我什么事呀。谁要你总是想着生儿子,这是上天对你的惩罚。老天爷警告你快点抛弃错误的观念,老古董,迀腐。

陈浩昆:你书都读哪去了,没大没小的,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赵紫云:快别跟小孩子较劲了,累了就在下个服务区休息一下吧。

倩倩:妈妈,唉!我都不知道你当时到底是看上我爸哪一点了。

陈浩昆: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风里来雨里去,接你上学放学,你还在这里挑拨离间我和你妈妈的关系。

倩倩:我只是实事求是吗,我妈每天也要辛苦工作,还要做家务。而你回来就做甩手掌柜。现在还要逼着我妈帮你生儿子。

赵紫云:我的宝贝长大了,说出的话多贴心呀,果然还是女儿和妈妈最亲。

陈浩昆:还洋洋得意呢,都已经学坏了,你还纵容她。

倩倩:反正我以后长大都不想结婚了。如果我自己能养活自己,我就不想受男人限制。如果真要找人嫁,也要找个帅的,养眼的。

陈浩昆:要想嫁得好,现在就好好学习。什么货放什么架板,你优秀了才可以挑别人呀。

倩倩:知道啦。反正我得找个高颜值的,我养活他都没所谓。

赵紫云:哦,这就是未来新女性的新思想。老妈我支持你。

陈浩昆:你们两母女一唱一和的,这是在损我呢?

赵紫云:别分心,好好开车。其实,你还是有一点点优点的。我不说是因为怕你骄傲。

倩倩:比如,矮穷挫。人傻钱又不多。对老婆不好,回家不做家务。还经常爱说废话。

陈浩昆:哈哈哈……回去我再好好教育你。小鬼越来越不像样子了。

赵紫云:哈哈哈……不可以这样贬低爸爸的。其实他是个很好的人呀,就是因为他脾气太好,你才可以随便开他的玩笑。要是那些爆脾气的,会抽人的哦。

倩倩:谁要他这么贪心,有我还不满足。他不让我开心,我也不让他痛快。

陈浩昆:好了,好了,这个话题今天暂且打住。前面是服务区,别在人多的地方大声喧哗。有什么丑话回家再说。

半年过去后,赵紫云怀孕已三个月了。陈浩昆买了一辆大货车去跑运输。他每天早出晚归,不但帮那些厂里送货,顺带还会从厂里回收一些废铜烂铁出去卖。总之现在工作虽然辛苦,但赚得钱是以前坐办公室时的四五倍。

晚上,陈浩昆和赵紫云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

陈浩昆:你看你现在肚子越来越大了,每天除了上班,还要做家务。我又越来越忙,都没时间接倩倩上学放学了。这里里外外都要你一个人撑着,累坏了吧?

赵紫云:累也没办法呀,人活着哪有不累的。你看你都晒得跟个黑泥鳅一样,还不是为了多挣几个钱。

陈浩昆:下学期干脆把倩倩送到托管班,晚点再接她回来,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赵紫云:那哪成呀。这孩子敏感的跟什么一样,从小宠惯了。现在我一怀上二胎就把她送去托管,她不得伤心死。

陈浩昆:唉,爸爸的脚摔伤了,妈妈要在家里照顾他,又不能来帮我们。

赵紫云:自己的罪自己受。只是我太忙太累了,回来就想睡觉,都没时间给倩倩辅导功课。倩倩临考试哪几天,上课还老是打瞌睡。老师都打电话来和我勾通了,说倩倩上课老是走神。

陈浩昆:怪不得这次考试成绩退步了。这孩子怎么心事这么重呢?你干脆把工作辞了算了。好好在家辅导倩倩的学习,也把自己的身体调理好。

赵紫云:学校里可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这一辞职,以后要想再回去可就难了。再说我也不会做其它工作,往后可就要在家里等着吃闲饭了。

陈浩昆:不怕不怕,我现在一个人赚得钱是我们两个人以前合起来工资的二倍。你就放心回来吧,照顾好家庭和孩子就是了。

赵紫云:到时候我没有收入了,你可不准给我脸色看哦。

陈浩昆:哪敢呢。有一个小老板现在要出国了,他的厂子以前是专门生产插太阳伞的那块塑胶垫的。

赵紫云:哦,他想让你和他一起出国?

陈浩昆:别打岔,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他现在急着出手厂里那套机器,眼下要当废品卖给我。那一大堆机器只要四万多块。如果我拉出去找个下家,最少也能赚个两万多块。

赵紫云:那你就快点出手呗,明知道有钱赚还这么墨迹。

陈浩昆:可是我想把这厂子接下来自己做老板。如果一切顺当的话,我们一个月就可以赚个五六万,两年就有一百多万了。

赵紫云:哪有这么好的事呀。如果好做,人家为什么要走人呢。

陈浩昆:人家现在赚够了,要出国去享受了。现在很多老板赚到钱后,都先把孩子送到国外去读书。后来他们也跟着定居国外养老了。

赵紫云:反正我总觉得这天上掉馅饼的事儿,砸在脸上我接着也总觉得不踏实。

陈浩昆:又不是要你投资百儿八十万,启动资金十万元就可以了。机器,剩余材料,工人,厂房……什么都是现成的。

赵紫云:那你觉得合适,你就放手去做呗。怎么听起来,开个厂比开间店还容易呢?太不可思议了。

陈浩昆: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看你一脸福相,就觉着我们一定能发大财。你就等着做老板娘,守在家里看老公我如何把钱往回揽。

赵紫云:你是看我手里还有这十几万元,不把它捣腾出去,你心里不舒坦。

陈浩昆:钱放在银行越来越贬值,我现在是要让这些钱给我们生出许多金蛋回来。

赵紫云:反正就这点家底,你不小心抖完了,就再出去当老黄牛给别人开车去。

陈浩昆:那是,反正不管落到哪般田地,我都不会让你和孩子饿着。如果一切顺境,几年后我们就有几百万了,到时候把倩倩也送去国外读书。我们说不定也可以做个美籍华侨呢。

赵紫云: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不好吗,干嘛一定要出国呢?

