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相遇,想到就心酸(六十六)

电影《不要离开我》

后面几天,帮助老大寻找毛巾女孩就成了我们寝室的头等大事。毕竟,老大这种铁树,下一次开花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但是,寻人计划一直没什么进展,因为老大一不知道别人是哪个系什么专业,二不知道别人姓啥名谁。

我们一问急了,老大紧张起来竟然连别人长什么模样都不记得了,实在是没出息到家。

我随口说了一句,那我们总不能拿着那条粉红毛巾,去澡堂门口逢人就问,美女是不是你救了我们老大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没想到老大这个棒槌脑袋竟然当了真,当真就拿着毛巾跑到澡堂去候着,是个女的过来就眼巴巴地瞅着。

一发现疑似目标还要凑上去瞧瞧,结果好几次不是被当成了色魔就是当成变态,让跟在后面的我们都没脸上前解释,最终好说歹说给将他给拉了回来。

冒菜仍然时不时往我们寝室跑,明面上是过来帮着给老大出谋划策,实际上呢就是过来蹭吃蹭喝。

这天早上,我刚从食堂里买了一大口袋馒头包子豆浆回来,冒菜就从我们寝室门口探出个头.

他整个人倚在门边上,可怜兮兮地看着我,一副你不投喂也可以,我只是闻闻味道的表情。

我于心不忍,丢了一个肉包子过去,没想到他脖子一伸,舌头一卷,包子就被叼在嘴里,都不带用手的,就消灭了一半。

我:“……”

冒菜,你属狗的吧。

冒菜根本没读出我眼中的疑问,吞下整个包子后,心满意足地走到我面前,又拿起一个包子,边吃边说:“我看老大这几天茶不思饭不想的,估计也吃不下什么,这个包子我就替他吃了!”

当然,这种恬不知耻的巧取豪夺很快就引起了整个寝室的公愤。

老五这个铁公鸡尤其看不下去,愤愤不平地说:“冒菜,亲兄弟还明算账,你就这么在老三这蹭吃蹭喝,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冒菜理直气壮地回道:“对对对,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刚刚拿了一个包子一个馒头一袋豆浆,吃完就把钱交上来,我替我们家小安收着!”

看着冒菜油腔滑调地跟老五胡搅蛮缠,我不觉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多歪理邪说,总能拿捏好分寸,把别人噎住的同时,又不让人觉得难堪。大概,这也是他的魅力之一吧。

我把一袋热乎的豆浆插上吸管递给他,没好气地说:“你一天到晚到我们寝室蹭吃蹭喝的,也没说帮老大想想办法,平时不是你鬼点子最多吗!”

“这你可问对人了!”

一说他胖,他还就喘上了。结果丢出来的主意倒是还行,只是老大有点抹不开面子——

“我看,不如写个简短的寻人启事,贴到布告栏去,一传十十传百,我就不信了,大海捞针也能给捞上来,何况一个大活人!”

“不行,这太丢人了!”老大听了横竖不愿意。

他说:“我自己丢人倒没关系,我就怕给别人影响不好啊。别人是个女孩子,可不像大老爷们没脸没皮的。”

老大平时说话都是大大咧咧的,这次倒是考虑全面,心细如发,大概是真的动了情。

不过,寻人启事被否定了,一时之间我们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冒菜摇着头叹了口气,一手勾住老大的脖子说:“那就没有办法了,感情这种事情,只能靠缘分!”

我站在他身后,听到这句话,定住了。

缘分,这个词语太玄乎了,说不清又道不明,凭空给人一些念想。

没有缘分那倒还好说,怕就怕,有开始却没有结束,缘字前后生生插入两个字,变成有缘无分。

像老大和他的毛巾女孩,又或者,像我和你。

“叮叮叮!”窗外,十点下课的铃声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走了,等一下就要上课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