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light写作打卡——W5)老师,今天您还好吗?

      “妈妈,你猜我的梦想是什么?”放学回家的路上女儿扬起笑脸认真的让我猜测。"科学家?”“不是!”“医生?”“不是”……“妈妈,我的梦想是当一名老师。”她认真而又严肃的说到。

        望着幼儿稚嫩的脸庞,童年的梦想在思绪里游荡。有多少人,从幼儿园到小学,仰望着老师站立的三尺讲台,种下孩提时第一个梦想。记得儿时,父母牵着我,一脸诚惶诚恐,满带谦卑与恭敬的站在老师面前了:“老师,娃娃就给你们了,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从出门就念叨的“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在我耳边又严厉的说了一次才不放心的退下然后转身离开。仿佛对老师的敬畏来自天然,多年后才明白堂屋里供奉着的“天地君亲师”位里边,老师始终被代代供奉。更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尊师理念世代相传。

      进入校园,我们知道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我们常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来歌颂为教育事业而奉献的老师。他们是我们成长进步的阶梯,所以那时候无论老师穿得朴素也罢,甚至寒碜,我们望向老师的眼神总是满满的崇敬,而面对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老师又怎么会对教育无动于衷,于是,他们忘记了昨天领的不过是几百元钱的薪水,除却养家糊口已所剩无几,他们只知道,此刻,他们是老师,是渡人的小船。于是,无怨无悔,满腔热忱的把知识撒向课堂。面对调皮的孩子,想到父母给予的信任,无所顾虑的批评,教育亦或打下手板心,甚至一耳光。而多年以后,总有那么些孩子变成参天的大树,盎然伸展于自己所在的领域。他们所感恩的或许正是当年那一耳光,那倾尽全力的教育。

        很多年后,我的孩子,被老师诚惶诚恐的服务着。我突然迷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教育变成了有价值的服务。一篇篇新闻让我触目惊心,诸如:

近日,一名20岁出头的女老师只因回没有及时回复家长信息,结果被学生的妈妈追到学校辱骂殴打……

又如: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一桩又一桩触目惊心的事件摆在眼前时,作为昔日的学生,我多想问一句我曾经的老师“老师,您今天还好吗?”我真怕你的严厉换不回家长的感激,我真怕你的无私已经被现实击得粉碎。我怕,再见您时,满鬓白发也遮不住你的无奈,那站在讲台上就熠熠生辉的您还在那里不知疲倦的口若悬河么?我知道您一定不会再拿着严厉的教鞭愤怒的敲击黑板以示您对我们的不满,您再不会如当初让我站在办公室外的阳台上写作业那般严苛,您更不会一耳光就飞给那些半夜打扑克的男生……也许,您只会一遍又一遍苦口婆心的劝诫,甚至不敢言语过于用力,或许您收获的只是学生满不在乎的眼神,所以,您尴尬极了。可是,这样的您就再也不是从前的您了。

        于是,每一次见您,我们只回忆过去,那些青春里对你恨得咬牙切齿的时光恍若历久弥新的画卷,永远那么生动和有趣,到而今,都只是我们最好的回忆。

        舆论一边倒的大肆批评老师体罚到变相体罚学生时,老师陷入了管和教的两难境地。独生子女成为主要教育对象时,家长的过度保护把老师变成对自己孩子不好的恶魔。高房价、高消费催生的扭曲的价值观视金钱高于一切,教育改革所倡导的教育产业化把教师单纯的变成了一种如服务的行业时,却忘了我们传承几千年的尊师重教……时下,家长用金钱投入代表了对教育空前的热忱,却唯独忘记了精神的投入。于是,在全社会的推动下,老师失去了传统意义赋予的社会地位时,很多老师也只是芸芸众生之一,他也要扛起房子、车子、孩子………

      我感激那些在今天仍能保持独立的教师人格的老师,他们在这个苛求于他们的教育领地里依然负重前行,就像inlight写作成长群里的筱昀老师,爱文字,爱生活,爱写作,并把这份爱传递给学生,每当看到筱昀老师分享她的那些孩子的美文时,我的心里都是满满的感动。也许还有很多老师依然在坚守,坚守那份对教育的执着和热爱,如我一般,期待回到那个教育单纯而又美好的年代。作为家长,我努力着,让我的孩子尊重老师,让我的家人尊敬老师。让我们每一个人为净化教育的未来做出一点点努力就足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