倩倩:我们班这学期都有两位同学出国了。一个去了加拿大,一个去了美国。爸爸,你快赚多点钱,我也好想去国外看看。

陈浩昆:很快我们就会变成有钱人的,你要乖一点。到时候你想去哪个国家爸爸就送你去哪个国家。

赵紫云:倩倩,人还是要靠自己努力才有出息。今年我们区有两位同学都考到北大了,市里给每人奖了50万。你看看,这些孩子通过努力学习也能创造出财富。所以不管父母发没发财,你都得好好学习才行呀。

倩倩:你以为北大那么好考吗?不但要通过自己努力,还要有良好的遗传基因才行呀。你和我爸可都是普通人。

赵紫云:少贫嘴,快点去学习。

倩倩:学什么习呀?放暑假了,就是让学生放松休息的。

一个星期后,陈浩昆接手了新华塑胶厂。厂房租金每个月一万元。厂里留下来十八名熟手生产工。个个一脸善意的望着新老板,希望陈浩昆马上发号施令开工。否则他们天天吃闲饭,心里急得慌。

陈浩昆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场。

一位黑瘦的,下巴上有颗黑痣的五十几岁的男人,眯着眼睛望着陈浩昆。他是这帮人中很有工作经验的长者。人称他刘叔,后面这群人全是他手把手带出来的广西老乡。个个小辈们都很听从他的指挥,在这里他就是个威望叔。

陈浩昆:兄弟姐妹们,你们能继续留下来,我打心底里感谢你们。只要你们好好工作,我是绝对不会亏待大家的。以前的老板给你们什么样的待遇,我现在照样给你们什么样的待遇。

刘叔:我就代表大家把丑话说在前头。我们好好工作,老板给大家按时发工资就行。咱先说响,后没讲。生产一个成品,计件工资一元钱。

陈浩昆:行,就一元一件,按老规矩办。吃住我全包了,还有什么意见大家尽管提。

刘叔:生产这方面,我会负责管好的,老板你就尽管放心。如果没什么问题,明天就开工吧。

陈浩昆:好吧,我提前先谢谢大家。这里有一箱健力宝,大家拿去喝吧。还有几个西瓜,一起分了吃吧。

众人: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陈浩昆:往后大家在一起都是兄弟,不用这么客气。我们一起发财,同甘共苦。

众人:好,好,好……

陈浩昆摸摸机器,看看电闸。又瞧瞧堆积如山的原材料,在厂里来回转了三圈,才和众人挥手道别。他带上墨镜走向停在厂门口的丰田小轿厂。太阳火辣辣的,他的心里也正燃烧着一团火。

两个月后,陈浩昆和赵紫云面对面坐在家里的餐桌上用餐。他耷拉着脑袋,一幅困倦不堪的样子。

赵紫云:你不是说一个月可以赚五六万吗?现在两个月过去了,你就只拿回来一万二千块。

陈浩昆:这个月头把两个马达给烧了,换一个一万多。两个都花去了差不多三万块。厂内线路老化了,真怕闹出火灾来。换了一批新线,装了几台新风扇,机器大检修了一遍,又花去了一万多。

赵紫云:你接到手的就是一包渣,还以为你拣了个便宜。

陈浩昆:如果机器启动起来,不停干工就会多一点利润。可是人手不够,机器不停地开了又关,预热耗时又耗电。本来一个成品有四块多的利润。这样耗损下来,也只有一半的利润了。

赵紫云:怎么会人手不够呢?

陈浩昆:小冯的老婆得了胃病,他送老婆回去家里看病。梁三回去结婚了。乔亚刚她妈病了,没人帮他看孩子,她老婆一回去,他的心也跟着走了。天天心神不定,晃荡着膀子不好好干活。刘叔说了一下,也走人了。

赵紫云:唉,这都走了一小半人了,还都是些能干的。不行了就再去招人呗。

陈浩昆: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现在去哪儿能招到一些熟手工呢?招些生手倒是容易,可是这些人不会干活还要惹人生厌,工资还不能少给。

赵紫云:没想到现在做企业这么难呀。我要是没怀孕,我和你去厂里顶两个劳力,起码不要让机器白转。

陈浩昆:你真可爱,还是在家里给我好好养胎吧。明天我再去想想办法了,我这么努力,上天总不能存心灭我志气吧。

赵紫云:嗯,别急。就是你现在一分钱不赚,我也不会怪你的。你也别愁了,该吃就吃,该睡就睡。

陈浩昆:好吧,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赵紫云:还给我宽心呢,你的头发都掉了许多了,你看你都快谢顶了。

陈浩昆:掉光了才好呢,十个光头九个富。又省事又有型,像个招财猫一样。

赵紫云:光头佬,丑到爆,我不要你了。

陈浩昆:我要是端回来一箱金子。你要不要我。

赵紫云:我要金子,不要你……说吧,还有什么事瞒着我。看你那忧郁的眼神,我就知道你心里有事。

陈浩昆:十一月份已经转到淡季了。如果继续生产,不但亏了电费,还要亏了人工。

赵紫云:什么意思,说明白一点。呃?

