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幻云,再念覆雨(五)

楼上的装潢跟这里的一贯风格很搭,月白底色云雾暗纹的壁纸,月白色的小榻,原木古桌,上面饰有陶瓷小像和茶具,整个地面都是木制的地板,走起来很舒服。

萧斐四处逛着,当她走进一间向海的房间时,她几乎是一下子就确定了这就是萧萧的房间——推开门,房间连通着大大的阳台,用整扇落地的玻璃窗隔开,窗纱摇曳,粉红一片,就如主人一般明艳可爱。

里面的床榻也由粉红的纱幔笼着,旁边是小小的梳妆台,以及摆放着微微凌乱的笔墨纸砚的书桌。纸镇上还压着一张纸,走进一看,像是抄写了一半的经文书卷,只是没有写名字。

罢了,总会知道的,今晚的话,不如就睡这里吧。

萧斐回到楼下,他们已经吃完了,那两个家伙在外面吵着什么,只剩下两个大人在收拾残羹剩饭,她跟着走进厨房,趁不注意偷偷尝了尝菜,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还蛮好吃。这时那位父亲进来,小声地对妇人说:“你说,这两个孩子这么好,长大了要是分不开怎么办啊。”听罢,正在擦洗的双手一顿,妇人说:“是啊,我也正担心着这事。虽说小祭司待咱们萧萧是真的好,可是这身份,咱们高攀不上啊。”“不知该如何是好啊,哎……”叹了一声,他退了出去,萧斐突然感觉自己不饿了。

她走到门外,看着坐在矮凳上乘凉,开心打闹的两个人,心里有些难过,如果他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多可惜啊,会很难过的吧……

第二日醒来,发现萧萧已经不在房中,萧斐一骨碌站起来,赶忙下楼去寻。看到一家三口在其乐融融吃着早饭,她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可不能跟丢啊。

细细打量,觉得萧萧好像……有些变化,可是认真去想好像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萧斐以为自己睡懵了居然产生了错觉。

但是见到男孩的时候,她发现好像真的是变了,只一夜过去,男孩的个子好像高了些,女孩子好像也是,居然都到自己肩膀高了,这是不是长得有些太明显了啊,萧斐有些懵。

就这样跟着他们过了几天,萧斐发现男孩子每天都来找女孩一起去学府,两个人一起上课,下午的时候两个人会分开,男生有特别的课程要学习,可能是因为他的身份不同吧。由于学府靠近外围,离海很近,他们总是在下课之后约好一起去海边玩会儿才回家,而萧斐就是这样遇见的他们。

她也发现,这个地方称一日为一轮,即太阳升起到落下,而这一轮的意义,却更像是一年的意义,由此每次清晨他们相见的时候都会比对身高,而几日下来,纵使女孩不太服气,也不得不承认男孩的身高是长得越发快了,如今已稳稳高了女孩一个头。而他的脸,去掉初见时的几份青涩后,是那日桥上见到的神一般的人物无疑。

至于女孩……长得越发像萧斐自己,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像是影子,跟在“主人”的身后。时间会证明一切。此时的萧萧已经快与萧斐同高了,她不由得想,等她与自己同样高同样大时,会发生什么呢?她还能留在这个世界看着她长得比自己还大吗?

只是还有一个问题她一直没有想过,就是怎样回到原来那个世界。她一直不想,此刻想起,却发现自己不愿意去回答。也许,在这里就这样过下去也不赖吧……

做个……影子……?


这是他们之间的故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