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与凉,穿越百年(新诗105)



这次的热量

我能再活一百年

世态的炎凉,稳稳地站在树上

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任凭落叶,任凭秋凉

任凭萧杀过后的万顷荒野


白狼从寂静里走出

脚步铿锵

它眼里有光,有火

照亮了这个古老的夜晚

和树下的孤独身影


我的树根仍然坚韧

在沉重的寒流之下,仍然伸展

仍然蔓延,直达生命的尽头


我还能再爱一个人

在冰封之间

伸出苍老的目光,坚毅,坚定,坚持


谁会穿越百年,

再一次寻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