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六年,许你一个豪华厨房

独门秘方小龙虾


1

他们坐在以前常来的宵夜店,点了两盘小龙虾,一盘麻辣,一盘蒜香。

服务员一端上桌,宋小楚伸手要拿起一只麻辣味的,艾磊哲一把抓住她的手,并用自己双手握紧,深情地说:“嫁给我。再给我六年,许你一个豪华厨房!”

宋小楚噗嗤一笑,看着艾磊哲严肃的脸庞说:“别人都是许给新娘一场豪华婚礼,或者环球旅行什么的,你倒好,给新娘一个厨房,再豪华也就是一个小厨房。”

“厨房会给你,豪华婚礼也会给你”

宋小楚心里甜蜜蜜的,神思飘回到六年前的中学校园。

2

下午自习课,宋小楚一口气做完十几页数学习题,放下笔,伸一个懒腰,然后站起身,走到教室外透气。考上溪北一中不容易,因为这是县城里最好的中学。尽管才高一,宋小楚没有放松,她已暗暗下决心要朝心仪的大学迈步。

她站在三楼教室外的走廊向远处眺望,满眼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让眼睛消除疲惫。她活动了一下脖子,不经意间,看见楼下的操场上一群男生在打篮球。一抹蓝色身影矫健地一投。

“帅!好一个三分球!”

宋小楚赞叹。她是篮球迷,但再热爱也当不上球员,因为自小体弱,体育课的测验项目样样不行,最后毕业考时还是体育老师网开一面,她才拿到及格分数。

不知道是不是声音有点大,蓝色身影抬头向她望了望,她蓦地脸红,有点不好意思,讪讪转身准备回教室,才发现旁边有人,是同桌丽蓉,她们不算知心好友,但也谈得来。

丽蓉见她要回教室,说:“才见你出来没多久,就回去啦?我也是刚出来,陪我再看一会篮球嘛,刚才投篮的同学,可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哦。”

丽蓉是班上的包打听,什么消息她都知道。全世界包打听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爱传播。丽蓉也不例外,她没等宋小楚接话,自顾自地往下说:

“他叫艾磊哲,高二,每学期考试排名都是第一。长得真帅啊。”丽蓉有点花痴。

2

星期五,上完晚自修,宋小楚离开学校回家。她家就在县城,走二十分钟就到了。虽然住得近,但她认为学校的氛围更能让她静下心学习,所以一接到录取通知书就申请住校。迎着初夏的晚风,她漫步走在街道上。正值华灯璀璨,街上热闹非凡,经营宵夜的店铺把桌子椅子都搬到大街旁,店伙计站在一边吆喝客人。

“宋小楚!”一把熟悉的声音喊住她,她循声看去,是王浩,同班同学,也是篮球队队员。他和几个男生围着一张小圆桌坐着。桌子上已经摆了几盘红艳艳的小龙虾和几瓶啤酒。这个季节正是小龙虾最肥美的时候,很便宜很美味,二十块钱一大盘,学生们都喜欢点。

王浩站起来,向宋小楚招手。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王浩向大家介绍了宋小楚,也一一告诉她几位男生的名字,最后说道:

“这是艾磊哲,高二的学长,也是我们篮球队队长。”

宋小楚耳朵动了动,专注地看着艾磊哲。刚才王浩讲的几个名字,她大脑涣散没记住。提到艾磊哲这三个字,她立即回神。

“你好,宋小楚。坐下来一起吃吧。才点的,我们都还没动。”艾磊哲说。几位男生也跟着附和。宋小楚犹豫了一会,便大大方方地答应了。她从来没有单独和男生一起宵夜聊天,这次是个新鲜的体验。

这群男生聊来聊去都绕不开篮球,宋小楚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时不时地提出问题或看法。无意间,她抬起手腕一看:“呀,十二点了,我要回家了!”

