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系列之 真爱 (结局)

这几天姜意说很忙,于是拒绝了柳长平到她家里去。直到他们约定了去大理的日子, 他来接她,直接去了机场。姜意这些日子以来,愈发地妖娆了。那一种成熟,不光是穿衣打扮上的,还是气质上的,内心的。

柳长平有些洋洋自得。他记得有一次晚了,他给姜意发微信,问她在干嘛,姜意说在学习。他当时十分的自信:“和我聊天就是学习。”姜意彼时十分地崇拜他,深以为然。这么些日子以来,柳长平的确是教给了姜意不少东西。

“想什么呢?”他问靠在椅背上一言不发的姜意。

姜意偏着头,过来看了他一眼,有转过头去看着前方。她笑:“柳老师,你说,如果我和你同龄,你年轻的时候会不会娶我?”

如果同龄?年轻的时候,他正追着陈也,追的费尽心机。他笑:“会吧。不过,人生哪里有那么多可能?”

“骗人!”姜意伸了个懒腰,懒懒道:“不过你说得对,人生哪里有那么多可能?如果我们不曾重逢……如果我没有认出你……如果你没有……”她的眸子渐渐地暗了下去。

她有些过于地伤感了,柳长平心中有些不悦。旅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哄她开心,她却如此低落。幸而她很快就洗刷了负能量,转头跟他笑:“不说这些了!”

大理古城比前些年繁华了许多。在这里,打扮成什么样子都没有人会觉得奇怪,也很少人去注意评判他人。姜意把手伸到他的面前,笑容像是一朵清丽的花,她说:“倒数第二件事情。”

手牵手,踩马路。

以前柳长平不愿意,是因为在那个城市里,熟人太多。而且他已婚。如今他孑然一身,当然可以光明正大地牵手。他们一起去了天龙八部影视城,姜意数落了一番花心的段正淳。又去了苍山看杜鹃花……

第二天去洱海。真是满当当的行程。柳长平想告诉姜意,不必要这么赶着。其实他请了更多天的假来陪她。但是姜意兴致勃勃,完全都没有给他机会。

他们骑行,绕着洱海骑了三分之一,一个中午的功夫,皮肤就晒黑了一层。柳长平手腕上带手表的那一块,取下手表,还是一个手表的形状。看得他们俩哈哈大笑。

然后去了酒吧。喧闹的人群在狂舞,姜意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笑意吟吟地看着他。他大声问:“你说什么?”

“我说,柳长平,我爱你!你爱不爱我?”就像是电视剧里面的桥段。音乐的节奏很快,如同是催化剂一般。周围人群的激情感染了他,他大声回答:“我也爱你!”

“什么,大点声!我听不见!”姜意踮起脚凑在他的耳边大声喊,竭尽全力。五光十色的光线从她的脸上一次一次地闪过,看起来都有些像幻象。柳长平大声回答:“我也爱你!”

“谁爱谁?”她又像是调皮的精灵一般调戏他。他终于大喊:“柳长平爱姜意!柳长平爱姜意!柳长平爱姜意!你听见了吗?”

她笑的就像是一朵花。以前是一朵清丽的茉莉,如今妖冶地像一朵玫瑰。她在他怀中笑的泪都快要出来。她踮起脚尖,狠狠地吮吸着他的唇,将她的气息印记在他的脑海当中。

玩儿疯了,真的是玩疯了。柳长平感觉身上的细胞似乎都年轻起来。

晚上在双廊住一晚,姜意订好了房间。

她还随身带好了那一张清单。只剩下最后两项了,今天她与他牵着手光明正大的踩了马路,如今他们身在大理。姜意掏出马克笔,认真地一点点地划掉,递给柳长平:“看,都完了。”清单上一条条黑色的痕迹,完全看不出来本来的面目。她递给他:“来,送给你。愣着干什么,送给你,以后说不定还可以用来怀念我。”她将清单塞进他的手中。

柳长平想说点什么,还没来得及。她将身上的衣服已经剥落,伸手过来抓住的他的皮带,然后蹲了下去。他难以自持,和她纠缠在了一起。

清晨的阳光照进来, 美好的难以叙述。窗外的洱海平静美丽。柳长平的心情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平和。昨夜,姜意在他的身上盛放,在他的身下娇喘,他们的肌肤紧紧地贴合,汗水融为一体……真是疯狂又美好的一夜啊……

