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亲记7

11月20

2194

秀英背着包袱下了岭,顺着一条陌生的路一直走,这一条土路和周围的路没有异样,都是荒凉的迹象,再远,也不知道远到哪里?而脚下,也不知道能去哪里,阳光在土路一边飞舞,好像有层层叠叠的光照着,她走了好长的路远远滴看见一条铁路,在从小到大记忆里,她就没有见过铁路,也没有看见过火车,今天,她走过这里,看见两条铁轨像两根筷子一样,有火车从上面轰隆隆滴飞驰而过,一声长长的汽笛过后,留下一道白色的烟雾。她翻过铁路有点筋疲力尽,站在铁路的道口时,看见火车从远处轰隆隆的开过来,看见她时嘶的嚎叫一声,她站在铁路边,看见火车轰轰烈烈滴过了几辆,咬了咬牙下了铁道的坡,过了铁道,眼前是一片很大的坟地,眼下的时节里,坟地里的树光秃秃的,但是乱纷纷的枝桠肆意滴生长着。坟前有一条路,伸头看过去,路的尽头依稀可辨,路口是一个村子,她看见一片蓝色的屋顶,上面是一团青色的烟。

她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多久,走走停停,走到这里,想流泪的眼睛里此刻也木有泪水可以流,从午后到夜里的风呼啸而过,仿佛有风从自己心里刮过,在她心里盘旋,搅动着她30岁的心。她继续往前走,过了一大片飘荡着雾气的池塘,池塘边是一条河,河边有一个小房子,房子门口有一条狗看见她叫个不停。她看看狗,眼睛里透出一阵寒光,那种走投无路的样子,让狗都后退了几步。

2195

狗“汪汪”滴叫了两声,不甘心滴止了声音,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两只前腿伏在地面上,向前扑一步又倒退着一步。从屋子里走出一个身体有点矮,背部又有点驼的人,手里提着一个搪瓷缸,他看见秀英走过来,就赶紧呵斥着狗,秀英仿佛在茫茫戈壁滩上行走终于看见一个人影,她口渴的难受,喉咙里好像冒出一团火,她向门口走去,还没有走到门口,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一道亮光从头顶飞起来,不知道是太阳还是星星在头顶旋转……。

秀英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自己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子里,房子非常的简陋,墙壁是用黄泥胚子摆起来的,密密麻麻的缝隙里有的可以伸过去一根指头,头顶上是一个席子搭成的顶棚,席子有点不完整,一个角落露出了高粱杆的外皮,她的头向一侧挪动,看见旁边坐着一个人低着头,可能是她轻轻的挪动惊动了他,他抬起头,赶紧站了起来,她看见他的鼻子有点扁,鼻尖有点红,他问她从哪里来的?她躺在那里一言不发,像一个雕像,她张张嘴,嘴里只有呼噜呼噜的声音,他从水罐里倒出了水给秀英喝了一口,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走到门口从墙上取下一根鞭子走了出去,随后,听见门吱呀一声滴关上了,然后秀英听见外面有狗的叫声。接下来好像有一群动物从院子里走过,后来,她梦见自己5岁的高银,他一直在梦里哭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树与我有着无法分割的关系,虽然它冷漠执着,孑孓而立,有时像是置身世外的高僧大儒,只有旷野与荒原才是它隐身的院落,有...
    货车司机牛二哥阅读 75评论 1 17
  • 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是辛远先生吗?” “我是,哪位?” “大作家,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 是个女人,她的声...
    机息心远阅读 2,742评论 21 132
  • 卧室是带卫生间的,小姑娘进了屋就不用出来了,她还从来没有这样觉得自己走运。她趴在床上,没敢弄出太大的动静。...
    阿乖_ec21阅读 47评论 0 3
  • 原创/北十三思 2020,沿着道路一直走12,向前向左向左右31,敲了三下房门打开一只探出了头的猫不好意思诱拐来的...
    北十三思阅读 926评论 16 43
  • 大概是过了的小半年,我生哥由于掉了个小母脚趾,治疗时忘断的那个位置,按进去一个长有十厘米的钉已固定。 ...
    老鸨_84a4阅读 86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