“我送你。”王浩和艾磊哲竟动作一致的站起来说。

“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住得不远,就在思源路。”宋小楚绯红着脸说。

“太巧了,我也住在思源路。我们一起走吧。”艾磊哲不由分说,拿起书包走到宋小楚身旁。

“王浩,我们再坐会儿,还有几瓶啤酒没消灭呐。”一位男生举着啤酒瓶说道。

王浩只好坐下。

3

宋小楚和艾磊哲相伴离开,一路无语。

宋小楚有点不好意思,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来打破沉默。刚要张嘴说点“天气好热啊”之类的话,艾磊哲开口了:

“天气好热啊!”

宋小楚一听,笑喷了。艾磊哲挠挠头,不解地问:“有那么好笑吗。”

她的一笑,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他们开始聊起来,说着说着聊到小龙虾。艾磊哲说,刚才的小龙虾没有他外婆做得好吃。宋小楚问,怎么个好吃法。

“说不出来的好吃。我外婆在乡下,离县城不太远,放暑假我就去看她,那边的稻田里有大把大把的小龙虾。”艾磊哲停了一会,接着说:“你想一起去吗?我们可以捉小龙虾,然后就可以尝到我外婆的手艺了。”

“好啊好啊。”一听有好吃的,宋小楚就乐,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走到一栋楼房前,宋小楚停下脚步。

“我到了。”

艾磊哲也站住了,思索了一会,问:“那天是你吗?”

“哪天?”宋小楚还没从小龙虾画面转出来,有点迟钝地问,但很快反应过来,嘻嘻一笑,露出一口细白的贝齿:

“你猜。”说罢掏钥匙转身开防盗门。

艾磊哲急忙说:“我家就在前面的巷子,星期一一起上学?”

宋小楚的脸又红了,轻轻“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4

星期一,他们如约一起到学校。

中午一起去食堂。

渐渐地越走越近,温暖甜蜜的情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在他们心里盘踞,但是没有人戳破这层窗户纸。

知了恣意狂鸣时,暑假到了。艾磊哲的外婆家离城镇只有十几公里,骑单车半小时就到。一大早,他们背着书包,包里有带给外婆的礼物。宋小楚的妈妈对她说,第一次到别人家玩不能空手去,买点水果、点心带去。艾磊哲自然也要带东西给外婆,所以他们出发时,两个背包鼓鼓囊囊的。

两人上坡下坡一点都不觉得累,很快就到达外婆家了。外婆看到他们乐开了怀。艾磊哲简单对外婆介绍说,这是同校同学宋小楚。转头对宋小楚说,我外婆,你也喊外婆吧。外婆拉着宋小楚的手,喜滋滋地刚开口说了句:“小楚啊……”艾磊哲连忙拉过宋小楚,对外婆说:“外婆,我们去捉小龙虾。”

“哦,去吧。多捉点,回来我给你们做。”外婆似乎忘记要跟小楚讲什么,接着外孙的话说。

稻田里一群一群的小龙虾,红灿灿的,和碧绿稻苗相映成趣。

宋小楚兴奋极了,接过艾磊哲递过来的竹楼,忙弯腰伸手去“捡”小龙虾。来的路上艾磊哲就告诉她,小龙虾很笨,直接用手捡。只要紧捏着头部,不要碰到钳子,它们就乖乖听话。

不一会他们刚捡刚满两大篓,宋小楚背起一个就向外婆家跑,艾磊哲喊:“别急嘛……”还没说完,前面人影都没了,他只得背起另一只竹篓迅速跟上。

“外婆,外婆,我们回来啦!”还没跨进院子大门,宋小楚气喘吁吁地喊。后面紧跟着艾磊哲。

“哎,就放在那,等会我来洗。”外婆闻声走出屋子。

“外婆您可是大厨,这种杂活我来干就行了。”艾磊哲说罢,麻利地卸下宋小楚背上的竹篓,放进院子装满水的大水盆里,接着把自己的也放进去,再跑到厨房,取出盐和醋,倒进水盆里,然后不断上下甩动其中一只竹篓。宋小楚一看就明白了,照着样子甩动另一只。

