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阻止了一场空难

图片来自网络

宝贝,等着我啊,我再有三个小时就到了

阿呆微笑着编辑完短信,然后点了发送键,收信人是小红。阿呆和小红是大学的恋人,但是毕业找工作阴差阳错,被分到了不同的城市,阿呆在H市,小红在G市。H市的阿呆日思夜想,盼望早一天结束分居状态,和小红永远在一起。

这不,今天是小红25岁生日,阿呆早早的来到了机场,他特意请了两天假,准备飞到G市为小红庆祝生日。生日一结束,就向她求婚!阿呆摸了摸口袋里的钻戒,嘴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上午11点,机场大厅已是人满为患,阿呆走向柜台办理登机手续。前面的队伍已排成了一条龙,阿呆估么着这么多人,得等好一阵了。

好在排队的人虽然多,但是大家都遵守秩序,没有抱怨的,也没有插队的,所以手续办理的有条不紊,排队的长龙也在慢慢缩短。

阿呆无聊,就掏出手机看新闻,他心里期待着和小红相聚,然后求婚,然后就辞掉H市的工作,去和小红生活在一起。脑海中小红的脸越来越清晰,她在冲着自己笑,甜甜的酒窝挂在脸上,像天上的月牙。

低头看手机的阿呆感到被什么人蹭了一下,他抬起头,排在前面的大叔不知怎么变成了一个老太太。这老太太头发花白,向前躬着身子,估计岁数不小了。阿呆扭头向后看了一眼,身后的排队的人都用责怪的眼神看着老太太,显然他们对插队行为不高兴。

阿呆眼看自己就快排上了,突然被这老太太插队,心里莫名的不舒服。但是对方是个老人,看样子还是自己奶奶辈的了,责备她或者批评她,都不合适。阿呆只能善意的提醒下:“奶奶,您好啊,哈哈,那什么,咳咳,您刚才插队了!”

老太太缓缓把头转过来,冲着阿呆露出了个怪别扭的微笑“嗯,我知道,唉,老了,腿脚不利索,不能排队了!”说完就把头转了回去。

“哦哦。”

阿呆赶紧闭了嘴,其实老太太扭过头来之后,阿呆就放弃了之前的念头。因为老太太的脸看起来得六 七十岁了,这么大岁数,万一自己言辞不甚,激怒了老太太,或者把她弄出个好歹来,那自己就吃不了兜着走。万事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吧。

虽然出了这事不太痛快,但是登机手续办理的还很顺利,想到就要见到朝思暮想的小红,阿呆的心情立马好了起来。

小红,下午就能见到你了呀!

阿呆跟随人群在登机梯处准备登机,突然,他看到前面有一个佝偻的身影离开了人群,径直走到了飞机的发动机处。她双手合十,嘴里念叨着什么,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把东西,扔到了发动机里,伴随着哗啦啦的声音,一些东西还掉到了地上。

卧槽,这什么情况!

登机的人群中没人注意到这点,阿呆却都看在眼里,他走过去,仔细一看,原来是刚才插队的老太太,她的脚边散落着一些纽扣,有黑色的,咖啡色的,它们仰面躺在地上,身上散发着幽幽的光。

这老太太竟然把纽扣往发动机里扔!刚才没看清,不知道具体有多少被扔了进去,但看着地上零散的纽扣,被扔进去的估计不少!阿呆顿时觉得这老太太有些恐怖,她佝偻的样子有点像漫画里的反派。

“奶奶,您…您在做什么?”阿呆深吸一口气,害怕的问道。

老太太缓缓转过头,怪异的笑容又爬上面容:“我送我老伴呢!”

送老伴?阿呆摸不着头脑,愣了一下。

“对啊,这都是我老伴生前用的扣子,我给他‘空葬’。”

“‘空葬?’这是从天而降的葬法吗?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这小伙子,不抓紧时间上飞机,跑我这来做甚!”老太太有些生气。

“哦哦!”阿呆又闭上了嘴,尴尬的笑笑,他暗忖“这个岁数的老太太都有特权,不好惹,可是惹不起,还躲不起么”于是扭头跑上了飞机。

飞机上顾客正在放行李,空姐微笑着介绍安全带和救生衣的使用方法,阿呆舒服的靠在座椅上,准备好好睡一觉,下午下了飞机正好精神抖擞去见小红。

阿呆旁边是对母女,小女孩第一次坐飞机,有些紧张和害怕,不断往妈妈怀里钻,哭着鼻子说要下飞机。妈妈则耐心的安慰小女孩,告诉她必要的安全知识,还捏着小女孩的鼻子说,爱哭的话就会变的不漂亮哦。

这句话是有效的,小女孩抽泣的身子渐渐平缓,她开始和妈妈说说笑笑的做游戏。阿呆坐在旁边想逗逗小女孩,便说了一个笑话,小女孩听了哈哈大笑,露出了两个好看的酒窝。

“小美女,你可真漂亮!”阿呆说的真心话,小女孩笑的样子很像小红,她们都有两个好看的酒窝和一对迷人的大眼睛。

阿呆想“我将来也要生个小女孩,看看长大了是像我多,还是像小红多。”

飞机起飞了,窗外的跑道在加速后退,阿呆感觉在爬升过程中飞机有些抖动,但很快就趋于平稳。

阿呆拿出眼罩,套在头上,准备休息一下。突然,安静的机舱开始嘈杂,有人大声喊着“有人晕倒了,这里有没有医生?”