陈浩昆:如果停工,每个月就只亏个厂房租金一万块。如果继续生产,反而会亏得更多。

赵紫云:可是这淡季要淡到什么时候?

陈浩昆:从十一月份一直淡到明年三月底。大概五个月吧。

赵紫云:以前怎么从来都没想到这个问题呢?这么说来,还没赚到钱,就要先白白亏掉五万块。

陈浩昆:真她娘的晕。我们卡上还有几万块?还能撑几个月?

赵紫云:别想我卡上这几万块了,我要留着生孩子用。

陈浩昆:没办法,应了你那句话了,我得出去工作几个月捞回点钱来交租金。

赵紫云:可是如果一旦停工,剩下的那些工人怎么办?

陈浩昆:这也是我最头疼的问题。现在让他们走了,来年不知道他们还肯不肯回来。

赵紫云:现在的工人都眼高手低。他们都想干既轻松又高工资的活,想找一些踏实肯吃苦的,恐怕没那么容易。

陈浩昆:所以现在很多生产大厂都转移到印度,越南等那些相对来说比较落后的国家去了。老板不怕招不到工人呀。

赵紫云:那我们把刘叔留下来。到时候他一招呼,那些人就全都回来了。

陈浩昆:刘叔可是拖家带口的,他要是留下来,他老婆自然也得留下来。他儿子去年出了车祸,儿媳妇改嫁了。他的孙子阿峰自然是要跟在他身边的。

赵紫云:这么说来,三个人不干活,最少每个月也得给他们一家人不少的一笔开支才行啊。还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

陈浩昆:干脆让刘叔也走了算了,留下来的话,我们负担太重了。歇火就歇火了。明年我再想办法了。

赵紫云:那这个月就给刘叔多发一点工资吧,让他记着我们的好。

陈浩昆:我听你的。

第二年春天,赵紫云肚里的孩子已经出生了。厂子也要开始筹备着生产开工。

赵紫云:干嘛整天苦巴着脸,欠你几斗米似的。

陈浩昆:哪有哇,你多心了。我本来就长这幅样子,怎么了,你看着烦心了是不?

赵紫云:这次又没按你心意来,心里难受呀,样样都不如意。老天存心跟我们过意不去呀。

陈浩昆:难受什么呢,我不难受。两个女儿就是两个招商银行,我们已经发财了。

赵紫云:你呀,总是宽慰我,其实你的心里还在叫结呢。

陈浩昆:我什么都没所谓,等我赚多点钱,再说了。

赵紫云:还没死心呀,生儿子成你这一生永不磨灭的理想了。

陈浩昆:我妈说找人给我算了命,人家说我这辈子只有生了儿子才会发财。

赵紫云:屁话。

陈浩昆:你骂谁呢?

赵紫云:没文化,太可怕了。中外很多领导人,以及名人不也都只生过一两个女儿吗?人家没儿子不也照样一生辉煌吗?

陈浩昆:唉……

赵紫云:叹什么气呢?厂里什么时候可以开工?

陈浩昆:把人都能愁死。刘叔在家里翻修房子,眼下一时半会可能过不来。

赵紫云:那咋办呢?其它那些人呢?

陈浩昆:刘叔不来,那些人也都不过来。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赵紫云:招工。招一批新的工人回来。花钱雇个熟手师傅过来教他们一个月。

陈浩昆:好吧,眼下也只有这么办了。

赵紫云:我们把冰儿送回去让妈妈帮我们带着。我就可以去厂里跟着请来的师傳学习。等我学熟手了,谁走了我们都不用担心。

陈浩昆:车间里很辛苦的,你吃得消吗?

赵紫云:事在人为,我和你一起工作,看谁站得久一点。

陈浩昆:明天我就和你把孩子送回去给妈妈带。

赵紫云:孩子还没断奶呢,哪能说送走就送走呢。就是喂奶粉,最少也得一个星期的适应期。

陈浩昆:真的觉得有点对不起你和孩子。一心想让你们享福,却又要让你们受罪了。

赵紫云: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活着还真挺不容易的。

陈浩昆:就让一切风雨尽管来吧!我们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赵紫云:好吧,就这么定了。你明天就去招兵买马。我在家里给孩子断奶。

四个月后,陈浩昆和赵紫云在厂里没日没夜的忙活着,晚上回到家里,已经累得筋疲力尽。

陈浩昆:累坏了吧?现在一切都上了正轨,你可以回来休息了。

赵紫云:切,你看那帮年轻人,个个懒懒散散。没有人看着他们,他们整天会把机器开着在那里玩,不知得浪费多少电。

陈浩昆:哈哈哈……一名人民教师光荣地过渡为一名勤劳的妇女生产主任。

赵紫云:你这是在埋汰我呢。跟着当官的做娘子,跟有杀猪的翻肠子。跟了你我沦落到了什么田地,天天干苦力。

陈浩昆:劳动最光荣,再说我可没逼你,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

赵紫云:这么忙来忙去还是供不应求。生产效率太低了,真想再多招几个人。

陈浩昆:我们现在回本了没有?

赵紫云:多出三万来。

陈浩昆:我们时来运转了,这样下去要不了几年,我们就变成有钱人了。我要带着你去环游世界。

赵紫云:昨天我和隔壁制衣厂的廖老板撞见了。聊了几句,他说我们这块地要整改。

陈浩昆:胡说八道,他从哪里得来的风。

赵紫云:看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我也是半信半疑。他可是有个表兄在政府里面就职的,所以也有可能是真的。

陈浩昆:这生意好不容易才有点起色,又来这么一棍子要把人打晕啦。

赵紫云:听说是要在这一块地上建经济适用房,到时候不走也得走。

陈浩昆:我本来还想再多招一些工人,添置机器,大干一场。唉!