“你们刚回来,不休息一会?”外婆问。

“我们不累。”

“有只馋猫等不得了。”

他们同时回答,又相视一笑。

5

快到中午,饭桌上终于出现两大盘小龙虾,一盘是香辣,一盘是蒜泥。宋小楚饭都不吃,直接剥虾,胃里的馋虫已经折磨她一个上午。两盘小龙虾很快变成一堆虾壳。

饭后,宋小楚一直缠着外婆教她怎么烹煮小龙虾。外婆却没有立即应允,只说:

“你常来,多吃就会做了。”

听了外婆这句话,宋小楚隔三差五就和艾磊哲到外婆家,每次来,吃饭的小木桌上一定会有两盘小龙虾,一盘辣一盘不辣。宋小楚当然不会放过偷师的机会,外婆在厨房忙碌,她帮忙打下手,艾磊哲负责最累的活——清洗小龙虾,洗干净送进厨房,他就站在一旁看她们烹煮小龙虾,但目光只留在宋小楚灵巧地身影上。

“外婆,为什么每次都做一盘辣一盘不辣?”宋小楚好奇地问,因为她喜欢吃辣,很想提议外婆只做辣的。

“这样搭配滋味才好。”外婆只简单地回了一句。

经过外婆细心教导,待暑假结束时,宋小楚已经学会十六种烹制小龙虾的方法。

6

开学第一天,宋小楚去找艾磊哲一起上学,岂料他妈妈说他半小时前就离开家了。

宋小楚赶忙骑上车直奔学校。到学校,放好车,她扫视了一下操场,没人。“一开学就当学神。”她悻悻的想着,往教学楼走去。突然旁边窜出一个人,把她吓一跳。

“宋小楚!给你。”是艾磊哲。宋小楚一看是他,本想问今早为什么不等她,看到他一脸严肃,就忍住没问。接过递来的东西,是一张折叠方正的信纸。她暗暗欣喜,是不是情书呀?心头立即小鹿乱撞。相处了一段时间,虽然似乎感觉到他的心意,可是他不明说,心里总是没底,一会甜蜜,一会忧伤。有好几次一起散步时,他们的手无意触碰了一下,却没有下文了。跟小说里写的不一样啊,还是自己想错了,他不喜欢自己,可是为什么每次回头都发现他看着自己。宋小楚这段日子总是胡思乱想猜来猜去。

“这是什么呀?”宋小楚低声问。艾磊哲没回答,转身就走。他怎么了,一开学就变了性子。宋小楚有点不高兴。不过她看着手里的信纸,很想马上打开看。哪里最安全呢?操场不行,人来人往。教室不行,同桌偷瞄,被丽蓉知道等于全世界都知道。走廊更不行,太吵闹。这时,她看到厕所标志。就到厕所吧,有小隔间,很安全。想到这,她信步走进去,进了一个隔间,拴上门栓,打开信纸。上面只有一行字:

“宋小楚,我不会和你谈恋爱的。”

她呆住了。刹那间,生气、伤心、难堪、羞辱、不解……一起涌上心头,眼泪立即不争气地往下掉。鬼才想跟你恋爱呢!她刚要撕碎这张纸,却发现反面还有字:

“我是说,现在不谈。

我喜欢你!和你在一起,我的视线就离不开你。你不在身边,我想你,你在身边,我还是想你,多么奇怪,你有魔法吗?但是我要克制自己,不能这么被你牵着跑,这个学期我高三了,考大学才是目前最重要的目标。沉溺于卿卿我我,一事无成,你以后也会厌倦我。我的第一志愿是南城大学,我们把恋爱留着,到南城大学再谈,好吗?

