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行走系列又南行(六)一条有故事的江之江景大道掠影

晨起开启老街、西门江的再次寻找模式,想更多地找到时间留下来的一些蛛丝马迹,没想到和当地人一聊,又牵出了党江这个话题——西门江是南流江的支流,穿越合浦县城,在党江镇入海。我们干脆半路吃了早饭,去寻觅南流江入海口。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到了党江镇并没有见到江水的影子,这让我们很困惑。在一位超市老板的介绍中得知,沿着党江镇的街道往前方再走一段是螺江大桥,过了桥右转有一条江景大道,去年(2017年)才通车,有20多公里长。这是一条环形的江景大道,起点和终点合二为一。

江景大道外侧就是江水。这里的水比西门江清澈一些,但也泛着红土色——恰逢雨季,上游的雨水沿途冲刷红土地,雨水必然会被染上颜色,这种颜色一路也会被带到下游的水中。江水虽然泛着红土色但看起来有一种丝滑般的感觉,像绸缎,很有质感。

图片发自简书App

阳光格外明亮,但并不刺眼,紫外线辐射很强。江上偶有小船马达轰鸣在捕捞,多数小船都在大大小小的港湾里停泊,晒太阳。

沿着江景大道迂回曲折地向前行驶,江面变得越来越宽阔,江景大道靠水的一侧都砌着半人高的水泥墙,水和岸边衔接的地方植被越来越多,根据经验判断,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大片密密匝匝的绿色植物应该属于红树林。偶有飞鸟从静静的大片绿色中飞起,盘旋低回一阵又平稳地落下去,瞬间消失在无边的绿色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不清楚哪里是党江的入海口,但明显前面的水域已经变得烟波浩淼,这该是入海口了吧?碰到一位在大道旁听收音机的当地老人,我们连比划带说,老人终于弄明白了我们的意思,也印证了我们的推测——这里是入海口,既然是入海口,就该是廉州湾。远处已经分不清哪里是水,哪里是天。其实,空气的味道也印证了这一点,刚才一路走来空气的味道是淡淡的甜味儿,现在则像有人在这有甜味儿的空气里撒了很多盐,又咸又甜。

再往前走,出现了一个汊,水面似乎弥漫着一层雾气,远处的天边影影绰绰露出一群群高楼大厦的影子,颇有仙气,我甚至产生了海市蜃楼的感觉。再仔细看,居然看到了北海银滩闪着神秘金属光泽的标志性建筑——对面真的是北海银滩,这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

继续往前走,大道内侧养殖的水塘多起来,水是从哪里来的呢?原来,每隔一段距离,海景大道的外侧就会出现一个乍看起来像观景台的金属栏杆围起来的小平台,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平台上都设有一个或两个铁闸,闸口下面的水道通往江景大道内侧,当内侧需要水时,就可提闸放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正赶上海水刚刚退潮,有渔民在出售自己的劳动成果——一种我叫不上名字的贝类,开车的商贩专门沿江景大道一路收购。眼看着一个年轻的渔民从刚刚靠岸的小船上走下来,手里端着一个白色泡沫筐,里面是大半筐贝类,收购的商贩手脚麻利地称完分量,把钱塞到年轻渔民手中。年轻渔民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肤色黝黑,他握着钱,脸上露出比阳光还灿烂的笑容,和商贩用方言小声交流了几句,就沿着刚才上来的台阶一步一步轻松地走下去——妻子在小船上边收拾边等他。

图片发自简书App

江景大道内侧的养殖户忙着捕虾。很多人头戴斗笠状的遮阳帽围在捕上来的虾旁看热闹,商贩则一边拣出死虾,一边把筐里称好的虾倒进一个有水的很大的容器。

江景大道外侧的大大小小的港湾里停泊着休渔的船只,这些船只肩并肩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水中,似乎在等待出海的消息。还有的船只被送进沿岸的修理厂紧锣密鼓地进行仔细检修,等待开海之前能够整装待发。当地人说,从5月15日到8月15日是禁渔期,8月16日中午十二点开海。开海的时候万船齐发该不会造成航道阻塞吧?不知道开海的时候会不会有什么仪式?可惜忘了向渔民咨询关于开海仪式这个问题,开海的日子该是收获的季节,即使没有仪式又有什么关系?收获是令人心动的,万船齐发算不算一种隆重的仪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江景大道上走走停停,用了两个多小时,夫君还觉得没有尽兴——他太喜欢这样原生态的生活状态了,可惜天气开始热起来,江景大道不是林荫大道,完全暴露在阳光下,我们只能选择离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