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窄屋

96
阿冼兄
2017.12.06 12:11* 字数 2010
窄屋

“天天要搞卫生,烦死了!”老婆拿着扫把,擦了擦汗。

年轻时,没钱,夫妻只能租小房子住。

老婆每天都羡慕别人嫁得好,埋怨老公什么时候能争气,让她住上属于自己的大房子。

老公从不说晦气的话,不与老婆争论或怨怼。其实他大可以说一句“你去嫁个有钱人啊”之类的话,让老婆咬牙切齿,让他们的家永无宁日,甚至让他摆脱婚姻这个重担。但他没有,愿意兢兢业业,勤劳苦干,渴望有一天让老婆住上大房子,还要把儿子养大。

十年奋斗,老公终于事业有成,终于能买得起一间大房子。

住大房子,那个是外表光鲜,内里含辛茹苦。

老公工作应酬,每晚吐得一塌糊涂。

“天天要搞卫生,烦死了!”老婆拿着扫把,擦了擦汗,“房子那么大,每天扫地拖地都要两个小时,你大吃大喝回来有吐得满地都是,我每天就是搞卫生,搞卫生,都没自己的时间了!”

最初,老公总是好言相慰,说得多了,他就懒得再安慰对方,说得更多了,更生出厌恶。

“当初谁说要住大房子的?”老公忍不住晦气地说,说完又后悔,不该这样对待老婆。

“呵,这种口吻跟我说话。”老婆蔑视地说,“我现在宁愿住小房子,不用搞卫生。”


乡下的祖屋在乡间非常偏僻的地方,是瓦盖房,日久失修,厨房的屋顶塌了。

村里找到他的亲戚,希望他们修好,他的亲戚找到他,希望他出钱修。

村里的人,总觉得城里的人更有钱。

他出差到家,第二天马不停蹄地赶回乡下,看看究竟是个怎样的情况。

人活一辈子,最终就是个房子的问题。

返乡之旅,老婆也要跟去,说很久没趣乡下走走,天天闷在家里搞卫生,人快闷死。

来到祖屋厨房,见着了倒塌的状态。

乡亲认为,重新建个厨房就好了。

但其实厨房是没有人用的,应该说祖屋没有人用的。

现在流行民宿,这里又接近旅游区,老婆建议在这里改造成民宿。

乡亲一个说法,老婆也有一个想法,老公一时没拿准注意,就带着老婆在乡下先四处逛逛,散散心,经过了许多儿时走过的地方。

“其实我以前也很少回来,逢年过节偶然才跟爷爷回来一趟。”

他们经过一片田野,田野旁,有个小屋,炊烟袅袅。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听老婆说话的语气,感觉她年轻了十岁,“住着一间小小的房子,五脏俱全,每天打开门,田园气息扑面而来。”

老公没把老婆的话放在心上,还在想应该怎样处理倒塌的厨房。

乡亲的建议不能不管,而老婆的想法也值得考虑。

他最厌恶这种两难之间,本来就够忙的了,现在又多了这个可有可无的事来烦扰他。

“有听我在说话吗?比我们那个又大又没用的房子好多了,每天永无休止地搞卫生。”老婆又吐槽大房子。

“或许你可以放松一下,不用天天搞”。老公压抑着烦躁。

“你不知道,不搞卫生多脏啊,每天都积尘,还有各种垃圾,不信你在家里待一天试试。还有啊,你每个晚上回来吐得……我都不想说了,弄得我连私人时间都没有。”老婆又从吐槽大房子,吐槽到老公的行为上,吐槽到对自身的影响上来。

老婆总有能耐把各种事情扯在一起追究,总让老公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老婆的声线又是那样的尖锐,极像鸡啼,令他由衷反感。他以前回去乡下,最讨厌就是清晨鸡啼,无法多睡会儿懒觉。

“不想说,就别说了。”老公轻声说。他强忍着怒气和抽动的面部肌肉,想息止无谓的吵闹。

“反正我就喜欢小房子。”老婆硬是要强势收尾。

“那我送你一间小房子。”老公温柔地说。一脸服气,完全听命。


两个月后,老公又带老婆回乡下。

这两个个月,老公隔三差五回乡下,主持祖屋改建的事。

改建的祖屋有了雏形,基本上满足乡人的要求和老婆的建议。

老公把祖屋的主体进行翻新,里面保留从前留下来的格局。

厨房位置,连同属于他家的地皮一起,建设出一栋三层高的小楼,看样子是打造成经营民宿的格局。

小楼边上角落,种满小树。

小树之间,有道铁门。

老公带老婆在小楼上下内外周了一圈,低着头听完她吐槽后,领着她来到这个铁门旁。

“这是后门。”

铁门厚重,敲不响。

老公打开铁门,眼前出现一个长一米、宽半米大小的玄关,玄关顶上有盏温和的黄灯。

放眼看去,玄关直通向一个房间,期间没有隔断。

“那是主人房,认得吧?刚才带你看过,以后谁管这栋楼,就住这。”

“谁认得,你刚才匆匆忙忙地就让我瞧了一眼,”老婆不满,“而且,这玄关太小了。”

“玄关不用很大。”老公说,“像不像秘密通道?”

“呵呵,这把年纪,还玩情趣是吧?算了,装修倒是挺别致的。”

“难得你喜欢。”老公欣慰地说。

“瞧你开心得。”老婆绽放出久违的笑容。

老婆带着久违的笑容,走进玄关,往房间走去。可没曾想到,刚要踏出玄关,进入房间,竟然迎头碰壁。

砰!

老婆登时头痛欲裂。她伸手触摸,发现玄关和房间之间,有一道钢化玻璃。

嘭!

老婆正想转身回头,冲出玄关,嘴上夹带喝骂,可半米的宽度对身材娇小的她仍然带来阻滞,脚尖踢到墙壁,肩膀跟墙壁摩擦了一下。

这时,铁门关上了,老婆立刻尖叫起来。

可老公听不到任何叫声。

他锁上铁门,悠然进入小楼里,经过酒吧台,倒一小杯酒。端着酒,来到主人房,来到一面壁镜前。

镜子里,老公喝了一口酒。

“喜欢这小房子吗?”

老公说完,温柔地笑了。


————————————————————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