PS.小龙虾你只能做给我吃”

宋小楚的心情如同过山车一样,从低谷瞬间高升。她捂着胸口,生怕心脏会蹦出来。她小心翼翼地折叠好信纸,放进书包内层。这一整天,她像踩在云端处,常常无缘无故的笑。同桌丽蓉伸手摸她额头:“你没事吧?才高二第一天,你不要太有压力,不要吓傻自己,咱不考大学了。”“别闹!”宋小楚心情极好,不跟她计较。

7

那封信之后,他们有默契的分开,不再一起上学,不再联系。偶尔远远相遇,艾磊哲悄悄比一个心型手势,再用右手握拳放在左边胸口位置。宋小楚羞涩地微微点头。

激烈拼搏之后,终于迎来放榜的日子。艾磊哲如愿以偿,考上心仪的南城大学建筑系。他约宋小楚晚上在宵夜店见面,把好消息告诉她。宋小楚知晓后非常高兴,她说,你等我,一年后在南城校园见。

接下来的暑假,他们如同两根的筷子般片刻不离,补偿之前的不能相处。甜蜜的日子对恋人来说都非常短暂,又到九月。艾磊哲启程前往南城,临别前,郑重对宋小楚说:“好好复习,考南城大学。不见不散。”

宋小楚心里舍不得他离开,却装出开心的样子,打趣说:“不见不散这个词好好笑,难道一见就散吗?”

却不知一语成谶。

8

大学的生活忙碌而快乐。他每天给宋小楚打电话,长途电话要到校外打,有时要排队,拨通后,通常先是宋小楚妈妈接,以至她一听到艾磊哲声音,就喊,小楚电话。

艾磊哲决定买一对诺基亚情侣手机,时下最流行的翻盖式。他接了两份家教,很快存够了钱,买回一黑一白两台手机,装上移动芯片。白色的邮寄给宋小楚。

收到手机的宋小楚太兴奋了,第一次拥有手机,感觉真好。马上按照信上艾磊哲写的号码打过去。他对她说,一周只能打一次电话。她不依,没有手机你天天打来家里,现在有手机了,你却说只能一周一个。

“可以发信息嘛傻瓜。况且,刚买了手机,现在没有再多的余钱充费,得省着花。”

“噢。阿哲你对我真好。”

“好好看书,快来南城。我好想你。”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电话不多,常常发信息。

一天晚上,宋小楚收到信息:睡了没?她写:准备。想按下发送键,又觉得不甘心,一条信息一毛钱,可以写七十个字,只写两字太不划算,于是啪啦啪啦又打了很多字,打完一数,多了,检查一遍哪些可以删除,最终七十个字发送过去。秒回:快睡吧,不要再数字数了,我以后有了钱一定给你随便写随便发。

9

大学的第一个寒假,艾磊哲没有回家,他接了一份短期工,工资不低。他在电话里对宋小楚说:“今年九月分你就来了,两人的开销要大些,我要准备好银子。”

宋小楚听了,既甜蜜又心痛。

六月初,高考前夕,又到了小龙虾上市季节。宋小楚按耐不住思念的悸动,没有告诉艾磊哲,坐了八九个小时硬座火车到南城。一下火车,她先找了可以使用厨房的一个小旅馆,放下随身行李,出门买小龙虾和两只带盖的大号不锈钢菜盆。买回来,按照外婆教的方法,做了两种口味的小龙虾,分别装进菜盆里,再上下叠放,用一块家里带来的大花布包裹,在顶上绑结,手提着方便。

按着艾磊哲来信时写的地址,她一路摸索,幸亏她的方向感极好,顺利找到南城大学。这时已到傍晚时分,夕阳逐渐隐没,宋小楚满头满身汗,朝着艾磊哲宿舍方向走去。突然,她停下脚步,她看见前面远远地走来两个人,手牵手。她再仔细看,是他,艾磊哲!牵着一个女孩的手。她的血液顿时凝固,她发现,艾磊哲已经看到她,但眼神冷漠。没等两人走近,她转身就跑,手里的菜盆滴沥沥漏下一路鲜红的汤汁,仿佛是她心头的血。

