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纪念

simkey

来到邹容烈士纪念碑,四周是静悄悄的。这份静与邹容烈士短暂却炽热的一生形成鲜明的对比。

“革命!革命!得之则生,不得则死,毋退步,毋中立,毋徘徊。”

这一声声呐喊铿锵有力且不可回头。

邹容的一生如同这纪念碑上烫金的隶书大字。充满着刚劲,不肯有丝毫的退让。从盛夏冒暑步行至成都参加留日学生的选拔考试,到自费东渡日本,再到返泸组织同盟会,撰写《革命军》,最终被捕入狱,惨死狱中,终年20岁。

邹容自称革命马前卒,他用自己美好年轻的生命去证明了他无愧于民族,是民族的脊梁。革命是需要流血的,甚至有时候革命还会血流成河。多少仁人志士用鲜血铸就了这条革命之路。他们同样是一副用血肉做的身子,非钢非铁。他们同样有父母亲人。可他们却没有一颗退缩的心。

惨死在狱中的邹容当时只有20岁,比现在的我还小几个月。

他是傻吗?竟然想着以卵击石。用螳臂之力去当那庞然大车。

当然不是。

从小便有神童之称,顽固份子认为他聪颖而不端谨,因此将他从留日名单中除名。然而他还是凭着一腔热血,冲破了重重的阻力去了日本留学。

那为什么他在苏报案发生之后要去自首而不是选择避匿起来。或许我们可以从他自称革命马前卒可以看出来。他早已做好了为革命牺牲一切的准备了。

“赫赫谭君故,湘湖士气衰。惟冀后来者,继起志勿灰。”少年时便志向变革的邹容深知革命需要鼓舞士气,他知道如果没有人愿意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那革命始终会是空中阁楼。而热血会振奋人心,信仰将积聚力量。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决心会激起更多的人一同前往。

我们常常谈论理想,认为理想是黑暗中指引我们方向的明灯。然而鲜少有人真的做到坚定自己的理想和信念。更遑论为了理想,信念献出自宝贵的生命。因此方彰显出革命先烈们的伟大。去参观邹容烈士纪念碑的时候我们顺道还去了重庆大轰炸的遗址。看着遗址上被记录下来的画面,读着上面的文字,顿感生命在战争面前渺小脆弱的不堪一击。唯有谋求变革进而图强,我们民族才会振兴。当年像邹容一样的烈士还有很多。他们在最黑暗的时刻,燃尽自己的生命形成燎原之势。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所求的不是高官厚禄。在这里做个不恰当的比喻。枪打出头鸟,一般情况下,最先起来反抗的会遭受到最强烈的打压。他们很少有人会迎来最后的胜利,享受到胜利的果实。所以我很佩服可以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不计较个人得失的革命先烈们。

纪念碑里的泥土像是刚刚翻新除草过,周围的树木葱郁。环境幽静,其实再热烈的人也需要一份宁静。将纪念碑设在这里为了不可忘却而纪念……