他突然想起来,昨晚上要拿出的戒指因为那样的激情,他都没有来得及拿出来。

柳长平转过身,姜意已经不在床上了。她睡过的地方牵的平展,好像跟没有睡过人一样。他起身去上厕所,又喝了白水。姜意还没有回来。他下楼去问了服务员,说是看见天还没亮的时候,她就出去了。

外面的日光正盛,将翠绿地叶子也照的闪闪发光,有些绕眼,头晕乎乎地。柳长平突然感觉这像是一种梦境,如此地不真实。

他匆忙地回到酒店的房间。是的,姜意不见了,她的行李什么都不见了。她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

柳长平打开手机,里面的照片,只要是有姜意的,也全都不见了。

最后的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那一张清单上。他打开,里面还夹了一张卡片:

“柳老师,你骗我,我也曾想报复你,狠狠地报复你。

但是,我放弃了。不是因为我爱你而放弃的,而是,我讨厌恶毒的人。我不想成为我讨厌的人,所以我放弃了。

任何事情,都是乘兴而来,尽兴而归。爱情也是。

我走了。再也不见。”

柳长平看着那一张涂满黑色的清单,和没有任何落款的卡片。这一切,或许都真的是自己的梦境。他想要醒来。

于是匆匆地订了回公司的机票。公司里的熟悉的打招呼,他赶到办公室里。和人事部打电话,人事部说姜意已经离职了,三天前办的离职手续。

柳长平终于平静了下来。他默默地点上烟,办公室不多时就烟雾缭绕。他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终于他狠狠地掐灭了烟。刚好有快递送过来。很小的一个盒子,里面是他留给姜意的那一张卡。

夜晚终于降临,柳长平发现自己并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去。他开着车漫无目的地转,最后竟然还是到了姜意的租屋。他还有钥匙。他打开门。

里面已经一无所有,空荡荡地,空荡地好像这里从来没有过生机。

柳长平有些颤抖地点上烟,狠狠地骂起来:“婊子!都是婊子!都他妈的是婊子!”骂着骂着,然而心终于还是空了一块。

原来,这世上,谁不曾有过一场真爱。只不过,有人身心投入地珍惜了,有人满不在乎地错过的了。这一场关系中,那些满不在乎地为自己付出的少得到的多而窃喜,那些珍惜的人总是在拼尽全力付出更多。而意外的是,当这一段关系结束时,偏偏是付出的多的人转头地潇洒,了无遗憾。而付出的少的人,却总是意犹未尽,耿耿于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等和儿子一起回家,陈也已经睡了。儿子玩了一天,累极了,抱着他妈妈的胳膊睡着了。一张床上占了两个人,柳长平自然只能睡...
    东方辞阅读 585评论 0 0
  • 柳长平很久都没有去找过姜意了。不是不想,只是现在孩子刚刚出生,他还沉浸在当父亲的喜悦当中。陈也如今对他的态度明显缓...
    东方辞阅读 118评论 2 0
  • 姜意对柳长平算是二见钟情。 因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姜意实在是太小了。大概是八九岁的样子吧,还是小学四年级的样子。 ...
    东方辞阅读 165评论 0 1
  • 小李家的附近新开了一个菜市场,开业那天,礼仪队敲锣打鼓,营业员一边给路人发着宣传单,一边吆喝,菜市场新开业,里面的...
    没错你说的对阅读 376评论 3 6
  • 上一辈人跟下下一辈人,如何相处? 两辈人之间有代沟是什么? 这两个问题如果每一位家长都有清晰的认识,并有正确...
    青春期教育从理性开始阅读 202评论 0 0
  • 一 这个图片是我在路上随手拍下的一幕。 两个老人,相互搀扶着向前走。老爷子的身体状态比老太太要差些,步伐要缓慢的多...
    李在在阅读 395评论 0 1
  • 1、困难不在于如何接受新思想,而在于如何摆脱旧思想; 2、我宁愿模糊的正确,也不要精确的错误。(这句话其实是Car...
    linglingchai阅读 5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