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之城·云歌卷·柒

七香车碾瑶墀月

银月枪一抖,只见白光一盛,巨大的法力球顺势飞向了右侧起跳的妖兽,而同时,天后也如离弦之箭一般,扭头枪指左侧还没太反应过来的那另一只妖兽。

一枪过去,许是天后刚经历一场恶战,加上妖兽闪避迅速,偏了几分,没有直入头颅部位,仅是刺在妖兽短小的前腿上。妖兽一声厉嚎,另一只爪伸过来就要拔枪。天后哪里给它这样的反应机会,怒喝一声抽出银月枪,反手一记猛击,敲在右侧扑过来的另一只怪物头上。熊熊的雪白火光加上重击的力道,另一只怪物头晕眼花的踉跄了两步,然而马上就稳住了。

这下,两只都被激怒了。另两只,和剩下的队伍打得不可开交,每趁机杀死一个士兵,妖兽身上的紫色就深一分,体型就微微膨胀一圈……

天后低头看了一眼星石珮,环视四周,一叹。随后又深吸一口气,提枪迎面架住了两只一并而来的凶猛的妖兽……


同时间,流光城里。雨璃周身一阵发冷,不由自主的寒毛直竖。她赶紧向正在与之交谈的夜云歌欠身:“皇上,恕雨璃无礼。有一些紧急情况……雨璃现在须即刻返回水镜之旁查探!”

边说,脚已开始转向门的方向。

夜云歌一蹙眉:“可是姑姑???”

雨璃道:“正是。”

夜云歌立马起身,拉着雨璃就往外走:“那就快些走,还等什么!”

雨璃不算自己回到神殿水镜旁的,因为一路上都在被皇帝拉着,皇帝是在走,她是在跑……而她一个累字也没有说,甚至不敢大喘气。一边,真的很担心天后此刻的境地,需要尽快看看水镜。一边,能够被芳心暗许的人,万人之上的人拉着走这么一段的路,从今以后也不会有了吧?就让这段路,慢些,再慢些罢……

回到神殿中,偌大的神殿因为有了中央一块金雕玉砌的池子而显得格外庄重。雨璃一进殿,便直奔池边,伸手入水,默念咒语。只见池水从透明慢慢变成浑浊,而后反射出一片树林的画面——一片硝烟弥漫的树林。有将领奋力砍着一条细长的紫色物体,有满脸是血的士兵痛苦的遍地打滚,有黑骑士们举枪挥出团团白光,混乱中隐隐可见好几个巨大的紫色怪物……雨璃焦急的寻找着天后的影子。“在这里!”她低呼。而后,急急想要从水镜的链接中将自身与其他神官的法力输送过去救援……

“这是!”旁边一直紧抓池沿的夜云歌禁不住也呼喊了一声。

他在人群中看见了一个身影。

一个熟悉的身影。

但是,他又迟疑了。

不是三年前的白衣胜雪,不是三年前的齐肩长发,只有一如既往的窈窕与灵巧,只有一张酷似的侧颜,只有两柄飘逸而动的逍遥剑……他怎能就这样失态?

随着他一呼,雨璃的水镜一转,直直冲着这个熟悉的陌生人正面端详而去。

一袭飘逸的浅粉色抹胸裙衫,两柄修长的银色细剑,瀑布般的及腰青丝,长发间银色步摇闪烁,蛾眉微蹙,红唇轻咬,最摄人心魄的是扑闪的长睫下那一汪湖蓝色的双眸……

是,是白羽。

没错,是三年前在逍遥谷里一门之隔,负气别离的那个少女。

是夜云歌曾经的小师妹。

也是他微有遗憾在心头的人。

怎知今生还有相见一刻?

那边的白羽,自由游刃在人群中。双剑蓝光一闪,就见几个士兵身上被微蓝之光包裹,而后身周伤痕少了几道,精神也恢复了不少,又重新抖擞的投入战斗。

而她关注最多的,则是鏖战中的流光天后,只见不断有微蓝之光闪烁在天后身周,天后如虎添翼,与两只妖兽抗衡之力大增,不一会,就一枪命中一只的头颅要害之处,妖兽挣扎了几下便软软瘫倒,再无力反抗。另一只呜咽几声,嗖的一下从地面硬钻了下去,再也寻不见踪影。

天后此时才稍稍停歇,带着赞许之色抬头看向助攻的粉衣女子,而在看见那双蓝眸时,又不禁愣了一愣,不可置否的表情冷淡下来,转身向着人群中还在挣扎的另两只妖兽冲去。

女子也趁机细看了看天后的容貌,神色却很是讶异。而她也来不及细想,尾随着人群,又挥舞起双剑……

她追随异界裂缝至此,没想到遇见了以为不会再遇见的人啊,那么,那个人会在何处呢?


流光神殿里,夜云歌目不转睛的盯着水中的倩影,面色未动,神色复杂的眼眸与微微颤抖的双手却出卖了他。雨璃看在眼里,她咬住下唇,水中的场景渐渐淡去。

夜云歌一怔,转头对雨璃说:“这是怎么了?”

