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上灵魂去旅行


毕淑敏的一段话让我记忆犹新:“我们常常会说,等待时间吧,时间可以愈合一切,但时间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没有处理过的负面回忆,就像用冰雪掩埋过的尸体,一旦表面的冰雪被风暴吹走或者是消融,尸体就会重新栩栩如生地出现,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时间并不是万能的,曾经的伤痛会渐渐显得微不足道,但一旦触碰到,却依然带着辛酸与苦痛,就像伤疤一样,不可磨灭。

  在这漫长的旅途,深沉与锐利总伴着生的欢愉向我们悄悄袭来。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是夹带着烦恼和忧郁。尤其是在这个物欲横流,宣扬功利主义哲学观的时代,很多人的灵魂已经渐渐负担不起不断加速的的冲击,就像那句网上曾今流行的话一样——“这个时代,你不得个忧郁症都不好意思说你活过。”

  Z小姐曾经是个忧郁症患者,在我们世俗的眼光看来,她是个成功的人。但是,她不比任何人快活。我们都说,站的越高,看得越远。可是,站的越高,何尝不是摔得越惨呢?日复一日的加班,四处奔波的出差,永不停歇的应酬,压力山大的决定。这一切,颠簸的都是灵魂,当一点一滴的压力汇合起来,终于化作总后一根稻草,压垮了她。于是,她病了。

  她说,她曾经整夜整夜地失眠,身体内分泌失调,一夜白了许多根头发,但是她不能倒下,因为她要奉养体弱多病的父母;她不能倒下,因为她要面对严格苛刻的客户;她不能倒下,因为她的后面不会缺少人代替她。

  于是,她的病情不断加重。最后,她的父母求她离开这儿,他们说:“我们不要你多成功,我们只要你能快乐。”

  后来,遵循了心理医生的建议,她去了一个基本与世隔绝的小岛,那里的生活很原始,通信欠发达,她辞了工作,丢掉手机,在那个小岛上生活了一年。在那儿吹吹海风,看看不同的风景,跳跳草裙舞,和当地的老人们进行“艰难”的聊天……

  就像木心先生曾经说的:“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很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她的生活节奏渐渐变慢,灵魂终于跟得上身体了。看见的,自然是一个诗意的世界。离自然最近的时候,听风是风,听风也不是风。离喧嚣最远的时候,功用色彩仅涂抹豪强贵族与功名利禄之上。渐渐的,她的笑容比泪水多,欢呼比哀叹多,灵魂逐渐清透,健康也缓缓归来。

  最初看《穿普拉达的女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惊叹于那里时尚奢华的高定,富贵高端的名利场,我和女主一样,渐渐沉迷于这个所谓的上流社会,穿着优雅精致的礼服,享受着众人的追捧,站在灯光的聚焦下,不必担忧生活的苟且,或许大多数女人都曾有过这样的美梦。

  可是,为了这样的生活,女主失去了男友的爱,抛弃了与家人相处的时间,忘记了自己最初的信仰,拥有的是什么?一个空空荡荡的美丽皮囊,充斥金钱利益的个人生活,忙着勾心斗角的日日夜夜?

  她说,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米兰达看着她的眼睛说,你有,你已经做出选择了。

  我也才明了,其实很多时候,所谓的别无选择不过是自我掩饰的借口……

  世上有多少青春等待唤回?

  昨夜微霜初渡河,今晨的秋风里凋了多少青发?

  我们还要等到何时,才能带上灵魂去旅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