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4时隔多年 终于释怀了退伍前夕班长与我的芥蒂

时隔多年 终于释怀了退伍前夕班长与我的芥蒂


分享之前,请先看一段故事。这段故事,虽然不是我,但是跟自身经历颇为相近。一直以来,萦绕我心头的困惑、不解以及对班长个人的不满,终于,在今天释怀!

我知道,每一个当过兵的都对自己新兵连的班长情有独钟,在心里甚至是无可替代的。那种对新兵连班长的亲,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我呢,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军旅生涯只有短暂的两年,但是对我的新兵连班长内心是无比的亲近的。即便第二年当老兵的时候,离开战斗班下后勤了,从此辗转多个班,名义上有很多的班长。但是,我深深知道,在我心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的新兵连班长——马文豪。


在中队我跟班长发生过太多的交集,有喜悦、有痛苦、有怨恨,现在想想,都是过往云烟了。但是,现在记忆犹新的往往是当时的那种痛苦。我跟班长关系很好,时至今日,我们依旧保持密切的联系。现在我跟班长已经分别退伍多年,我们同在北京工作,日常的见面相对而言会多一些,现在成了很好的朋友。在他面前,我还是会一如既往的用撒娇的语气跟他讲话,在他面前,我还是当年在部队的那种感觉,特别幸福。


今天看到上面的那段故事,使我陷入了回忆。那是我与班长之间的一种“斗争”,之所以说是“斗争”,是因为想要反抗班长,是退伍前一次“得瑟”的体现。


班长在新兵连的时候就对我们一个班许下承诺,说下中队后,请我们吃烧烤。后来下了连队后,因为种种原因,都没能聚在一起(全班10个人:一人去总队机关,一人去1中队,另外8人被打散分配到我们中队其他班),所以那顿烧烤就一拖再拖。时光如箭,岁月如梭,时间一晃到了我们这批兵退伍的时间,班长组织我们几个人,说退伍前一晚,都让我们去他班的学习室,他要请大家吃烧烤,时间定在晚上熄灯以后了。那晚上,班长站的岗是晚上8点到10点,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临近老兵退伍,本来班长要去岗楼巡查的,被队长和指导员安排在自卫哨执勤,主要盯着点大门口,目的就是防止老兵私自外出或者喝酒。


先交代一下我的状态:那时候,我跟所有的老兵都是同一个心情,那就是马上退伍了,有一些膨胀。在倒数退伍日子里,茶饭不思,自甘堕落,思想滑坡,手脚犯懒,典型的烂泥扶不上墙的那种。在临近退伍的那几天里,停岗后甚至连卫生也不打扫了。早上集合跑操不跑。内务懒得弄,训练没精神,搞体能装病号等等一系列臭毛病。甚至,我觉得自己最过分的一件事。是有其他战友问我:“侯老兵,你转不转士官?”,我听后,不屑且嘲讽的反问道:“嘿,转士官?你他mlgb骂谁呢?”然后引来诸多选择退伍老兵的大笑。现在想想,自己的愚昧和无知,幼稚之举,着实汗颜,真想抽自己一嘴巴!当时的自己,多可恨呢······


背景和心态交代完了。


下面说我跟班长在退伍前夕结下的心里鸿沟。因为是班长在执勤,刚刚熄灯,我就去中队大门口的小卖铺买了点零食,这要是平时知道他在门口,我是断断不敢造次的。但是一想到自己退伍了,有jb啥啊。然后就毫无顾忌的出去了,买了吃的后,破天荒的找刺激买了一小听啤酒。正好回中队后,被班长拦住,他直接翻开袋子,看到有零食还有一听啤酒,说让我把酒退回去,吃的留下。我当时就不高兴了,但是不敢发作。只能磨他,但是他无论如何就是不给面子,很严格。然后,他变脸了,说候晓宾,你明天退伍了,我不想削你啊,让你难堪,你感觉利索退了,别废话了。我只好退掉,然后心里是一万个不乐意。

就这样,我只买了零食回去。


等到晚上新兵连战友过来叫我,说班长请大家吃烧烤的时候,我斩钉截铁的拒绝了。没成想,班长又派人叫了一次还是两次。我都没上去,其实班长心里肯定知道,我心里记恨着他呢。

就这样,我当时的糊涂,错过了与新兵连班长还有新兵连战友最后一次相聚的机会,从此以后,天还是蓝天,只是新兵连班长和新兵连战友再也聚不到一起了,而我对班长的记恨,存在了很多年。我无法理解他对于我的严格,甚至是严苛,觉得他不近人情。但是,退伍多年后,在现在,也理解了班长。他有原则,有底线,有本事,有纪律,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班长。也因此,他在中队获得很多荣誉:优秀士兵、优秀士官、优秀党员、优秀班长、三等功一次等多次立功受奖。我也应该感激退伍前夕班长对我的负责,如果真的饮酒耽误事,出点意外,肯定不是开玩笑的。

好在,我现在跟班长联系密切,只有我想,2小时之内就可以见到他(都在北京工作,他朝阳,我大兴)。

突然很想我的班长!

怎么样?看到我的分享,你有没有想起你的老班长?

森林(2021年7月24日星期六 下午4:17 于北京大兴区南五环外北兴路香海园)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