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

字数 669阅读 20

总有一个不经意的瞬间,让我想起土地,土地让我陷入冥思。

它该不仅仅是为了提醒我——我是农民,我是农民的儿子,我是农民的后代,土地才是我的存在之根。它还让我去努力思考那沉默的土地,思考它的存在,思考它存在的方式。

土地,孕育了我远古祖先的土地,它存在以后就以它的方式存在了。它不声不响,它既孕育着一代一代的子民,又在冷眼旁观。

漫长的历史里,一代又一代的子民,永远像调皮的孩子。他们肆意地东挠西抓,他们肆意的吃喝拉撒,他们又肆意地行善或作恶。土地不言语,只慢慢抚平孩子们留下的深深浅浅,只记忆孩子们懵懂的汗水、泪水、血水——还有他们的尸骨。

一代代孩子,大多时候还未生长便已重又回归土地——一代代重复着繁衍生息——虽然有个别孩子曾经凝视过这土地。

那些微的凝视的目光,每一个时代都有,却难得有一条哪怕时断时续的线——土地不说话,土地生养了他们,土地能说什么呢?土地似乎只能任凭他们闹腾。

凝视的目光,看得见万物生长,也看得见攻打杀伐,但,凝视的目光看不到土地深处。

土地的似乎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们,顽劣又固执,慢慢觉得自己可以脱离土地,且真的脱离了。他们建立起高楼大厦,他们研究出枪炮火药,他们研究出宇宙飞船,他们只偶尔瞥一眼土地,他们几乎忘记了是土地生养了自己——土地仍然不说话。

孩子们如今身强力大,孩子们觉得他们已不复为孩子,孩子们觉得土地是束缚了自己的那个家。——土地眉头都不皱一下。

有一天,孩子们会不会脱离,脱离这已被孩子们肆意破坏的土地?应该会的。

孩子们走后,土地不会伤心,不会失望,不会苍茫,土地还是土地,甚至都不屑于铭记曾经洒落在身上的记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