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圣人》第十三章 悲愁垂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秋日的太阳是远离炙热的,阳光照射下的落叶金灿灿地随风起舞,掠过地面,飞过房屋。仿若要用尽最后的力气,让生命绽放出色彩,唱出独有绝唱。

小陌将手里的馒头一个递给母亲,一个留在手里,攥出深深的指印。他站在炕上,看着窗外的萧瑟与疮痍,突然觉得枯萎也是一种勇气。小陌听到了叶子离开枝干的声音,轰然且惨烈。他的心猛地一颤,慌忙摒弃向往的念想,调整下心态扭过了头。

“娘,别生气了,咱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吃馒头。”小陌单手搂起母亲的胳膊,摇晃着,嘴里塞满馒头,狠狠地咀嚼着。

“娘没生气,不然早就气死了。娘是怕你心里难受。”

“不许乱说,您要是有什么意外,我可怎么办啊!我没事。”小陌义正辞严地说道,然后又咬了口馒头。

“呵呵,行,娘就算是为了你,也要好好的。”李二妮抚摸着儿子的头。


太阳懒洋洋地挂在天上,用杨婶的话说那就是露着笑脸的老公公。

小陌从屋里走出来,看到母亲忙碌的身影,院子里的新车不见了,东屋传来阵阵呼噜声。

“娘,我姑他们走了。”

李二妮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头也没抬地嗯了声。

小陌不在打扰母亲,径直向牛棚走去,好久没有和大黄唠嗑了,他要把今中午发生的事告诉这位老朋友。小陌的双脚刚迈进牛棚,就被大黄的孩子发现了,它“蹭”地一声窜了起来,满棚子撒开了欢。正在熟睡的大黄本能地猛然抬起了头,那铜铃般的大眼睛与小陌重逢,见是小主人,伸长的脖子又缩了回去。它回头蹬了自己的孩子一眼,扑棱了扑棱耳朵。

蹲在地上的小陌一边玩弄着大黄脖子下面的褶皱,一边开始向这个未曾言语过的老朋友倾诉起来。大黄眯着眼睛,时而睁开,时而摇头。大黄的孩子警惕地站在棚子的一角,注视着母亲和小主人,一脸的茫然、不解。

正当小陌沉浸于此时,“啊”地一声尖叫从大门栋方向传来,紧接着是重物落地的声响。小陌怔了一下,随即起身,撒丫子向棚外跑去。
大门栋子里,蔫绿的白菜乱铺一地,盛装白菜的筛子在地上独自转着圈,似乎在向每一棵白菜致以歉意。李二妮躺在一堆杂乱里呻吟着,表情已变得扭曲。小陌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六神无主地站在原地,释放着自己的情绪,声如破竹,泪如决堤。

“儿子,别哭了,快,快去叫你李叔。”李二妮咬紧牙关,喘着粗气告诉儿子。

小陌听后,呜咽着慌忙跑出家门。

“李叔,李叔……”还没进屋,小陌就扯开了嗓子。

李友良掀开门帘,看到泪眼婆娑地小陌。“咋了孩子,出什么事了?”

“我娘晾白菜,从梯子……梯子上摔……摔下来了……”

李友良闻讯,顾不得和家里打招呼,拉起小陌的手便朝门外走去。

午后的阳光随意而慵懒地躺在地上,小陌和李友良的身影似两朵行云滑行的画笔,勾勒着流水般的画面。

“嫂子,感觉怎么样?”李友良跨进陌家的大门,想伸手去搀扶李二妮。

李二妮眉头紧锁。“不行,动弹不了了。”

“先别动,我去开车。”

