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

文 | 松松君


离了诡异的骨落城,随着葫中小眼珠的指引,小白稍稍改变了方向,向西北而去。

这日里行至一座小渔村,如往常一样,小白找了一家水旁的人家寄宿下来。适逢傍晚时分,渔家也邀小白同他共进晚餐。

渔家的晚餐不算丰盛,但也充满野趣。河中鲜鱼煮汤,色如白玉;鱼骨酥炸,金黄可人;又兼螺蛳一盘,泡在自家所酿山野果酒之中,鲜香盈盈。小白坐于桌前,只觉河鲜水意扑面而来,更有山明水色恰在桌边,水流涔涔触手可及,直叹此间闲适世间罕有。

渔人坐于小白对面,独居于此,身材有些发福,面容圆润,几缕发丝从发髻中垂下,随意的飘在面下脖颈之间。浓眉圆目,眼瞳乌黑清澈,恰似河水一般。向小白把那手中酒杯举起,

“山川野地,无甚好酒好菜招待公子,还望见谅”。渔人声音浑厚,带着笑容说道。

小白自是客气几句,又把这山间美景一番赞叹。觥筹交错间,同那渔人杯来盏去,一路上风餐露宿,实难有此悠闲心境享用酒食。

酒过三巡,渔人脸见微醺。同小白说起这渔村的一个古老传说,村中河流名为星河,传说通往一处幽然隐秘之处,传言那处乃是一处大湖,中有仙人楼阁,有幸见之上楼者,可得仙人眷顾,入门为徒,飞升仙界。只是这河流白日里流水如常,只在漫天繁星之夜,阴阳际会之时,方可寻那隐秘仙途。然村庄世代也确有几人夜出寻仙,不复返也。

小白听之亦只是一笑,并未放在心上。再细看那渔人,却见渔人嘴泛微笑,望向夜空若有所思,并不似玩笑一般。于是沿着渔人眼神看去,但见满天明星,闪烁不已,山中本是多雾,而此地今夜竟天明夜朗,银河当空,浩瀚清明。

小白心知渔人所想,然也以道理规劝,请那渔人还是少作这不实之想。那渔人却只作不闻,进而起身入内。小白听那屋内声响,木桨撞动,蓑衣摩擦,仿佛是那渔人正在收拾行装。

半晌,渔人满身行头整齐出门,

“公子莫阻,今夜我倒要去寻上一寻,我辈平庸数十载,不定今日能得了那神仙眷顾哩!”

说着提着木桨便要出门,小白见阻拦不得,只得求那渔人让自己同行,路上有异也好有个照应。

两人登船出行,一路水波平缓,夜空浩瀚。渔人在船尾划桨,时而同小白说起村中人传言的那几位成仙之人,又言自己成仙后如何如何,必不能忘了今夕之缘云云。而小白则立于船头,诺诺的应着,若有所思。

不多时,小白感到船行渐缓,回头去看那渔夫,只见渔人停下了手中的桨,眼神越过小白向船头望去。小白忙又回头去看,只见远处河流见口,仿佛汇入一处宽阔的所在。那渔人兴奋的连喊“到了,到了!”,忙又去划桨快行。

船至湖口,不需多费力气。只觉一阵水力把小舟推进了湖中。两人这才看清了湖中景象,此湖浩渺异常,可比鄱阳洞庭,不见边际。星空明亮映入湖中,确实仿似仙境。小舟愈行,却见远处仿佛湖心处,有一楼阁高耸,巍然而立不知几层。楼阁之中尽点浅蓝光芒,恰如天间繁星。

渔人早已兴奋的不知所以,摇着小白的臂膀说,

“公子,原来真有仙人阁楼在此哩!”

小白虽感叹于眼前仙境奇异,然自觉此处有异,亦不知从何说起,葫中亦传来小眼珠声音,

“白公子,此处有异,当速归。”,听上去甚为严肃,不似小眼珠平常戏谑之言。

小白不知如何同那渔人解释,眼前渔人看着那楼阁已然惊异的大张着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湖中高楼出神。

“船家,此处恐有危险,不如速归。”

那渔人哪还听得进小白说话,只顾跳回船尾,加快划桨而行。谁知小船竟在离那楼阁百米之处搁浅下来。再向那船下看时,却见湖水极浅,小舟已搁至岸边,眼前仅有一层浮水浮于岸面,而岸面直通向那星光楼阁之下。

不由小白分说,渔人已跳下小船,朝那楼阁狂奔而去。小白伸手去捉,却也不及那渔人飞奔不已,只得眼看渔人向那楼阁奔去。

“公子速抬头观看。”,小眼珠的声音从葫中传来。

小白抬头去看,只见众星密布,那楼阁正上空的星空却俨然是一片朦胧,好似一片混沌的星云,再向那星云周围看去,只见密集的繁星在这星云周围空出一片来,那一片空白之畔又有一条狭长的空白被繁星让出,整片星空恰如一条小河直通大湖,而那大湖的正中,正是这片混沌的星云,而星云之中混沌不清,望去不似吉象。

倏忽间,又见一颗流星闪过,正落入那星云之中,星云霎时变的血红,如雾般晕开。小白忙去看那渔夫,却见渔夫的背影恰恰闪入了楼阁,忙想开口去喊,然又觉为时已晚,只见满楼星光忽地变红,只如血光。一时间高楼间血光冲天,直入云霄。复又归于寂寥,楼宇间星光熄灭,再过少顷,连那楼阁竟也从小白眼前凭空消失了。

小白轻叹这哪是什么成仙得道,怕是又成了哪位妖怪的腹中之餐。悻悻回身,艰难的操起双桨,缓缓往渔村方向划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