10

怎么回家的她已记不清了,只记得一到家就把书包里的白色手机拿出来,没看有多少未接电话,未读信息。猜也能猜出都是解释、抱歉和分手的话,她不想往心伤处撒盐。说好不会放手的人先放手,小说不都是这样写的吗,看的时候觉得作者应该没有恋爱过、没经验,现在自己打脸了。她迅速拆开电池,取出芯卡,原来的包装盒还留着,她找出来,把手机、充电器、芯卡放进去,盖上盒盖,心里默默念一句:再见!对手机,也对艾磊哲。

当时填写志愿表她首选南城大学,其它的随便填,当时想,考不上南城她会复读。现在她不想去南城了,志愿却是不能改的。

高考迫在眉睫,她却终日昏昏沉沉,最后如愿以偿,去不了南城,分到北方的Z大,但专业是她喜欢的室内设计。

所有同学都欢天喜地、踌躇满志,只有她一个人躲起来,不见任何人。大家以为她考不上第一志愿的学校所以难过,但只为她可惜一小会,就开始相聚的相聚,话别的话别。

九月开学,她整理好行李独自上路,之后整整四年没有回家。她怕再见到他,她怕得到他一毕业即结婚的消息。她把自己完全埋在学业中,课后当家教,到麦当劳当店员,总之她把时间填得满满的,就是不许自己想他。大三那年寒假,她本来准备回家过年,毕竟两年没有回去了。打电话回家,问妈妈想要点什么年货,妈妈说:“不用带什么了,回来就好。”想了一会,接着说:”隔壁巷子的阿哲,前几天来找过你,”怕自己说不清楚,补了一句:“就是你高中同学,以前常常打电话给你的那个。”

“哦。妈,我突然想起来,过年我回不去了。我给一个小孩当家教,他父母出国了,春节赶不回来,保姆不肯留下,非要回家过年。他们托我帮忙照顾,给三倍工资。”

“唉,不回来,好吧。你好好照顾自己。不能一直躲啊。”

这一瞬间,宋小楚才了解,妈妈什么都知道,她两年不回家,却不在她面前唠叨一句。她捂着话筒,无声啜泣,鼻音浓重地“嗯”了一声。

11

要躲也只能躲四年,不可能一直不回家。毕业后,她还是打包好行李回家了。拖着行李箱转进巷子口,一抹熟悉的、在梦里出现过千百回的颀长身影,就伫立在眼前。没有“你好吗”之类的任何问候语,直接对她说:

“我等了你四年。打听到你考的学校,我去找过。你学校的保密工作做得真好,他们硬是没有透露你半点消息,没有找到你,只好一放假就急匆匆往家赶,天天在这里站岗。我想你总会回家的吧。”

心忽的就软了。她暗骂自己怎么这样没原则、不争气。撑了四年,一见面就撑不下去了。

“我回家放下行李,去外面谈。”

他们来到熟悉的宵夜店,坐下点好菜。艾磊哲连忙开口,他憋了四年,很想立即马上一股脑把一切告诉宋小楚。他坦白承认:

“那天你看到的情形不是误会,这一点我不想为自己辩驳,我确实一开始对那女孩有点兴趣。她是教建筑史吴教授的女儿,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在美国。考大学时,吴教授非要要求她回国念书。这位教授还真是奇葩,别人的孩子都是在国内上完高中,再到国外去,他却反着来。不过她女儿,哦,她叫安琪,顺着她父亲,就考来我们学校。我们成了同学。安琪是我们班上、系上最靓丽的风景。她非常开朗,她……也是喜欢我的。”艾磊哲瞄了一眼宋小楚,见她神色不变,接着往下说:“那天,我们都看见你了。我想去追你,但又犹豫了。安琪问我你是谁,我想了好久,不想骗她,也不想骗自己的心,说,是女友。她倒也大方,没有纠缠,不过也没有再理我。我想,那会儿还是太年轻了,太容易受到诱惑。安琪身上有种奇异的吸引力,大家都不自觉地被她吸引,她身边总包围着一群狂蜂浪蝶。你来过,我的心就归位了。每每想起你奔跑的背影,就心痛不已。你手里提的一定是小龙虾吧。第一次到南城,你怎么找到卖小龙虾的地方?”