赵紫云:人算不如天算。先做着吧,走一步看一步了。

一个星期后,果然接到了通知,凡接到通知的老板都必须在一个月内做好搬迁工作。否则后果自负。

陈浩昆:她奶奶的,才给一个月时间,这么多东西,一下子搬去哪。

赵紫云:我今天不想去厂里了,心里好难受哇,想大哭一场。

陈浩昆:喝酒吗?喝醉了就不难受了。喝醉了,我和你好好在家里睡上一天。像个懒汉一样,什么也别理了。

赵紫云:不行,你起来。

陈浩昆:又去厂里,不是说今天不去了吗?

赵紫云:打个电话给阿东,让他帮我们去厂里看着那帮小孩。个个初中刚毕业,不好好学习,也不想好好工作,光想着玩。

陈浩昆:这些半大的孩子,从小都没吃过苦。出来做工也是贪新鲜,能规规矩矩做完一个月已经得在他们额头贴小红花了。

赵紫云:谁要你招他们回来的?给工作他们,给他们发工资,每天还要给他们讲道理,哄他们开心。个个吊儿郎当的,好劳神呀。

陈浩昆:可是精明能干的又不愿意来我们这样的小厂。

赵紫云:你现在开车带我出去兜风。

陈浩昆:没事吧,你?气出问题了?

赵紫云:没事,正常着呢。我们去周边转转,看看哪里有空的厂房出租或转让。

陈浩昆:好啊,顺便出去散散心。

赵紫云:你呀,火烧眉毛了,也不知道着急。

陈浩昆:我这是叫花子跳舞,苦中作乐。

赵紫云:我们要是有钱,就在这城郊买块地,自己建一间厂房。谁也别想撵我们走。

陈浩昆:做个土财主,你可真有理想。哈哈哈……

赵紫云:你手机响了。

陈浩昆:快看看谁打过来的。

赵紫云:是阿东。

陈浩昆:听呀,你问问他要干什么?

赵紫云:喂,阿东,什么事呀?

阿东:嫂子,昆哥呢?

赵紫云:他正开车呢,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吧。

阿东:厂里着火了,出大事了,你们快回来吧。

越紫云:阿东,你说什么,大白天的,厂里怎么会着火呢。

阿东:看样子是有人故意纵火的。咳咳……

赵紫云:有没有人员伤亡。

阿东:没有,点人数的时候,杜小龙不见了。打他电话也不接。

赵紫云:消防车来了没。

阿东:打了电话,还没来到,咳咳……

赵紫云:再打,我也打。

阿东:可是昆哥的货车也困在里面了,火势很大,我没办法开出来。

赵紫云:先别管车了,人安全就好。看好那些孩子,别让他们乱跑。

阿东:咳咳咳……嫂子,消防车来了,你们也快点回来。

赵紫云:好,嗯嗯。

陈浩昆:谁不见了。

赵紫云:杜小龙。

陈浩昆:这个小王八蛋,肯定是这个狗东西放的火。

赵紫云:……

陈浩昆:小人难养啊。

赵紫云:一开始,我就让你不要留下他,身份证都没有。可你不听我的,偏要留下他。

陈浩昆:早知道这狗杂种是这么坏,我打死也不会要他的。

赵紫云:你留下他也就算了,又天天骂他,还扣他工资。

陈浩昆:我像他老子一样,苦口婆心地教育他,这狗日的不识好歹。

赵紫云:你不是他老子,为什么要像他老子一样教育他。呜呜呜……

陈浩昆:唉……

赵紫云:哎,小心,慢点,慢点。

路人甲:会不会开车啊,神精病。

赵紫云:真对不起,他刚刚确实身体有点不舒服。过了,过了,没事了。谢谢!

路人甲:没事,没事。

赵紫云:别想太多了,专心开车。

陈浩昆: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

赵紫云:是这样的。

陈浩昆: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我从高高的空中一直往下跌。我现在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种缓缓下落的感觉。那种跌入万丈深渊的感觉……

赵紫云:心脏病,你有心脏病,前兆。

陈浩昆:祸不单行,希望这第二个祸就是我得了心脏病。

赵紫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陈浩昆:我现在真的好怕,还好,你一直在我身边。

赵紫云:一把火烧光了也好。这下轻松了。也不用发愁搬去哪儿了。尘归尘,土归土了。

陈浩昆:我的车也报废啦。

赵紫云:明天我们可以像个懒汉一样,睡上整整一天。

陈浩昆:呵呵,诶,我搂着你,从黎明到黄昏。再从黑夜睡到第二天清晨,压得床求饶。

赵紫云:到了。一片狼藉,连废品都没有了。

陈浩昆:好臭呀,为什么还有人愿意站在这儿看热闹。

赵紫云:这样污染了环境,会被罚款吗?

陈浩昆:我们也是受害者。罚什么款呀。

阿东:昆哥,嫂子。你们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陈浩昆:阿东,人全都出来了吗?

阿东:对不起,昆哥。人都齐全着。

陈浩昆:哭什么,火又不是你放的。

阿东:如果我早一点过来,就可以帮你把车开出来。

陈浩昆:没有人员伤亡已经是万幸了,其它东西都是身外之物。该来的来,该去的让它去吧。

赵紫云:那些工人去了哪里?