阿呆把眼罩去掉,露出两只眼睛,循声望去,一个秃顶中年男人口吐白沫,躺在地上,旁边一个年轻小伙子扶着他的头,焦急的望着机舱里的乘客,刚才的那句话就是他说的。

空姐也跑了过去,同时飞机广播开始播放求助信息,寻求一位医生或者护士,可以帮助晕倒的男士做心肺复苏。乘客们开始交头接耳,纷纷议论这个晕倒的男人,阿呆也不禁为他担心起来。

没一会,一个空姐急匆匆跑来,身后跟着一个年轻女子,看样子应该是个医护人员。

年轻女子俯下身子,耳朵靠在晕倒男士口鼻位置,然后手扶住男子额头,两指捏住鼻孔,张嘴为男子做人工呼吸。

几分钟后,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在年轻女孩的努力下,那个晕倒男人奇迹般地苏醒过来,虽然他看起来依旧病殃殃的,但是神志清醒,不断对女孩道谢。

周围乘客纷纷对女孩伸出大拇指,夸她是“最美女护士”,有个小朋友跑到女孩身边,送给她一束花,女孩害羞的笑笑,两个酒窝像两朵玫瑰,绽放的美丽动人。

阿呆看着女孩,有些恍惚,因为眼前这个“最美护士”像极了自己的女朋友——小红。小红不是在G市吗?

阿呆揉揉双眼,使劲往女孩的位置看,但是越看越模糊,越看越看不清。一个身影出现在阿呆的视野里,是一个佝偻的老人,她正朝阿呆走来,走的缓慢又沉重。阿呆有些急躁,他解开安全带,站起身,要去找女孩问个清楚。

突然,飞机猛的一震,剧烈的声响传遍机舱,一阵阵刺耳的撕裂声让人不寒而栗。乘客突然安静了,人们一同往窗外望去,寻找这可怕声音的来源,一个声音叫道“快看左边!”

阿呆往左边窗户望去,呆住了,他看到了声音的来源——机翼下的发动机正在发生可怕的爆炸。滚滚浓烟从发动机身后源源不断的冒出,像一条黑色的长龙,正咆哮着在天空飞翔。

机舱里的乘客顿时乱成了一锅粥,人们惊恐的大喊大叫,四处奔走。哭声,喊声,摔碎东西的声音和发动机的爆炸声在机舱内此起彼伏,广播此刻播放着无济于事的安全提醒,人们四处乱窜,想逃离危险之地,但最后却发现无处可去,只有等死。

身边的小女孩哭着依偎在母亲的怀里,母亲捂着女孩的眼睛,不想让她看到这人间惨状。

阿呆看到这一切,欲哭无泪,他默默掏出手机,给小红发送最后一篇短信“我爱你!”

慌乱的人群中,一位老人面朝发动机的方向,双手合十,嘴里念叨着什么,佝偻的身影瘦弱不堪,像一个虔诚的信徒。

阿呆猛然想到,这发动机事故可能与登机前那几枚纽扣有关。哎呀,阿呆一拍脑门,失败与后悔的感觉一起袭来,阿呆登时痛苦不已。

但是上天并没有给阿呆太多时间,突然,左边机翼发生剧烈爆炸,机翼与机舱连接处出现了一个大口子,这个口子越来越大,最终机翼与机身完全分离,人们被裂出的大洞吸到了高空,机舱内的一切都像传单一样被撒了出去……

“小伙子,你怎么还不走啊,我在送我老伴,你不要打扰我!”老太太似乎有些生气,怪异的笑容瞬间变成了厌恶的神情。

阿呆晃了晃脑袋,眼前的一切那么熟悉,登机梯就在身边不远,乘客正走在上面缓缓移动,面前停着的飞机完好无损,地上散落的纽扣闪闪发光。

“哦,你又在送老伴。”

“什么?又?”

阿呆不解释,扭头找到机组人员,把老太太做的一切告诉了他们。等机组人员赶到的时候,老太太还在发动机前,双手合十念念叨叨,很虔诚的样子。

“老人家,您这样做很危险,是犯法的!”乘警大哥有些哭笑不得。

“什么?犯法?我送老伴也不行吗?”

“送老伴?您送老伴可以,但是不能拿所有乘客生命开玩笑啊!如果您扔进去的纽扣对发动机造成破坏,那就是重大的安全事故!全部乘机人员都可能丧命!”

“啊!”老人家似乎有些懂了,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赶紧把地上的纽扣练了起来。

“唉,普法工作任重道远啊!”乘警大哥感慨地说。

由于清理发动机中的纽扣耽搁了几个小时,阿呆到达G市已经是傍晚。下了飞机,阿呆一眼就认出了人群中的小红,小红穿着鲜艳的红色上衣,在夜色的衬托下,像一朵盛开的玫瑰。

见到阿呆,小红笑嘻嘻的跑过来,给了阿呆一个大大的拥抱。

“死阿呆,怎么来这么晚啊”

“晚么?你知道不,我差点就来不了了。”

“来不了?哼,我生日你敢不陪我过,那我以后就让你跪一个月搓板!”小红佯装生气打了阿呆一下。

“亲爱的,生日快乐!还有…嫁给我吧!”阿呆从口袋里掏出了钻戒,把它戴到了小红的无名指上。

小红脸红扑扑的,害羞的在阿呆脸上亲了一下。他们手拉手走出了机场,天上的月亮那么皎洁,照的阿呆心里痒痒的。

“小红,你知道么,今天我阻止了一场空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