雨璃勉强一笑道:“皇上莫要忘了我还能预测几分未来之事。天后危机已解,必将安全归来。自是不必再看下去了,臣继续与皇上探讨先前关于国内神官选拔之事吧。”

夜云歌默默凝视着水中倒影直至全然模糊,水镜回复清澈。欲言又止,而后道:“也好。”


后几日,是个人都瞧出了,皇帝有些心神不宁。神官雨璃大人也是有些不开心,宫里的人偏偏不知发生了什么,又不敢问。马皇后恐怕是后宫里最活跃的那一人了,整日里忙前忙后,还时不时要去关照着御膳房的厨子给皇帝做些补身补气的菜式。

再后面一日,就传来了天后凯旋的消息,于是整个皇宫都欢快起来。尽管有了新主子,这么多年来,天后在臣民心中还是坚不可摧的精神领袖,见领袖胜利凯旋,怎叫人不振奋。

这消息一面是在夜云歌意料之中,毕竟雨璃已经预告了结局。一面,他又有一些说不出的期待,这让他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忧。

这日傍晚,接到天后即将回宫的消息,夜云歌便与皇后、重臣们一并在城门守候。

天后银色盔甲在晚霞中闪耀着,映出辉煌的白光。背后行动整齐划一的黑骑士团也是惹人注目,还有马将军与一众军士们,远远看见了皇帝一行人,马将军便笑了起来,挥了挥手,这边迎接的人群开始沸腾,天后也骄傲的扬起了头,微微示意。

而这些都在夜云歌的眼中渐渐淡去,渐渐小去,只因他眼中看见了那一抹似曾相识的窈窕身影。

人群近了,四顾寒暄着。马皇后向流光天后行了一礼后,和着马将军一起,三人愉快的聊了起来。夜云歌朝天后微一颔首,没来得及开口,粉衣裙衫的窈窕身影就出现在他面前,她惊喜地笑弯了一双蓝眸:“真的是你,云歌师兄!”

夜云歌温柔一笑:“是我,白小羽。许久不见,却是长大了。”

白羽也开心的笑起来:“我已经到了不喜欢听人说长大了的年纪噢!”

“这可是你第一次见到师兄没有冲过来又抱又跳,师兄很高兴,不算长大,那就算终于识大体,懂事了吧!”夜云歌戏谑道。

白羽假装一脸委屈道:“原来师兄以前觉得我很幼稚!”

“事实,还不让人说?”夜云歌也是困了许久没人斗嘴了。

白羽跺跺脚,鼓了鼓嘴。终是觉得周围关注的眼光太多,咽下了后半句话,眼看着流光天后施施然朝两人走了过来。

天后一脸优雅的笑着,对夜云歌道:“怎么样?今日让你们师兄妹重逢,是不是比登基那日还开心?”

夜云歌道:“故人重逢对云歌来说确实喜事一件。但自从回到流光那日起,能够回到故土,能够向姑姑学习,有如此多亲人一起生活,我每日都是极开心的。”

天后瞥了一眼白羽,她静静地看着天后,此时也是回了一个笑。天后又向着夜云歌说:“高兴就好。你的小师妹,如此缘分又让我再碰到,于我军此次西征妖兽又大有助益,自然是要带回来与你见一见的。而且,她还带来一些重要的信息……今日唤人安排她稍事休息,明日议事厅中碰面吧。”

马皇后此刻也回到了夜云歌身边,端详了白羽一番,道:“天后姑姑却还认识如此俊俏的一个云歌同宗师妹啊,怎地之前也没听您说起呀……”

天后慈爱的看着马若琳:“在我这个老姑姑心中,这天下却没有比你更俊俏的姑娘啦。”

马皇后脸微红:“这又是姑姑变着法子逗我玩呢。我得找个缝钻下去才好呀。好了,周车劳顿,其他人我一时半会就不一一接待了,先带着贵客去安置安置可好?”说完,她就看着白羽笑。

此时,一旁默然静立半响的雨璃突然道:“此事何须劳烦皇后?姑娘许是身份还有些特殊吧?怕是不便在宫中寻常地儿安置,不如就在神殿里与我同住吧,这许久都难见一个如此水灵的伴呢。”她也笑着看着白羽。

马皇后莫名。天后却点点头,指向雨璃:“也是。便由你安排,甚好。”

白羽皱皱眉,却没再多说什么。她握了握身侧的两柄逍遥细剑,朝众人欠身道:“那白羽便先行随姑娘去了,天后、师兄,明日再叙。”

雨璃转身说道:“姑娘,随我来。”

白羽点点头,飘然而行。眼角余光看了看夜云歌,云歌未动,也未看她,负手立在原处。

(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盒子打开,一盒温热而清香的核桃酥摆在白羽眼前。 一颗颗小巧玲珑的核桃酥,不仅颜色逼真,香气诱人,就连连外表也被雕刻...
    琉璃羽白阅读 90评论 0 3
  • 白羽随着雨璃慢慢穿过城门往皇城中走去。 这是白羽第一次见到如此恢弘气势的宫殿群。连绵不断的飞檐斗拱,高耸的立柱,精...
    琉璃羽白阅读 57评论 0 0
  • 这几日流光皇城内,众人都忙疯了。第一日是盛大的继位典礼,第二日紧接着就是皇子,不,应该说是皇帝大婚。有时候事儿堆到...
    琉璃羽白阅读 107评论 3 8
  • 一阵微风拂过,山涧里各种姹紫嫣红的奇花异草随之微微摇晃,送来清香。一弯溪流浅浅的淌过,透彻的水中,映出岸边草地上手...
    琉璃羽白阅读 173评论 0 4
  • 女子一见震唯,就连忙问道:“得罪,这一位可是此地主人?!” 震唯还没有从与云歌的分别中缓过神来,但睿智如他,已七八...
    琉璃羽白阅读 84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