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时花开(35)

图片源自网络

《瞬时花开》目录
上一章:瞬时花开(34)

平安夜这天晚上,筱婷下了晚自习,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她很开心,因为上午时收到了曾奇崴的贺卡,所以一天都保持着这段时间难得的好心情。

从筱婷初二起,她和曾奇崴就开始互赠贺卡了。她还记得第一次送贺卡给曾奇崴时的情景,是她主动的。初二那年的圣诞节前夕——在她就读的那所初中,教学楼每往上升一层,所在年级就高一层——她因为害羞拉了个女伴陪着,在课间的时候,悄悄来到教学楼三楼,初三年级所在的地方,找到曾奇崴所在的教室。她从窗外向里面张望着,怯怯地敲了敲窗户,告诉临窗的同学,她要找曾奇崴。那人头往斜后方一扭,大声喊道:“曾奇崴,有人找你!”

曾奇崴当时坐在后排靠近中央的位置,周围围了一圈同学,正在听他高谈阔论。他一袭白衣,从容自信、侃侃而谈的样子,令筱婷联想到柳永的那句词“白衣卿相”。

听到同学的喊声,曾奇崴往窗边望过来,看到了小小的、比窗檐高不了不少的筱婷,一双略带稚气的、黑葡萄似的眼珠正出神地望着他。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意外,但随即微笑着站起身,走出教室。

曾奇崴来到走廊上筱婷面前,比筱婷高出一个头还多。筱婷仰视着他,心里惊叹:“哇,他居然长这么高了!”她突然有一种面对比自己成熟的人的感觉。也就是从那个时刻起,她真切地感受到了曾奇崴的吸引力。

像初次见面时那样,曾奇崴看着她微微一笑。他的眼睛,圆圆的,亮亮的,会发光。筱婷几乎怔住了。这时同伴拉了拉她的手,她才想起手中的贺卡,双手递过去,鼓足勇气看着曾奇崴的眼睛,语速很快地说了句:“圣诞快乐!”

曾奇崴接过贺卡笑了。这小女孩声音很甜。

他刚来得及说声“谢谢”,筱婷已经激动地拉起女伴的手,转身跑向楼梯下楼去了。

第二年,曾奇崴考进现在的高中,筱婷还在原来的初中读初三,圣诞贺卡便改为了邮寄的方式,一直延续到现在。这似乎成为了两人之间的一种习惯。到今年,此时筱婷喜滋滋捧在手里的,是她收到的第四张来自曾奇崴的贺卡。

“好些天没有遇见过曾奇崴了呢,高三一定功课很忙吧?不知道他打算考哪所大学?听说他进入高三以后成绩更加骄人,一定会不负众望吧?”筱婷迈着轻快的脚步,一边走一边心想,“真希望再次看到他的微笑呢,要是明天能见到他就好了!”

筱婷也说不清这时候对曾奇崴的感觉。明明已经喜欢吴凡,却也时常想到曾奇崴。对于曾奇崴,也许不仅仅是仰慕,潜意识里甚至还把他当作庇佑的标志,仿佛只要一见到他,就像得到什么保证或安慰似的,总会安心一些。在她的感官世界中,曾奇崴一直就住在她隔壁的街区,仿佛只要推开门走出院落,就会看到他那明亮的笑脸。

这天晚上天色很黑,月亮躲藏起来,空中的星星零落地散发出黯淡的光芒。夜幕中,临近小区的这条小街上静寂无人,一眼望去只见几点路灯,幽幽地一直通往小区深处。在这冬夜的静谧中,筱婷一个人行走得自由自在。踏进小区大门的同时,她甜美的嗓音即兴哼唱起一支小曲:“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默默地绽放她不承认的情怀——”

“怀”字的拖长音还没有唱完,前方的黑暗中,蓦地响起一个声音——

“嗨!”

那声音不大,甚至有点轻,筱婷却陡然吓了一跳,余下的歌声卡在嗓子眼里,倏然惊散。她寻声望去,发现路旁立着一个人影。借着不远处路灯的微光,她定睛一看,方才辨认出吴凡的面孔。他微笑着招一招手,恰好站在上次黄昏时一路追来送书时,不得已叫住她的位置。

“嗨!”筱婷的声音是刚刚缓过神来的轻和弱,嘴角的微笑也有些紧绷。

吴凡不再说话,看样子不过是简单地跟她打个招呼而已。

筱婷继续朝家中走去,刚才的思绪已完全被打乱。她感到不好意思:刚才那几句歌,原以为没人听到才随口唱的,谁想到吴凡会在这里?也不知他听到没有,会不会笑话她。她又不禁暗自奇怪:吴凡怎么会这时候出现在这里?也许是来找同学玩?她想起班里还有一个男生也住在这个小区。这么晚了,是要留宿在那个同学家里吗?可是刚才看他一个人站在小区路口的情形,不知是刚从同学家里出来,还是尚未进去。总觉得有点奇怪。

下一章:
瞬时花开 目录

诚意推荐 简书连载风云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