阿东:我让他们去了对面大排档。

赵紫云:一会儿安排他们吃个饭。该结的工资一分也不能少地结清给他们。让他们去自谋生路吧。

阿东:好的,嫂子。可是那个杜小龙不见了。

陈浩昆:要是再让我撞见这小子,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赵紫云:他连身份证都没有,我怀疑他都没有十五岁。招了他,你就自认倒霉吧。扭死他,这些灰烬还是灰烬。

陈浩昆:真想把那小鬼千刀万剐了,也难解我心头之恨。

赵紫云:算了吧,这都是命中注定的劫数。

消防车开走了,诺大的厂子变成了一片焦炭。浓浓的臭味熏天,余烬里冒出一缕缕黑烟,魔鬼般幽幽地逃窜。一片狼籍残败的景象,像八国联军火烧过的圆明园。颓废的景象惨不忍睹。

陈浩昆的大货车在一片火海中也英勇地就义了,只留下一具黑黑的骨架。

一个星期后,陈浩昆在沙发上葛尤躺着。眼神迷茫,精神颓废。

赵紫云:昏昏噩噩的睡了这么久,想没想好以后怎么办呢?

陈浩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干,就想这样消磨时光,混吃等死。

赵紫云:一场大火就这样把一个雄心壮志的大好青年给烧死了。真可惜呀!

陈浩昆:看看我有白头发没有,脱发了没有。

赵紫云:一根银丝都没有,头顶脱了的也又长出新的来了。咋整的?

陈浩昆:这些天我什么都不想,一心想变头猪。

赵紫云:啧啧啧,真可悲!

陈浩昆:遇见我这样的老公,你后悔吗?

赵紫云:不后悔,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陈浩昆:一直没让你过上好日子,现在还混到两手空空,真是对不起你呀。

赵紫云:想喝酒吗,我们来喝两杯。

陈浩昆:好啊。

赵紫云:来,我祝你身体健康,万寿无疆。

陈浩昆:来,我敬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赵紫云:哈哈哈,你不是才子,我也不是佳人。却也如此不离不弃,我还是觉得很幸福。

陈浩昆:我也是这么觉得。穷困潦倒,但我们夫妻恩爱,这可是万金难买的。

赵紫云: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你看,我们一家人还都好好的。我觉得这比什么都宝贵。

陈浩昆:可是接下来我能去干什么呢?我有心想出去外面闯闯,可又放不下你。

赵紫云:那你带我一起去外面闯。

陈浩昆:那孩子怎么办?昨天妈妈打电话过来说我弟弟的老婆快生了。她问你现在有没有空。我支支吾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怕我为难,也没再说下去。

赵紫云:我现在也闲着,不如我们回去把冰儿接回来自己带。

陈浩昆:所以我好郁闷啦,孩子一接回来,你就什么事都做不成了。家里开支又大,我还没找到出路,心慌得不行。

赵紫云:先把孩子接回来吧,毕竟我们还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一家人在一起再慢慢想办法。

陈浩昆:嗯,明天我们就回去接冰儿。

赵紫云:来,再来一杯,我们对酒当歌。俗世如此折磨我们,我们偏要笑对俗世。

陈浩昆:来,干了这杯。生活虐我千百遍,我爱生活如初恋。

赵紫云:老公,吟首诗给我听听。

陈浩昆:你的旧情人会,我不会。

赵紫云:呆子,随便说句好听的都不会吗?

陈浩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了。老婆,孩子,热坑头。我现在哪里都不想去,只想守在你身边。我是不是特没出息。

赵紫云:爱老婆的人一般都很有出息。不爱老婆的人肯定会倒大霉。

陈浩昆:那我很爱老婆怎么也倒霉了,工厂失火,车也被烧了。

赵紫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失去了厂子,这也许是上天帮助了我们。长期和塑料打交道,肯定会对身体有伤害。所以老天爷用一把火烧了它。

陈浩昆:你应该去做个哲学家。

赵紫云: 你现在还想生儿子吗?

陈浩昆:不想了,没钱没本事,想不起了。等我什么时候发达了,赚得钱够买一套有人工湖的别墅。我可能会再想想。

赵紫云:那时候你老了,我也老了。

陈浩昆:哪里会这么快老了呢?只要我找对了门路。发财也就是个两三年的事情。

赵紫云:哈哈哈……怪不得那些人整天喜欢做白日梦,原来做白日梦真的可以让人很开心啦!

陈浩昆:再喝一杯,看你一脸福相,就知道我们将来肯定会发财。

赵紫云:哈哈哈……来,喝吧。光想美好的事情可真痛快呀。我们到底是有多傻呀。外人以为我们会哭死,为什么我们还在这儿笑呢?

陈浩昆:哈哈哈,因为我们两个可能已经神经失常了。

赵紫云:来,为我们傻的同病相怜,再喝一杯。

陈浩昆:来吧,喝了这杯,我们去睡觉。

赵紫云:我也累了,真的想去休息了。明天还得去接冰儿回来呢。

陈浩昆:你醉了,脸都红了。

赵紫云:嗯嗯。

一个月后,陈浩昆抱着冰儿站在阳台上看风景。他眉头紧皱,忧郁的眼神写满了伤感和无奈。赵紫云在厨房里做饭,倩倩在房间里写作业。

赵紫云:阿昆,阿昆,陈浩昆,抱冰儿过来吃饭了。

陈浩昆:喔,来啰。

赵紫云:倩倩吃饭了,倩倩。

倩倩:知道了,知道了。

陈浩昆:红烧鱼,糖醋排骨,青椒炒肉丝,盐水菜心。紫菜鸡蛋汤。色香味俱全。

赵紫云:来,把冰儿给我,你去洗手吃饭吧。咦,冰儿,怎么又吃起手指了呀!

