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成长了呢,还是妥协了

日落伊斯坦布尔

(一)

“你成长了”番薯在吃了两个烤蒜蓉扇贝后跟我说。

“是长个儿了吧?”我淡淡地回了句。

“对对对,你还在长身体”番薯给我盘子里夹了一个扇贝“旅行一趟回来还长个儿了,我们也赶紧旅行去”

“呵呵”小明头都懒得抬。

番薯和小明是我两个损友,见面吃饭必喝酒,三瓶燕京加一瓶牛栏山二锅头。

“像你说的”番薯吃了一个烤生蚝“人是会变的”

“是啊,人是会变的”我放下筷子“所以呢,不要向生活问太多”

沉默。

“你还记得小七吗?”番薯放下筷子。

“嗯,还记得,去深圳了嘛”

“他把以前的生活写成故事了,发给我看。文笔就像那谁,你喜欢的那作家,哦,卢思浩”

“卢思浩啊,我都不再读他的书了”

沉默。

“我也变了”番薯又拿起筷子“我现在不会再只看脸去喜欢一个人了”

“嗯,你也没有只看脸的本钱啊”

沉默。

所以呢,什么是损友?损友就是你可以毫无顾忌地给我倒酒,我可以肆无忌惮地把天聊死,然后心里也毫无芥蒂。

(二)

“旅行回去后,我就不怎么刷朋友圈了”我呷了一口气泡水“刷朋友圈是病”

“还好吧”大硕也喝了一口气泡水“也没什么”

“你和华一就不怎么发,我旅行一路上,就刷你们的屏了”

“我也偶尔发”大硕看着乐队,乐队唱着痛仰的歌“华一倒是很少发”

华一看着窗外不说话,夜幕笼罩着北国。

“看你发了好多漂亮的照片,是回国后去走了一圈吗?”我继续问大硕

“都是在墨尔本拍的”

“拍得很好啊”

我也开始专心地听乐队唱歌了。

回去后就让我安静地生活吧,波澜不惊。我曾经很讨厌笃定的未来,生活如果一眼就看到头了,岂不是让人很没有热情与期待。想起上次旅行回来的忐忑与踌躇,我也这么对自己说过。不过这次不一样的是,我不再觉得忐忑与踌躇,也不再充满热情与期待,倒也不害怕自己没有了热情与期待。

十一月,寒与暖,宜安定,忌流浪。

(三)

某天突然翻看到旅行前写下的话。

“生活还是需要热情与期待的,如果感觉没有热情与期待了,赶紧去找回来吧,不论代价多大”

这大概就是我当时上路的原因吧。只为了找回来时的热情与期待。“重新上路,只为说过要去的地方一定要到达,继续旅行,只为回来时能更理直气壮”这是我在文末写的,这篇文章如果不是偶然翻出来,我竟然不怎么记得了呢。

(四)

现在我是更理直气壮了。

只是,是不是变成以前讨厌的人了呢?可是也没有什么不好啊。

周五晚上和小明番薯去酒吧喝酒,喝得有点多。

“喝了酒后,你还是以前的你”番薯说“没有变呢”

我一惊,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看吧,你觉得自己发生了多么惊天动地的变化,只需几杯酒,你在故人眼中还是那个样子。只是你不喝酒的时候,变了就是变了。

(五)

以前觉得,人是在一瞬间长大的,也是在一瞬间成熟的,最后也是在一瞬间老了的。这样说未免太不负责任了。成长其实是很慢的,一点一点,在你看不到的黑夜与清晨。于是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变成了不是以前想象的样子,成了一个不被以前的你理解的人。曾经害怕安稳的你,现在却享受着波澜不惊,曾经不想每天上班挤地铁的你,现在却不愿住在公司附近(多让人不可理解啊)

出去走了一圈回来,单厨不再做照烧鸡肉饭了,七年不再做薄荷摩卡了,番薯和对象分手了,小A分了一个又一个,我心里不再念着远方的山与大海了。你看,以前的世界再也回不去了,就像青豆从1984突然进入1Q84年一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变,但是又好像哪里不一样了,你也说不清楚。

我曾在微信上问王泓人“你还会写书吗?”

她回“我也说不好呢,一时一个状态,走着看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