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

诗和远方固然美好,但眼前的苟且却鲜血淋漓。与现实妥协,并非是懦弱,而是生存这个话题赤裸裸地呈现在你眼前。我讨厌现在的自己在逐渐变成我原本最讨厌的那个模样,然而我不想也不能抗争了,我顺从浪潮以图驶向灯红酒绿的维多利亚港,早已遗忘去乌托邦的航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