陈浩昆:如果我不在家,我很怕你们真的连饭都吃不到嘴里。光是冰儿一个小家伙就够妈妈忙活了。

倩倩:爸爸,你不在家,那你要去哪里。

陈浩昆:爸爸想出去赚多点钱,买间更大的房子给你们住,让你们过上更高质量的生活。

倩倩:那谁来接送我呀,冰儿很烦的,总是会扯住妈妈,会把我耽误迟到的。

陈浩昆:所以爸爸如果不在家,很怕妈妈一个人忙不过来呀。你有时间要帮妈妈看一下妹妹,妈妈才能做饭,做其它事情呀。

倩倩:她会扯我头发,还会撕我的书,吃我的本子,我才不要抱她呢。

赵紫云:想好了,还是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吗?你就不能在这附近随便找个工作先干着。

陈浩昆:除了自己去做老板,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再说了,我又没有什么特别的技能。打一份工又能有多高的工资呢?又怎么能让你们过上好生活呢?

赵紫云:那你就在这里做个什么小生意不行吗?非得离开我们去那么远的地方吗?

陈浩昆:这里现在是粥少僧多,竞争非常厉害。而南昌那边相对来说,要好很多。

倩倩:爸爸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南昌呢?

陈浩昆:因为爸爸有个老同学在那边,生意已经做得风声水起。我和他一起干,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就像你的好朋友知道什么地方有好吃的,叫上你,你们两人-一起去,好过你一人瞎跑。

倩倩:肯定能赚到大钱吗?

陈浩昆:那当然,让爸爸出去赚多点钱,带你去国外旅游。我们一家人可以随心所欲地买东西,不会再因为没钱而过低质量的生活。

倩倩:爸爸,你去吧,我支持你。我吃完饭了,你和妈妈慢慢吃吧!我写作业去了。

赵紫云:倩倩还小,根本不懂得分离是什么滋味,也想象不到你如果真的不在我们身边,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反正我不想要那么多钱,也不想什么大富大贵,只想一家人在一起安安稳稳就好。

陈浩昆:我又何尝舍得和你分开。真想让你也和我一起过去,可你要看着倩倩读书。所以,人生一旦到了中年。孩子,家庭就像捆住手脚的绳子,好难轻松自如的挣开。

赵紫云:很多女人独自都可以把家庭料理得很好,甚至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开心。我也很羡慕她们,但我却并不想做这种女人。

陈浩昆:可是我们现在天天守在一起,生活没有前景,只会越来越穷。如果我现在还赖在家里,不出去拼搏,再过十年,青春一晃而过。老了,就更没机会,没勇气了。

赵紫云:我承认我是一个小女人,一个想要人呵护的小女人;一个曾经有过远大志向却又甘愿过小日子的小女人。我也很矛盾。希望你有出息,我也支持你出去闯闯。但又舍不得和你分开,我就是这么粘人。

陈浩昆:唉!现实就是这么折磨人。

赵紫云:你这位同学人可靠吗,不会是因为资金短缺,把你拉进去垫底的吧?

陈浩昆:这位同学的人品,我是再熟悉不过了。他为人勤奋又聪明,重情重义。再说又不是他求我过去。他只是指条路给我,我愿不愿意去,主动权还在我这儿。

赵紫云:合伙的生意难做,合作好了就是亲人。合作得不好了就成了仇人。

陈浩昆:他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十多年了。经验丰富,眼光独道。所以跟他在一起合作,既使不赚钱,也能学到很多经验。

赵紫云:这一点,我认同,人就是应该和那种勤奋又努力,而且比自己聪明和能干的人一起共事。这样才能让自己的才能不断提高,成为更优秀的人。

陈浩昆:再说他是我情同手足的好哥们。在利益方面,我不相信他能碍着情面黑了我。反正都是好朋友,只要生意有钱赚,既使他真的占我一点便宜,那也没所谓。

赵紫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去,他没说想叫你过去具体做什么生意?

陈浩昆:他目前从事的有酒店,物流,装修,网吧等多方面的业务。这些,我一样都不在行。最简单直接的就是去做酒店了,入股进去,等着分红就是了。什么事都有经理出面解决,只要用心做好管理就行了。

赵紫云:听起来倒不错。可是酒店里鱼龙混杂,你会不会学坏了?

陈浩昆:放心吧,你老公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有没有正眼瞅过其它女人?

赵紫云:还是有点担心你这个榆木疙瘩会被腐蚀成一块朽木。

陈浩昆:那咋办?你前怕老虎后怕狼的,这也不行,那也担心。干脆把我拴在你裙摆下等死算了。

赵紫云:那他有没有说让你带多少资金进去入股?

陈浩昆:这个他倒没说。一切都随我,入资多就分红多,这是没得说的。另外,我如果驻扎在酒店里做管理,每个月还有一万多工资领。具体是一万几,没说,去了再面谈。

赵紫云:你心里有没有底?

陈浩昆:没有。

赵紫云……

陈浩昆:我们还有多少钱?

赵紫云:现成的加上刚刚从股市里抽出来的,总共也就三十五万。

陈浩昆:五万元暂时留给你和孩子家用。给我三十万,我再代款二十万。五十万就是我重新启航的资本。

赵紫云:你把全部身家都拿出去,还要借外债,敢保证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吗?