不一会儿,陌家门前响起了三轮摩托的马达声,也惊醒了梦中的陌言和陌生老两口。

在李友良和邻居的帮助下,李二妮满脸痛苦地上了三轮摩托。车子启动了,卷起片片落叶,它们在空中盘旋,随后又孤独地落下。

“娘,娘。”小陌哭喊着追了上去。

“哎,你给我回来。”转瞬,陌升迈开大步追赶起小陌来。

小陌的哭声戛然而止在村口的拐角,因为李友良的车停了下来。“儿子,别哭了,娘看完病就回来。你在家要听爷爷奶奶的话。”李二妮躺在三轮车上,脸色苍白。

“不,我要陪娘一起去,不想和他们住一块儿。”小陌嘟着嘴道。

“你爷爷过来了,回去吧!不然,娘可生气了。”李二妮忍着腰部传来的剧痛说道。


马达声再次响起,淹没了小陌的哭声,带动起陌升的斥责声。

“跑什么跑,她不还是没带你去吗。缺心眼的玩意,走,跟我回去。”陌升拽起孙子的小手,连拉带扯地回到了陌家门口。

门前罗雀的人都散了,钱氏也进了屋,只有陌言拄着拐在门口杵着。看到儿子回来了,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句“都这么大了,怎么这么不听话?”之后扬拐而去。
孤立无援的小陌成了离群的小鸟,他坐在门前的碌碡上,茫然空洞地望着母亲远去的方向,潸然泪下,倍感忧伤。他不知道自己在碌碡上坐了多久,只知道太阳已经从天上落在远处的高房。在这期间,他看到阿旺的奶奶给孙子买了好多糖,听到大宝的父亲东雷在过道口唠着家常,难掩欢喜地夸自己的儿子多么调皮、茁壮,胖丫在爷爷的怀里睡着了,甜美的微笑在脸上徜徉。

这一切就像一根根针,深深地刺入小陌的胸膛,尽管他早有设防,却仍落得遍体鳞伤,他的心就这样裸露于深秋的凄凉。如血的夕阳,不知何时、又被谁挂在了树梢上?

“孩子,怎么不回家吃饭?别在这坐着了,小心着凉。”李婶从过道里走出,来到小陌身边。

“没,没事,李叔回来没?我娘没事吧?”小陌从碌碡上蹦了下来,不留痕迹地抹了抹眼睛。

李婶叹了口气:“应该没什么大碍,你叔来电话了,说明早回来,但是你娘还得住几天。”

“那不就剩下我娘一个人了,她要是不能动谁伺候她啊!”小陌又开始不安起来。

李美丽轻轻将小陌揽在怀里。“放心吧,有叔和婶儿呢。你娘要是一个人在那不行,明天你叔回来了我去。”

小陌抑制住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挣脱李婶的怀抱,低头说道:“谢谢李婶,你和叔都是好人。”说完,化作一个身影,钻入身边的大门。

李美丽揉了揉眼睛,迈进陌家门槛的脚又缩了回来。


东屋的煤油灯跳跃着,舞动在塑料布做的玻璃上,宛若一个个精灵。小陌深呼了口气,忐忑地进了屋。

“呦,回来了。”钱氏站在炕上,伸向橱顶的枯手慢慢收了回来。

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小陌刚刚坐下,陌言扑喽扑喽的吃饭声就停止了,抹了抹嘴,出了屋门。

小陌低着头,一声不响地喝着大米粥,碗里的影子忽而静止忽而跳动,似在嘲笑他的胆怂。

“快点吃,谁吃到最后谁刷锅。”钱氏坐在小陌的对面,枯瘦傲慢的脸给人以恐怖的想象。

小陌匆忙喝完,擦了擦嘴。“奶奶,我吃饱了。”

“瞅你那德行,去,把鸡窝里的鸡蛋掏出来。”钱氏的眼睛眯着,在微弱的灯光下,成一条线。

当捧着鸡蛋的小陌再次回到屋子的时候,钱氏已经收拾完桌子了。

“把鸡蛋给你爷爷拿过去,让他放起来。”钱氏边洗碗边下达命令。

“爷爷,给,刚掏的鸡蛋。”小陌毕恭毕敬地,有点寄人篱下的感觉。

陌升铺好炕,站在炕梢,一把将小陌手中的鸡蛋夺了过去。“怎么就俩,都掏净了没?”

一股恐惧感涌上小陌的心头,他耷拉着脑袋,轻轻嗯了声。

夜,垂得很低了,没人懂它为何如此甘愿融入这没有边缘的黑暗里。躺在炕上,小陌开始想念、担心母亲,他默默的在心中为母亲祈祷……

风儿敲打着窗,树枝在风中飒飒作响。小陌的双脚陷入无尽的冰凉,朦胧中他看到了母亲,母亲就躺在他的身旁。小陌笑了,双脚放在母亲的肚子上,一股温暖涌入心房……

“娘了个×的,你蹄子这么凉,别挨着我。”钱氏的手掌煽打着孙子的腿部,怒斥道。

睡梦中的小陌被惊醒。泪,从眼角滑落,在脸上流淌,于夜里发光,渲染深秋的悲凉。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