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之城(33)

96
今年九十岁
2016.08.12 21:45* 字数 1639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四方之城(32)上一章

只用了三天,对程城的处理结果就出来了:承担黄犯全部医疗费用,并给予全监通报批评、行政警告处分。这个警告看起来只是一张放进档案的纸片,其实将取消程城的各类年终考核奖。

黄平也已经回到监区。

程城向监狱政治处提出调离一监区,政治处领导基本同意,只是想问问哪个监区愿意接收他。不料,经过这件事,几个监区长都表示不愿意来个这么冲动的人,怕以后给自己监区惹出事来。

政治处主任只得说,让程城先在一监区干着,等自己和监区长做下工作再说。

程城脸涨得通红,自己活这么大从没像现在这么丢人过。像一块被人丢弃的破布,谁都不愿意再捡起。

回到监区,监区长得知情况安慰程城:“你就暂时不要直接管理罪犯了,先上几天清醒班吧。”

清醒班就是上夜班,每晚负责查看监控录像,正常情况下每隔一小时查一次监舍,检查罪犯情况。

因为值清醒班几乎不用和罪犯打什么交道,所以监区多安排一些表达能力差、不擅管理罪犯的民警,往往就是一些年龄大、文化水平低的民警来做。

程城只得答应。

与此同时,吴忧给黄平咨询的录音也已经交到监狱狱政、狱侦科。很快大家都在议论,原来程城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看不出来吴忧斯斯文文,竟然和罪犯搅和不清云云……

吴忧还在上班就被妈妈打电话,要她和程城下班后赶紧回家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走进家门,弟弟一家三口也回来了,看来吴爸吴妈是要开家庭大会啊。

吴妈妈看着吴忧,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你胆子可真大啊,什么都瞒着家里人,连程城也不说。你安得什么心?现在好了,你,叫我怎么说你好……你听到外头大家都怎么议论吗?说得难听死了,专得程城这孩子心好,不往歪了想。”

“妈,你别怪吴忧了,她也是怕我担心才没说的。不怪她,都是我自己太冲动。”程城护着吴忧。

吴爸大声说:“你别护着她,我看她完全不配做警察,哪里还有一点警察的警惕性,根本就是敌我不分了。”

“是啊,姐,我看你以后也别做心理咨询了,免得大家都……”心兰半吞半吐。

“心兰——你瞎说什么!”吴愁大声喝止心兰。

“你就能拦我,有本事去拦住别人啊,让大家都别说了。”心兰不满地瞪了吴愁一眼。

“姐,你别管别人怎么说,千万别放在心里去。心里难受就给我打电话,我保证把你哄开心。”吴愁说。

“姑妈不高兴还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也会哄姑姑的。”认真地听着大家说话的小宝也跑来扑在吴忧怀里。

“宝宝,谢谢你。”吴忧欣慰地搂住这个胖乎乎的孩子。

“是我考虑不周,心兰说得对,现在弄成这个样子都怪我。还害了程城……”吴忧说不下去了。

“程城,现在上班还好吧?”吴爸关心女婿。

“嗯,上清醒班累是累些,但也很单纯,没什么操心的,只要把时间守好就行了。”程城让自己显得精神点。

“唉,年轻人,吃一堑长一智,哪有不碰到点事的时候呢。只希望你们能以后长点心,遇到事情多想想,互相商量着办,不要再冲动了。”吴爸说。

“现在大家都在议论,你们不要听。说一阵自然就过去了,等你们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别人说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怎么想。只要自己觉得心安,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你是在过自己的日子。吴忧现在是要做妈妈的人了,把自己照顾好最要紧。”

“是,爸,妈,幸好身边还有你们,哦,还有我的好弟弟弟妹。”吴忧把头靠在爸爸的肩膀上,第一次感受到了一丝轻松。

程城第一次上清醒班,两人一班,上半夜是程城,从晚上7点钟接班,到凌晨2点换班,按照规定接班后先查看一次监舍。

罪犯睡觉是不能关灯的,因此通过监控探头,可以在屏幕上随时看到他们的情况。

不知道为什么,程城首先点击开了黄平监舍的窗口,看到罪犯大多数都在洗漱,而黄平则坐在床上看书。因为从医院出来,他说自己身体还不舒服,这几天没有和其他罪犯一起正常出操、学习,只安排了两名罪犯和他组成互监小组,同时也负责照顾他。

忽然,黄平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看他,冲着镜头方向抬起头来,定定地从镜头看着程城,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来。

程城惊得汗毛都倒竖起来,不由地倒退一步。定定神再看,黄平已经低下头,继续看书去了。

程城决定去巡查一遍监舍,特别要去看一下黄平。

四方之城(34)上一章

四方之城目录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