陈浩昆:你又不是没做过生意,风险和利润从来都是成正比的。你去问问李嘉诚,他那么牛,也不敢保证他次次投资都能获利。

赵紫云:冒这么大风险,一切还都是个未知数。万一亏了,我们可就翻不起身了。

陈浩昆:放心吧,这个酒店我同学已经接手做了五年了。年年都在获利,没可能我一插手,就马上亏本了。再说酒店又不是新开的,下面的经理,各层管理人员都有丰富的经验。酒店还有稳定的客源。

赵紫云:我也希望佛光普照,前路一片光明。那就预祝我们未来好运了。

陈浩昆:谢谢老婆成全和支持。

赵紫云:成败在此一搏,你可不能辜负了我的一片期望啊!

陈浩昆:放心吧,你天生一幅富贵相,我们一定会发达的。你就在家里做好太太就行了。

赵紫云:为什么还心事重重的样子?

陈浩昆:舍不得你和孩子,在一起这么多年都没有和你分开过。我是不是特没出息?儿女情长的。

赵紫云:我也从没想过,有一天你也会奔走他乡。在这边我也没有其它亲人,你一走,我觉得这一片天都空了。

陈浩昆:等一切安顿好了,我一方便就飞回来看你。你想我,也可以带孩子过去看我。

赵紫云:这难分难舍的感觉,好象送你去从军一样。

陈浩昆:可见你还是很爱我的。

赵紫云:很多夫妻长年两地分居,各自在不同的地方工作。不知他们是怎么度日的。

陈浩昆:不知道,可能这些人习惯了孤独。

赵紫云:孤独我倒不怕,我就怕遇到了什么事,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自己仿佛被抛在了孤岛上,好凄凉呀!

陈浩昆:别怕,你还真以为我是去当兵站岗了吗。如果万一有什么事,我乘飞机不到两个钟就回来了。

两个星期后,陈浩昆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妻子。他乘坐飞机,孤身前往南昌。在往后的日子里,夫妻二人只有通过手机来联络感情。

陈浩昆:你睡了吗?两个宝贝都乖吗?

赵紫云:倩倩写作业写到九点半,十点钟睡着了。冰儿刚刚才睡着。你晚上吃的什么,住在哪里?

陈浩昆:我刚刚和同学以及酒店经理一大帮人,在酒店下面吃了宵夜。晚上我住在酒店的一间客房里。以后这间房就是我的私人长住房间了。一会儿我发个视频给你看。

赵紫云:环境不错,你就幸福了,吃好的,住好的。还有一大帮人陪着你。我这一整天就是和孩子闹,心塞塞的。

陈浩昆:你煮些好吃的来填补伤感嘛。我住在这里环境虽好,被子是白的,墙是白的,心里也是一片空白。现在非常想念你,想念我们家那张温馨的大床。

赵紫云:你不在家,倩倩也在学校吃午饭。我一点也不饿。今天中午只吃了一碗白粥。晚上倩倩回来,我红烧了两个鸡臂,都还没吃完。

陈浩昆:我不在家,你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嘛。没胃口也要按时吃饭。冲完凉记着一定要把煤气关好。

赵紫云:嗯,晚上你要自己洗衣服了。

陈浩昆:有服务员过来收,会拿去帮我洗。

赵紫云:呃,服务员是男的,还是女的。

陈浩昆:你别多心了。我一会自己洗,我怕他们拿去哪里搞得不卫生了。

赵紫云:工作上谈得怎么样了。

陈浩昆:我明天给你发我办公室的视频。初步决定我一个月工资是一万三,我留两千在卡里以备急用。以后每月我准时给你转帐一万一千块。

赵紫云:你留那么少钱够用吗?

陈浩昆:足够了,有吃有住的。我又不用去哪里,花不了什么钱。记得反锁好门。

赵紫云:知道了,没什么事,早点睡了。

陈浩昆:有事打电话给我。晚安!

赵紫云:晚安!

一年过后,陈浩昆不但参与酒店管理,还投资了一个西餐厅的股份。网吧也有一点小股份。他的手头上宽裕了,人也更加繁忙了。

赵紫云:我现在好郁闷啦!从过春节到现在快十个月了,我和阿昆都还没见过一面。

米娜:这么可怜呀,有钱给你花就行了。

赵紫云:前几个月还按时汇钱给我。这几个月他说想多赚点,挪出工资投到一间西餐厅里了。

米娜:有问题,男人如果心不在你这儿了,他就不会把钱放你这儿了。我劝你还是过去看看他。

赵紫云:可是我哪里走得开呀,倩倩还没放假,没人帮我看孩子,我哪儿也去不了。

米娜:我帮你照顾倩倩,让倩倩和我家恩恩挤几个晚上。你去看看阿昆在那边到底忙什么。不要通知他,偷偷去。

赵紫云:这样不太好吧?

米娜:有什么不好?他如果真心爱着你,你跋山涉水去看他,他肯定会高兴死。如果他坏了心肠,看见你来了,就会表现出冷漠,嫌弃,闪烁其词。

赵紫云:阿昆这段时间可能真的是太忙了,他决对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米哪:你这是自欺欺人。你去过他的住处吗?

