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生活容易,一定是有人替你承担了你该承担的重量。

你看不到黑暗,不是因为黑暗没有来临,而是因为正有人拼尽全力把黑暗挡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文/枨默

【1】

九月,除了偶尔突然的阵雨惊扰了晴空上的骄阳,一切如旧。

在地铁里看到一脸稚气的少年背着双肩背包,父母在旁一脸慈爱的望着少年,手里提着大包小包。不经意地听到他们的对话,言语间全是叮嘱的话语。原来这几天开学,他们陪少年去学校报到。

我在心里嘀咕了一下,原来又到开学季了。和以往不一样的是,再也不用回学校报道了。

我看见少年父母霜白的鬓发,憨厚着脸不停地笑着,脸颊上写满皱纹。不由想到了那年大学报到时的情景。

尽管那时我一再表态自己能独自前往学校报到,但抵不过爸妈的坚持,最后在爸妈的陪同下一同前往学校。

我记得那天太阳很晒,爸妈满头大汗地拖着我笨重的行李,步伐沉重地陪着我办理所有的入学手续,一遍遍不厌其烦地说着那些叮嘱的话语,睁大双眼好奇地看着校园里的景色。在宿舍的时候,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和宿友的父母聊着天,说的全是互相照顾,好好相处之类的话,然后不停地憨笑着。

最后要回去的时候,老爸拍了拍的我的肩,一言不发抽着烟走开了,老妈抱了下我。我鼻子一酸,突然发现,原来岁月早已在他们身上写满了沧桑,原来老妈这么瘦弱,原来老爸的身板并不是那么高大。

其实我知道,他们坚持要来学校的原因是想看看这个我即将要生活的地方,他们才得以心安。

我承认大学那几年里,是我这些年来过得最惬意的时光,我只知自己的快意恩仇,我沉醉于纳兰性德的诗,看村上春树的书,做金庸的粉,少年不知愁滋味,很少想过父母的辛苦劳累。

青春年少的我努力想要脱离校园,挣脱父母的庇护,以为这样意味着真正的独立自由。直到真正面临生活的窘境而不得不硬着头皮上的时候,才发现在这之前,父母那佝偻的身影,一直为我承担了所有的重量。

如果你现在活得格外轻松顺遂,一定是有人替你承担了你该承担的重量。那个替你负重前行的人,他总是怕你太累,把最多的重量放在自己肩上。

你看不到黑暗,不是因为黑暗没有来临,而是因为正有人拼尽全力把黑暗挡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2】

豪哥是公司的副总经理,从老同事那得知,结婚后,豪哥把他老婆贞姐安排进公司的财务部就职,夫妻俩同在一家公司里,恩爱有加。

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豪哥为人豪爽,待人友善,对待我们这些新人总是格外耐心,而他最大的特点,是那股拼劲,做事特别拼命。每天早晨我们九点到达公司的时候,已经看到豪哥在办公室里忙碌的身影。我不知道他每天几点走,只知道当我们守着6点钟准时下班的时候,豪哥的身影依旧忙碌。

有一次因为赶公司的项目方案,加班到近11点,这是我第一次加班到这么晚,准备收拾东西下班的时候,豪哥刚好从办公室里出来,看到我还没走,说了声,这么晚了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在车上和豪哥天南地北的聊开了,不时向豪哥咨询一些工作上的问题,最后在快到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了豪哥,“你怎么这么拼啊”。我想,这个问题应该也是公司里绝大数人都想问的吧。豪哥干笑了几声,说了句,“没办法,要养家啊”。

我忘了那天是几点下班回到宿舍的,只记得,路灯昏黄的光影把豪哥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回过头来说一下贞姐,或许是因为豪哥在公司的人缘关系,贞姐在公司也同样受人尊敬。和豪哥拼命三郎的干劲不同的是,贞姐上班从来都是看心情。一个星期上班从不超过三天,时不时露一下脸就回去了,甚至有时一个月在公司里也不见得能见一次。

贞姐的朋友圈里从来都是各个地方的美食街,各种品牌店,今天去那里旅游,明天去某个景点,生活潇洒自由。同事们有时询问贞姐的时候,贞姐总是哼着调说,“没事,有你们豪哥呢”。

和耀眼夺目的贞姐不同的是,三十岁出头的豪哥像个小老头。同事们私底下讨论着贞姐嫁了个好老公之余,也心疼着豪哥。

年终的时候,部门和豪哥一起出去聚餐吃饭,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大家都轮流向豪哥敬酒,豪哥也来者不拒,杯杯见底。喝到最后的时候,豪哥脸色涨红,神色恍惚,突然间地趴在饭桌上,嚎啕大哭,泣不成声。大家都面面相觑,一片安静。

夜已深,安排顺路的同事送豪哥回去后,大家也就各自散了。

坐上车的时候,我还震惊于豪哥的哭声中没有缓过神来,揉了揉额头,拿起手机刷了下微信,看到五分钟前贞姐发的朋友圈,一组街拍图片,文字是“岁月静好,现实安稳”,地址显示的是韩国釜山。

片刻间,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生活啊,从来都不容易,没有人会被命运额外眷顾,每一个光鲜亮丽,背后都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艰辛苦难。

从来就没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