听到艾磊哲坦诚的述说,不掩饰自己的行为,勇敢地承认当时的心境,她一扫几年以来的沉郁心情。枷锁一除,她立即恢复少女时代的宋小楚。她开始讲述自己这几年的生活,也承认确实在躲他所以不回家。小龙虾是她亲手做的,在一家小旅社,厨房逼仄,条件简陋。听到这,艾磊哲更心痛了。

12

宋小楚爱神游的毛病一直改不了。现在终于回神,看见自己右手被艾磊哲的双手紧紧包裹着,中了蛊似的点点头。

他们终于结婚了,在相识六年后。双方父母都很开明,接受他们的提议,先不举行婚礼。等小两口做出一番事业再说。

两人婚后马上南下到南城,艾磊哲毕竟在那里上了四年大学,同学、朋友等人脉关系都在那里,对环境也很熟悉,这里竞争激烈,但机会也多。

他们组建设计公司,整个公司就他们夫妻两人,一人负责在家画图,一人在外面跑客户。画设计图是宋小楚的本专业,她得心应手,因为渐渐客户多起来,她经常画到半夜,宵夜是小龙虾外卖加啤酒,她说这个宵夜能够帮她招来灵感。

几年间,他们从出租房换成自己买的小套房,到现在住在市区三百平方的复式,开发商附赠顶楼小花园。公司从双人组发展到现在的二十人,还不算艾磊哲的建筑队。他发现包揽装修工程比仅是室内设计利润来得高,他本科就是读建筑,装修工程对他来说小菜一碟。

宋小楚已不在公司上班,她每天把时间花在茶艺、绘画、文学等爱好上面,而且样样学得不俗,成绩颇佳。

13

“老婆,一小时后下楼,带你去吃好吃,打扮漂亮点。”艾磊哲打给她。

宋小楚没在电话里问去哪,节省时间,六年夫妻太有默契了。她穿戴好,刚好一小时,下楼,自家的白色路虎就停在一旁。她拉门上车,艾磊哲启动车子。

上了车,宋小楚才问,去哪。

“到了就知道了。跟你一个惊喜。”艾磊哲没有直接回答。

“这几年你给我的惊喜太多了。”宋小楚甜丝丝地说。她从来不吝啬对老公的夸赞。

车子行驶半小时后,在一座古色古香的宅院前停下。里面黑漆漆的没开灯。艾磊哲伸手拉着宋小楚。她非常信任他,她知道说给她的一定就是惊喜而不是惊吓,由着他带进这座神秘府邸。

艾磊浩打开手机电筒照亮前路。走过一座小桥,到达一个大门。门突然自动开了,灯也全部打开。是个大厅,摆放四张红木圆桌,每张配了八把红木椅子,屋顶上挂着一盏巨大的水晶灯,两旁各站四名穿藕色旗袍的年轻女子,她们齐声欢迎两人的到来。

不等宋小楚发问,艾磊哲说:“记得六年前答应过你,给你豪华厨房和婚礼吗?”

“这是厨房?太大了吧?”宋小楚来不及感动,先惊讶。

“这是给你的六周年结婚纪念礼物——楚霸王私房菜餐厅。你叫小楚,是我的小霸王,所以餐厅取名楚霸王。厨房就在后面,一会带你看看。在外婆那偷师来的小龙虾做法,你可以在这里尽情展示了。”

这个惊喜还没消化完,好多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是他们的父母,外婆,还有他们的高中同学。

原来这段时间艾磊哲秘密筹划这个惊喜,一点风声都没有透露,他也恳请大家保密。

宋小楚又一次流泪,这次是因为幸福感太强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