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表哥~我们永远的大家庭

4字数 1746阅读 330

大表哥,是我姨姨家的大儿子。现已五十多岁,正是含饴弄孙的年纪。儿女也已成家,孙女外孙都有了。我今想回忆回忆我所知道的表哥。


时间拉回到1999年,那年元旦我回家后,妈妈不无遗憾地跟我说,“你姥姥也老了”。虽然她脸上有笑容,可我分明看到她微红的眼。接着她讲述了外婆临终的点滴小事,外婆前段时间在我家住着来,有一天说是不舒服,想回家。后来就病了,我妈赶紧给舅舅他们打电话,等他们来了,外婆已经不行了。

元旦假期后,我仍回到师范上学。某天早上,我正在教室上课,表哥出现在门口,喊我出去。

“姥姥去世了,你知道吗?”他有些感慨地问我。

“我知道”我简单地回答。

“明天出殡,你跟我一起回家吧!”

“好”。我平静地说。


05年,爸爸生病,需要去省城的医院治疗。大表哥找的朋友的车去送的爸爸。秋天病重,需要特效的止疼药,国家规定不能一次买太大的量,所以只能每天购买。这件事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哥哥都在外地上学,这药都是表哥每天早上去药店买好,再送到客运站司机那里,让人家给我妈妈捎回去。

后来表哥还给爸爸买了些很贵的糖块,他对我爸,还有我们家真的是太好了。这些点滴往事,我无论如何也忘不了。

他对家人好,很少有抱怨,这一点大部分人都做不到。

我爸爸去世那天,我是一早接到我妈电话的。回到家已经是中午。表哥他们,还有许多亲戚都已经到家了。我快到家门口时,远远看到大门口挂上了一大串白纸,我们这里有这样的风俗,家里有人去世才会挂白纸。

我走进院子,进屋子时已经看到爸爸躺在了房子中央的草埔上,盖着白色被单,家里的家具都抬出去了。旁边的厨房里,有很多亲戚都来了,人影幢幢。我没来得及细看,就赶紧进爸爸住的房间。进门槛的时候,我膝盖软了,摔了一下。手里的东西,摔了一地。我大声哭泣。没想到,连父亲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我心里偷偷埋怨母亲没有早点来电话。

事后,表哥安慰我:“人就这么回事”。怎能说得如此轻松!我不理解。但是就是这么回事!我也没有办法。人死,从不会复生;活着的人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几天后,我去村口接哥哥,我走了一路上坡路,想起父亲去世,我们俩回家奔丧,不免流下眼泪。那时已经是深冬时节,周围一片灰暗。哥哥不像我预料的那样悲痛,也许他把悲伤压制在了心底。也许接下来还有很多大事需要他去做,他不能心痛。

办丧事那天晚上,表哥表姐他们陪我们守了一夜的灵棚,我们这里的风俗是:晚上每隔两个时辰需要烧更纸。太冷了,我们烧了一大堆火,许多人围坐着。大表哥给我们说各种事情,他担心的还是我们将来的就业。

第二天在坟上,大舅家的表哥跳进墓穴里使劲铲土,他又高又瘦,不过平时干的体力活多,这样几下还是没问题的。我看到大表哥和一群人站在地边,忽然觉得大表哥是不是也应该去铲土呢?哦,不用了吧,他长期坐办公室,这活恐怕不行。何况他之前已经为爸爸的病四处奔走过很久了,我怎么能对他这么苛刻呢?!我太过份了!


06年,我顺利毕业。正好县里招老师,我报了名,很快通过了第一关。大家都替我高兴。进了面试,不过成绩比较靠后。面试的时候表哥陪我去的。一大早,他就开车过来接我。面试很快结束了,我没有被录取。回家的路上,表哥安慰我“没事,就当锻炼了,以后还有机会”。

机会很快就来了。不久市里面也组织考试。这次更差劲,根本没有入围面试!

好在第二年初夏,也就是五六月份吧。我又参加了村官考试,同样进了面试。表哥决定用他的人脉帮帮我。

那天烈日炎炎,许多面试的考生都坐在马路边的树荫下等待。旁边就是花池,绿草盈盈,各种花争奇斗艳。

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评委陆续入场。路边停满了各种牌子的轿车。我远远的看到表哥跟别人正热情的握手,一边握手,一边脸上堆满笑容跟人家说话,这样一个又一个……我心里忽然很难过,我不要他这样为了我去求别人,我真的不愿意这样,我不愿意他对那些人笑。我多么想理直气壮地对表哥说:我不想你求人。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远远地看着。

面试还是失败了。


后来07年底终于考上编制了。表哥很替我高兴。还请我们出去吃了点饭。08年五月份去上班的时候,也是表哥送的我:铺盖,锅碗瓢盆……对了,他还送了我一个蓝色的保温杯。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已经在那里上班11年了。从借住在政府小院,到搬进我们学校自己的宿舍楼,从未婚女青年到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表哥帮助了我很多,我从心里感谢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