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一定是很特别的一天,你把麦浚龙的《罗生门》反反复复听了101遍

我昨天夜里猛吃了一顿宵夜,一只九寸的披萨再加烧烤,吃的十二点多了还挺着腰没法躺下。

明天我将开始第一万次估计又会以失败告终的减肥,但是反正全麦面包和鸡胸肉已经准备好了。

我又一次强打着精神逼迫自己突破舒适圈,挣扎着想改变一波自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前两天和好朋友聊天,说起我认识的一个男孩。他高中入学那天对一个妹子一见钟情,自此每年一封情书雷打不动,那个小信封从这张桌子到那张桌子,到后来从中国这边飞到中国那边,整整飞了七年。

而故事的结局是,姑娘一骑绝尘远走他乡,小伙子工作之后遇到另一个很不错的妹子,结婚生娃一气呵成,现在娃都快会叫爹了。

我们俩讨论了半夜那男孩的心路历程。我说我好想亲口问问他为什么放弃,朋友说,要是他跟你说“我就是因为得不到我只是得继续生活”怎么办,我几乎愣了一下,回他:

“这难道不是最有可能的可能吗?”

朋友也愣了,问我:

“如果是这样你还问他原因,他该多难受啊。”

我没想到一个好好的肥宅之夜,就这么被一句话莫名拖进了爱情的忧伤里无法自拔。

其实人类在时间之海里苦苦挣扎着就是不肯放下的执念,又何止某某人的七年。

我有个记性好的不得了的朋友,干过最奇葩的事是在我们大学快要毕业时候的某一天晚上,问我高一还是高二某一年我跟他说过的一句话到底是想表达个啥意思。

我从他身上几乎能看到人类大脑褶皱被揪平之后展现出来的记忆储量,他能说出我某一对带了很久的耳环是什么时候买的,记得我大约等于是上辈子那么久的很久以前不经意说过的一句话,记得我们说得热火朝天最后没能成行的旅行曾经做过什么攻略,记得八百年前一块去的鬼屋的逃生咒语。

我和他聊天每一次都像闯进了埋满地雷的敌占区,一不小心就被崩一身记忆的渣子,搞得人心里一慌。

和他相对应的人生形态是我,我人生最大的绝活大概就是撂爪就忘,不相熟的人我能扭脸就不认得,不重要的事我也敢睁着眼愣说是忘了。

自在是自在些,洒脱也是洒脱些,可是两厢一对比,似乎就显得我到底是薄情了点。

我不久前收到了大学时候一个曾经非常要好的朋友的添加好友申请,非常好的朋友为什么加微信呢,显然是因为闹崩了呗。

她的验证消息写“我还是很想知道我们当年事为什么不欢而散的”,说实话,半夜两点被这么一条消息吵醒,我几乎是瞬间出了一身白毛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负心薄幸抛弃糟糠另娶了个公主呢…

我们之间的友情早就吹灯拔蜡死的透透的了,我在几年以后夜不能寐的原因早就不再是她,也不再想着怎么修补那段过往,那是因为我放下了。

而她没有。

我认真做了整整一个星期心理建设才回了她消息,没想她她秒回我,说:“那么,我还是想谈一谈。”

谈什么好呢,谈我有多少好得不得了的朋友也在时间长河里不小心就走散了更何况本来就散的不太愉快的我们;谈距离我们上一次见面已经是快要两年前,甚至就是上一次分别的时候我们也并没有愉快的说再见;谈我这一年曾经何其艰难,和某某某个朋友相互鼓励着好不容易才在年末的时候摸到了柳暗花明的小手;谈我终于换了份清闲的工作。

那如果她问我,为什么你告诉了所有人这些却没有告诉我,我要如何回答?

我其实始终不愿意承认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有时效的,我固执的相信地久天长,固执地用时间的长短来丈量情感的重量。

可真实的世界不是这样的。

更多的人注定只能陪你走过一段路,我们不能强求,非要把旧人拉进新的人生里。

于是哪怕有诸多遗憾与不舍,我们能做的,或许也只有放手让他走。

可是无论是劝她放开或者故作熟稔的告诉她我的近况,我都说不出口。

因为熟悉也是有时效的。

很多人很多事,过了你们互相陪伴的那一段时间,再重头想捡拾回那样的感觉,怕就不太可能了。

我非常的,无比的遗憾,只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仍然记得我们一起逃课去看的电影,记得一块窝在寝室里用70瓦的锅子煮的辣到飙泪的火锅和吃到把锅底都抹干净的肉酱,记得一起通的宵和一块剪的头发,朝夕晨昏零零总总,那些好时光我怎么会忘记呢?

只是,它们都过去了呀。

如今我住的地方没有桂花也没有玉兰,我朝九晚五的过着从前真的不屑现在也真的觉得还算安稳清闲的工作,我很少失眠了。

也很少再想从前。

当然我要承认的是,她说我们的不愉快对她造成几乎人生轨迹的影响,我心里是实在愧疚的,或许愧疚与我并没有因为和一个朋友的不愉快而失眠焦躁甚至抑郁,愧疚我承认她在我心里没有我在她心里重要,愧疚我见缝就溜撂爪就忘,留她一个人在痛苦里徘徊。

可是这些愧疚对我的生活没有帮助,对她而言,如今告诉她了只怕也并不能让她好过。

这世上当然有长情而念旧的的人,他们从一而终重情重义,这是一种很厉害的本领,他们天生会长久,这很好。

可是有的人就是没有这样的能力,这当然或许有点可悲,可是,事实就是,没有就是没有,不行就是不行。

她不再是我的朋友,我也真的想不起我很久很久之前说过的话和随口提过的愿望。

你们记得,我非常的感谢与感动,我忘记了,我非常的抱歉。

只是路,只能这样往下走了。

那天我们聊到最后,她对我说,很久之前我有对她说,故事说完了,就不要求圆满了。

她说她那时觉得这话特别俗气。我今天听起来也觉得...嗯对我可不一直就这么俗气么。

可她送了我一句不俗的,她说:

我们只是把对方,还回了人海里。

与君同舟度,达岸各自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