赵紫云:去过一次,他住在酒店的客房里。

米娜:酒店客房。紫云呀紫云,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呀。这么好的地理条件,多好的男人都会变坏的。而且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赵紫云:我本来这几天心里就很难受,憋闷的要死。哎呀,你这样一说,我马上就想去看看他。

米娜:去吧,明天就去。

第三天凌晨,赵紫云抱着冰儿,带着简单的行李,坐上了广州至南昌的早班飞机。早上九点二十分,赵紫云已风尘仆仆地来到陈浩昆居住的客房门口。陈浩昆听到"咚咚"地敲门声,睁开朦胧的双眼。

陈浩昆的身旁躺着已怀孕六个月的乔美琳。自从春节过后,陈浩昆就一直和二十三岁的湖南籍美女乔美琳未婚同居。

乔美琳:谁呀,一大早就来烦人。看看是哪个不懂规矩的服务员,扣她的工资。

陈浩昆:乖,你睡你的。别理那些不相干的粗人,让我去门口看看。

乔美琳:哎呦,老公,老公,宝宝又踢我了。好大力呦,到时候我要送他去学武术,拍功夫片。

陈浩昆:好好好,你喜欢就好,到时候送他去好莱坞都可以。天天吃那么多营养品,当然欢式啦。

乔美琳:还敲,还敲,催命鬼似的。快点开门去看看,炒了她算了。

陈浩昆:咳咳……谁呀,这么早来敲门有什么紧急事呀?

赵紫云:阿昆,你昨晚上喝醉了吗?睡得这么沉,我敲了十多分钟的门了,脚都麻了。

陈浩昆:呃……嗯……哦……你怎么电话都不打一个就来了。

赵紫云:你不是说,如果我想你了就过来看你。你走了十个月了,冰儿都会说话了。她会说很多话了,你知道吗?

陈浩昆:哦……我带你去楼下吃早餐吧!来,把冰儿给我抱。

赵紫云:我不饿,刚才在飞机上吃过东西了。我要进屋里休息。

陈浩昆:等……等等,里面很脏乱。我带你去找间干净的房子休息。

赵紫云:你别拦我,让我进去。你是我男人,你收废品回来我都没嫌过你脏。阿昆,我就是要看看你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脏东西。

乔美琳:哪个扫把星一大早来这里撒泼。陈浩昆,你还不把她给我撵出去。这个疯女人在这里胡骂我,你也不打她。哎呦,我肚子疼,气死我了。

赵紫云:陈浩昆,来呀,来打我呀。你可真能耐呀!这就是你十个月不见我的理由。你口口声声说你很忙,原来你藏在这儿忙着生儿子,可你敢保证她生出来的就一定是儿子吗?

乔美琳:当然是儿子了,陈浩昆带我去做b超了。医生亲口说是男孩。陈浩昆,你不是说你已经和她协议离婚了吗?怎么她现在又找来了。

赵紫云:现在我只要你回答我两个字,你要她还是要我。

乔美琳:陈浩昆,今天三对面,你把话说清楚。

陈浩昆:……紫云,我们离婚吧。来生我做牛做马还你。

赵紫云:好……好……嗯……阿昆,你真有出息。把冰儿给我,把我的孩子给我。呜呜呜……让我和冰儿的命给你换一个儿子回来。我要让你抱着儿子,后半生都不得安心入睡。

陈浩昆:紫云,你要去哪。

赵紫云:你别管我,让我从这酒店的天台上跳下去。我要让你的良心一辈子都受到谴责。我要让你抱着儿子,一辈子都活在地狱里。

赵紫云抱着冰儿疯了似的跑上酒店的顶层,站在天台的边缘,泪流满面。陈浩昆吓得脸色惨白。乔美琳也气呼呼地站在距离赵紫云五米开外的天台边缘。

陈浩昆:紫云,求你了,快点下来。你知道我是有多爱你的,我怎么会舍得和你离婚。这只是个缓兵之计,再停三个多月,她一生完孩子,我就让她走人。你下来,你快下来。

乔美琳:陈浩昆,你快点跟她说清楚,不然我带着你的儿子飞下去。

陈浩昆:下来,美琳,你怎么也犯起傻来了。

乔美琳:你以为只有她爱你,我不够爱你吗?今天你不跟她说清楚,我死给你看。

乔美琳挺着大肚子,拖鞋一滑,一脚踩空。因为重心不稳,她摇摇晃晃,一个趔趄,跌落下去。陈浩昆飞奔过去想救她,手里只抓住几根腾空飞起的发丝。

陈浩昆两眼发直,瘫坐在十六楼的顶层。黄粱一梦,一场空。罪过,罪过。陈浩昆因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一年半后赵紫云去监狱探望陈浩昆。

陈浩昆:谢谢你来看我,谢谢你在法庭上为我作证,帮我减刑。

赵紫云:我是来向你道别的。我公派去柬埔寨支教,年薪十万。倩倩已经考上了重点高中,寄宿在学校。冰儿送去我妈那儿了。

陈浩昆:你去支教几年,什么时候回来?

赵紫云:我也不知道。

陈浩昆:真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还要为我请律师,为我作证,为我减刑。

赵紫云:因为你是我两个女儿的爸爸。

陈浩昆:谢谢你这么爱我。去了那边,你要保重身体。我等你回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简书对话创作大赛——你写对话,我出1000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90后新的个性代名词,回顾往昔80后是多么的耀眼,多么的受关注,他们就是新一代的代名词,年轻的象征。希望的寄托,而...
    欧的小小小可乐阅读 613评论 0 1
  • 做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写博客 这个问题网上的答案数不胜数为什么要写博客我为什么坚持写博客对于个人而...
    codinghjy阅读 102评论 0 1
  • 奇葩年年有,唯有今年多。真的,也可能是因为我开始写公众号,比较关注一些新闻动态,经常被一些奇葩新闻的主人公给震慑到...
    粒粒西游记阅读 1,038评论 4 7
  • 塞北的雪花 漫天飞扬 洁白无瑕 因为有你 冬天不再寂寞 热闹胜过春秋夏 有人赏雪 有人踏雪 有人描写童话 更有旷世...
    S丫J阅读 138评论 1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